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 裕丰集团的工作群一收到那段视频消息,陆裕立刻炸毛了。
</br> 他现在顾不得那么多,只想赶紧冲进去找到祁琦,杀了他。
</br> 不!杀了他实在是太便宜他。陆裕恨不得将他碎尸万段。
</br> 已经快清晨,裕丰集团的员工被这一条劲爆消息炸醒之后,陆裕快马加鞭的找人封锁消息,尽量将乔蝶的损失降到最小,最好是没有人再敢提起这件事。
</br> 可是他也知道,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就算大家在他面前不敢提,背过身来,谁不会好好议论乔蝶一番。
</br> 想到这,陆裕就实在没办法压抑心中的怒火。
</br> 他拿出那把几十年前,放在抽屉里的刀,在自己的小臂上划了一道口。鲜血立刻从刀口里冒出来。
</br> 还是如之前一样锋利。
</br> 此时的乔蝶药劲儿已经快要过去,恢复到了平日里高冷跋扈的模样,与之前被插时淫浪尖叫的她判若两人。
</br> 可是祁琦却才刚开始,发了疯的样子,像一头猛兽。
</br> 这也是在他意料之外的。
</br> 按道理说,他研发的这款产品,男性喝下只有延长时间的功效,只有些许的催情效果。
</br> 可到底是个残次品。
</br> 祁琦现在明显感觉到头晕脑胀,下面更是胀疼的快要裂开,整个人都是轻飘飘的,仿佛头脚颠倒。
</br> 他朝乔蝶扑过来,乔蝶吓得躲开,大喊:“祁琦!我警告你不要乱来,这里是我家!”
</br> 祁琦气愤,心道这女人真是势利,用得着你的时候低声下气,百般哀求。用完以后翻脸不认人,一脚踢开。
</br> 他拿起手机,有意激怒乔蝶:“告诉你,刚才你那段浪叫的模样,已经被我拍下来发到公司的工作群了,现在大家都知道你是什么样的人。你已经是我的了,就别再装了。”
</br> 乔蝶不可置信的拿起手机,打开工作群,却发现那个群已经被解散了。
</br> 她不敢相信祁琦说的是真的:“不可能!你骗我,我刚才看工作群已经被解散了。”
</br> “哈哈哈,是啊,你也不想想工作群为什么会突然被解散了。”祁琦狂笑:“只有陆裕有资格解散工作群,那看来,他也知道你和我的秘密了。”
</br> 乔蝶扑通一声跪坐在地上,她的希望和爱,全部都在这一刻破灭了。
</br> 她是陆裕的。生是他的人,死是他的鬼。
</br> 如果被陆裕知道,自己的玉体就这样交给祁琦这样一个魔兽,那跟杀了她有什么区别?
</br> 就在这时,房门被几个人一脚踹开。呼呼啦啦的声音,从公寓门口传来。
</br> 陆裕踹开乔蝶卧室房门,想都不想就拿出一把锋利的刺刀,伸向祁琦。
</br> 他本以为这样的出其不意,肯定可以将祁琦制服。却不料祁琦许是喝了那瓶残次药水的原因,力气变得巨大无比。
</br> 他们在一起争打了一会儿,陆裕不敌祁琦,几次刀口都没有戳中祁琦要害。
</br> 却在最后的那一关口,因为扭头看了一眼乔蝶,被祁琦抢占了先机,刀子被祁琦返握着夺去,锤进心脏。
</br> 陆裕立刻感到呼吸困难,四肢没有力气,动弹跪坐在地上,只剩眼睛死死地盯着祁琦。
</br> 乔蝶强迫自己的大脑恢复理智,她奔向陆裕,大喊:“来人!快叫救护车。”
</br> 陆裕却打住乔蝶的手,不让她救:“现在不行,如果现在救护车来了,你这样的秘密就没办法守住了。”
</br> 乔蝶哭着喊:“现在哪里还管那么多,就算全天下觉得我是个婊子又能怎样!我不要,我不要你有事…”
</br> 祁琦知道自己闯了祸,丢下刀子立刻朝门外跑。
</br> 陆裕的几个手下想拦住祁琦,却让他从窗户外面跳走,便紧跟上去追。
</br> 陆裕摸着乔蝶头发,让她把衣服穿好:“放心,他们几个都是自己人,不会把这件事传出去的。我已安排涯之去处理这件事,从今往后,你还是乔乔,我的乔乔,没人敢议论你什么。”</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