</br> 停顿了大约15分钟后,第五玥开始对着话筒讲:
</br> 我出生在一个没有父亲的单亲家庭。很小的时候,我的母亲就告诉我,我的父亲不是死了,他还活着,并且很爱我。
</br> 我五岁时,有一天晚上,母亲突然告诉我,第二天,我父亲要带我们去郊游。
</br> 那天晚上我别提有多高兴了。
</br> 那是我第一回可以见到我的亲生父亲,可是在第二天早晨,我的母亲又叮嘱我,我只可以叫他叔叔,不能叫爸爸。
</br> 我问她,“为什么?”
</br> 她回答我:“只是让你暂时这么叫,你放心,迟早有一天他会认下你这个女儿。”
</br> 我很听妈妈的话。
</br> 后来,也就是第二天早晨我,和妈妈一同来到了郊游的地点,芦城海边。
</br> 那个时候还不像现在建设的这么好。周围都是渔民,荒山和野草。
</br> 我和一个比我高半头的男孩一,同被带上了一艘渔船。
</br> 渔船上的那几个人说是渔民,但看他们的面相就不是什么好人,其中一个又黑又瘦,两只眼睛像假的一样,戴了一个白色的面罩,脸上涂鸦着很奇怪的图案。
</br> 我不想和妈妈分开。于是心不甘情不愿地嚷嚷着要回家。
</br> 但那时一个漂亮的女人告诉我。说上渔船是为了看海豚。
</br> 海豚?呵呵,我现在想起来都想笑。
</br> 可当时的我居然相信了,虽然我能看出,我妈妈也并不是很想让我上那艘渔船,但她也是一脸无奈。
</br> 就在渔船开向湖中央的时候,方才的那个女人突然大喊起来。
</br> 她喊:“算了,算了吧!这些阴阳邪术不可乱用的!”
</br> 而我回头看的时候,只发现我的妈妈已经撕心裂肺地,和我名义上的父亲缠打在一起,那是我第一回见她像狮子一样咬人。
</br> 拼命。我妈妈在为我拼命。
</br> 为什么呢?
</br> 因为下一秒,我就被一个渔民扔进海里。
</br> 这中间发生了什么事我不知道。
</br> 我只知道后来,我才听人说起。说我的父亲和那个漂亮女人听了一个民间道士谗言,再做一种南洋邪术。
</br> 只要把我扔进海里,内脏掏出来献祭给海神,就可以换船上另外那个男孩的长命百岁和无病无忧。
</br> 也就是说,用我的命去换另外一个男孩,没有灾病。
</br> 很可笑吧?但却是真实发生在我身上的。
</br> 好在我那个混蛋父亲,只是面儿上答应了那个漂亮女人的要求,实际上是安排人把我救了起来。
</br> 我还活着。并且成为了我父亲唯一的女儿。
</br> 我的心里一直有恨。
</br> 对我父亲赵腾的,对他曾经的儿子赵子延的。虽然我也知道,在此之前,赵子延对我也有恨。
</br> 我的妈妈,他们都叫她,婊子。
</br> 可在我眼里,她是一个心地善良,而且对生活有着无限生机活力的人。
</br> 无论生活多么残忍,无论生活对她多么的暴力,她依然笑容面对。
</br> 就像她直到死,都以为赵腾在爱她。
</br> 现在,我的故事讲完了。
</br> 我想告诉你们,没错,这就是一直以来我在做的事,我从一开始,就恨赵腾,包括他那个生活在蜜糖里的儿子。
</br> 现在我所经历的一切,我所密谋的一切,都是原原本本发生在我计划里的事。
</br> 我的人生,本来就是浑浑噩噩。
</br> 如果有一天,我活过来了,那一定是因为我心里的恨消失了。
</br> 但这个被交换过人生的人,真的能够对过去的恨意释怀吗?</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