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 陆裕走后,第五玥像生了场大病。
</br> 这是她第二回感到芦城的陌生,上一回有这种感觉,是第五琪死的时候。
</br> 祁琦逃走以后,本来有罪证让他入狱服刑。可是乔蝶坚决不同意。
</br> 她太知道像祁琦这样的人,对于诸如赵腾此类资本财阀的重要性。就算祁琦进去监狱,没过多久,也会有人想各种办法把他弄出来。
</br> 赵子延就是个例子。
</br> 如果陆裕有这个本事,那芦城,甚至芦城之外的生物技术大佬,总会有人对祁琦下手。
</br> “那你打算怎么办?”第五玥习惯性地敲敲太阳穴,问乔蝶。
</br> “当然是杀了他。”
</br> “杀?怎么杀?你当杀一个人是踩死一只蚂蚁吗?”
</br> 乔蝶嘴角上扬,灿烂且从容:“可不就是像踩死蚂蚁一样简单吗?现在他是逃犯,我的人已经找到了他的藏身地。”
</br> 第五玥猜到乔蝶想干嘛了,也难怪她知道祁琦在哪,却一直拖住没告诉警方。
</br> 又是这种以一换一的套路,第五玥有点头疼。
</br> 明明小兵向前走两步,也可以吃掉炮。可是他们却偏偏等不及,一定要用这种极端的办法,弃车保帅。第五玥觉得不值得。
</br> “你知道陆裕为什么来救你吗?他是希望你好好活下去。如果你今天为了给他报仇,把自己搭进去,那陆裕不是白死了?”
</br> “你就是因为总这样想,所以你母亲的死一直拖到现在都还没结果。”
</br> 第五玥被乔蝶这句话噎住。
</br> 是的,第五琪死后,第五玥总是小心翼翼。
</br> 她觉得第五琪是为了救她才死的,不管杀人凶手是谁,第五琪一定是希望自己能好好活。所以即便这些日子她那么悲痛,依旧要保持淡定的向前走。
</br> 她装作释然和大度,去消化心中那团阴郁的火焰。她强迫自己在夜深人静之前睡着,又在人潮汹涌的闹事清醒。只要能让她忘记这段痛苦,好好活着。
</br> 可是好好活着哪是那么容易的事?
</br> 第五玥像被乔蝶唤醒一般,回顾着第五琪走后的她的生活。
</br> 她如愿当了名实习记者,努力平衡着她与赵子延和赵腾的关系。她知道有些东西自己不能左右,可也倾尽全力去维持。
</br> 第五玥想以此向第五琪证明:妈,你看,我按照你说的,我活得很好。
</br> 可谁也不是圣人。
</br> 被伤害了以后,怎么可能不怀恨在心。在外人看来,或许第五玥活得更通透些,可乔蝶才是正常人,才是一个常人该有的表现。
</br> 所以乔蝶没再征求第五玥的意见,她只是向她说明,看,你看,我就是飞蛾扑火,我就是有仇必报。
</br> 哪怕代价是牺牲全部,也在所不惜。
</br> 只是第五玥没想到,那天晚上那个寂静无人的夜,是她最后一次见乔蝶。
</br> 后来,她收到一组照片,里面是乔蝶行凶祁琦的画面。
</br> 乔蝶是有备而来,带着具有催眠技术的生物药品,在祁琦没有防备的时候用匕首刺穿他的心脏。
</br> 简单又爽快。
</br> 后来她也是听辛玲说,乔蝶这个复仇案闹的很大,芦城几日都沸沸扬扬。警方开枪枪毙她时,她还毅然决然的用身体堵住枪口。
</br> 第五玥认识的乔蝶一向如此,她不信人心不信制度,只信自己的恩仇录。
</br> 第五玥抓着那几张照片,唏嘘乔蝶的落幕。
</br> 但同时,她也为乔蝶高兴。
</br> 或许,乔蝶为陆裕报仇只是一部分。更重要的是,杀死挨千刀的祁琦,也是乔蝶为自己讨一个公道。不然陆裕死了,谁又会为她遭遇祁琦的强奸而出面撑腰。那是她为陆裕守了一辈子的身子,即便陆裕不要,那也不是祁琦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的。
</br> 想明白这些,第五玥把照片点燃烧了。
</br> 辛玲问她:“这些都是爆料,发给社里能站大头条,是你的机会,这就烧了?”
</br> 第五玥没答。
</br> 她现在满脑子只有一件事,杀害第五琪的凶手,也该做个了断了。</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