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 辛玲怎么也不会想到,只是接个电话的功夫,家里一个大活人就被人劫持走了。
</br> 等她发现时,第五玥已经被关进陆家的大别墅,赵子延把门反锁起来,把她扔在地上,强装镇定地站在她面前。
</br> 第五玥抬头看了一眼,那个身形清瘦而挺拔的赵子延,除了头发有肉眼可见的长长,其他没什么变化。
</br> 大学都快要毕业了,她才又看见这幅桀骜不驯的面孔。
</br> 赵子延等着第五玥开口说话,他想听她说点什么,随便说点什么都可以。可第五玥偏偏什么都不说,只是没有表情地看着地,好像对今天这种局面也是意料之中。
</br> 她越是这样,赵子延就越是焦躁不安。
</br> 本来也是,赵子延之前就对第五玥的感情惶恐不安,那时还只是陆涯之几个小喽喽,他觉得这些烂番薯臭鸟蛋根本不配与他为敌。
</br> 但现在不一样了,对手是陆裕,还有那个传闻中的相亲对象郝耽。他只是简单打听一下,也觉得对方对自己很有威胁。
</br> 是的,赵子延得承认,过了这么些年,他还是忘不掉第五玥,还是没办法对她狠起来。
</br> 所以他才能忍着疲惫,坐在她对面松软的椅子上,假装睡着。
</br> 第五玥知道赵子延是装睡,索性脱了衣服看他表现。
</br> 谁知道赵子延就是那么坐不住,立刻问她脱衣服干嘛。
</br> “不干嘛,就是想脱。”第五玥回答。
</br> 赵子延觉得心口疼,犹豫了半天,冲过来把她推到在床上。
</br> 第五玥挣扎,他就扯下来一缕床单,把她手捆起来绑在床头架子上。
</br> 大概就是在捆手的途中,赵子延心中一惊,他突然意识到自己内心某种力量被激发出来,整个人都变得异常兴奋。
</br> 原来他是有这种情结。
</br> 所以之前和第五玥做爱时,她越是叫的浪,他越是想把她弄烂,想把指甲掐进她身体里,甚至是戳进她的心脏。
</br> 但那时的赵子延还不敢,也不懂这算什么。
</br> 他只记得有一回,他实在没忍住,粗鲁的撞击第五玥下体。第五玥大喊一声,说疼。他就不敢再那么大力的继续了。
</br> 事实证明,他爱第五玥归爱第五玥,做爱的时候想把她往死里弄也是认真的。
</br> 而且,他越是爱她,越是想把她的身体弄得稀碎,好像这样才能满足他变态的欲望。
</br> 可是这一回,他只是把她捆起来而已,动作已经尽量的轻柔。
</br> 第五玥却哭了。
</br> 两行清透的眼泪顺着脸颊滑到枕头上,没有抽泣的声音,但让人格外心疼。
</br> 赵子延被那双红着的眼眸震住,许久才回了一句:“对不起,我只是太想你了。”
</br> 一不小心又说出心里话。
</br> 他想收回这句话,可也感觉身上那块巨石仿佛在一瞬间掉落下来,心脏像电流一样放射到全身,动弹不得。
</br> 他在等。在等第五玥的回复。
</br> 第五玥却只是没有表情地看着天花板,看着天花板的那盏吊灯。
</br> 赵子延不在的这几年,芦城发生了太多变化。想又怎样,不想又怎样,终究是回不到从前。
</br> 第五玥只是没想好该怎么回复赵子延,可赵子延却不能忍受第五玥这么冷漠的回应。
</br> 他觉得第五玥就是在挑战他的底线,心里的那头猛兽又再次开启狂暴模式。
</br> “怎么?爱上那个老男人了是吗?”赵子延一边说着,一边扯开第五玥的衣服。
</br> 第五玥傻呵呵的笑,赵子延更来气,把她上衣扯了,又开始扯胸罩。
</br> 是黑色蕾丝的内衣,很成熟。
</br> 赵子延没想到第五玥已经开始穿这样风格的内衣,上回他扯她内衣时,她内衣还是黄色格子的小清新。
</br> 是被陆裕调教成这样了吗?</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