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 第五玥从陆裕那里离开以后,精神状态就一直是好一阵坏一阵。
</br> 除了考试,第五玥几乎不会再去学校。她经常混迹的地方,除了酒吧就是夜店。
</br> 辛玲有点担心她,在城中心的商业区租了一间房子,20平,复式loft。也是赵腾安排她这么做的。
</br> 第五玥对赵腾的抵触是抵触,但对辛玲是毫无防备的。况且他对陆裕口中“是赵腾指使人杀死第五琪”这个说法还存疑。
</br> 她找赵腾对质的话,肯定是没什么结果,这件事情只能从长计议,慢慢的深入调查。
</br> 辛玲白天工作,屋子里就只剩第五玥。
</br> 她通常是玩到半夜凌晨,回来闷头就睡到第二天中午。辛玲几次把第五玥接回家时,已经被她身上的酒气熏的呼不出气来了。
</br> 昨天晚上也是。
</br> 不知道第五玥又去哪里喝酒,这次也是瞒着辛玲,等着急的寻到人时,第五玥已经喝的不省人事了。
</br> 这回可把辛玲吓得够呛。所以她第二天没去上班,待在家里守着第五玥。
</br> 就在这时。陆裕找上门来了。
</br> 辛玲只偶尔听第五玥提起过这个人,也在报纸上见过关于他的报道,还从没见过真人。
</br> 这回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br> 辛玲是什么人啊?平时一身西装穿着极为干练,一看就是有头有脑的女记者。再加上她平时说话干事都很利索,有远超于她这个年龄段的女白领作风。
</br> 就连赵腾也说:“辛玲你当记者实在太亏了,如果你愿意来赵氏集团,我肯定能让你坐上管理者的位置。”
</br> 第五琪在的时候,也欣赏辛玲的工作作风。
</br> 说她是难得一见的,有男性思维的女记者,是个有出息能干大事的人。还时常让第五玥跟着辛玲学习。
</br> 可是就是这么一个理性的女人,在看见陆裕时,还是不自觉地神思了好久。
</br> 这哪里是老男人,这分明就是个时髦的老baby啊。
</br> 用“时髦”这个词来形容陆裕,都有点有损他的形象。辛玲甚至都想不出来,为何岁月没有在这个男人的脸上留下痕迹,只是给他增添了几分魅力。
</br> 一种成熟男人的魅力。
</br> 那双带着故事的眼神,就像一本想让人窥探秘密的日记本。你有种想要翻开它的冲动。但其实,你早已经被他拿捏住了。
</br> 陆裕彬彬有礼:“你是辛玲?第五玥在这里吧?”
</br> 辛玲急忙回答:“是,还在睡觉。”
</br> 她都忘了,眼前这个男人再帅,也是赵腾的死对头,而她是赵腾的人,按理说也是和这个人势不两立的。
</br> 可是在被他的眼神秒杀过后,辛玲似乎有点难以拉回理智。
</br> 她好像有点明白,为什么第五玥一开始只是和这个男人做交易,最后做的做的,把自己的心也交出去了。
</br> 陆裕想进房间,辛玲拦着没让。
</br> 陆裕便也不再强求,扔下来一个信封,里面是一厚沓子的现金。
</br> “我就不和你微信转账了。这里是一万块钱现金,数额不多,你帮我给第五玥买个像样的拖鞋。”陆裕说完,用下巴点了点摆在床旁边的那双一次性拖鞋。
</br> 他没进房间里面,只看见第五玥侧着身藏在被子里,旁边是一双一次性拖鞋,来回用反复用,已经有点脏了。
</br> 辛玲平时太忙,哪里顾得了这些,
</br> 要不是陆裕提醒,她甚至没发现第五玥用的一直是双一次性拖鞋。
</br> “噢,好…”辛玲点头说道,把信封接了过来。
</br> 陆裕转身准备走,临下电梯时,我转过头对辛玲说:“我来过这件事,别告诉第五玥。”</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