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 现在就连陆裕自己都觉得,他是一个无底洞的烂人。
</br> 他这么做。既对不起已经死去的杜美玲,也对不起,还在坐牢的赵子延,至于第五玥,更是有一万个说不清的对不起。
</br> 可他能有什么办法。
</br> 十几年前,他还是个一无所有的穷小子。
</br> 所有的亲朋好友都告诉他,你们陆家祖祖辈辈都是富豪贵族,到你这辈的时候没落了,你肩上有着扛起陆家复兴的责任与义务。
</br> 所有人都说,陆裕啊,富不过三代,接下来的日子你可要怎么走?
</br> 这些人嘴上这么说着,脸上一脸心疼的表情。却没有一个人告诉他,他该怎么做。
</br> 他们无非是表面上一副无奈的神情,背地里等着看他们陆家的笑话罢了。权贵豪绅大多如此,陆裕那时虽是个涉世未深的毛头小子,却也深知这些人的本性。
</br> 不过这些人说归说,看笑话归看笑话。陆裕肩上的责任确实一点都没少。
</br> 更何况他还有一个弟弟。
</br> 所以,十几岁的陆裕就吃了数不尽的苦,他白天干着粗重的体力活,晚上又回到家熬油学习。
</br> 童年对陆裕来说,是一个很陌生的词。他很少跟着同龄的伙伴在外面玩耍,就连玩石子都是很奢侈的事,更别提别的。
</br> 对他而言,时间就是最宝贵的,他要抓住一切尽可能的时间挣钱养家,让自己和弟弟活下来,然后活得好起来。
</br> 后来他再大一点,有位恩人资助他上大学,念了书。再回来时,他好像有那么点资本了。
</br> 不过只是糊口的资本,距离做成现在的裕丰生物科技,还差十万八千里。
</br> 如果不是遇见杜美玲,陆裕距离现在的身份和地位,也至少要再多努力十年左右,才可以达成。
</br> 那时,他还只是把自己的一点小发明做成书册,拿去展厅做汇报。恰巧就遇见了杜美玲。
</br> 她赏识他,觉得是一位不可多得的生物科学奇才,就带他回了家。
</br> 杜美玲是谁啊。
</br> 她可是杜老爷子的独生女,是名副其实的千金大小姐。整个芦城的男性都在觊觎着一位女人。虽说她是比陆裕年长,可那又怎样?他不能说自己对杜美玲不动心。
</br> 他就是那样顺其自然的,对这样一个极具古典气质的女人动了情。
</br> 像所有男人一样,不可控地爱上了她。
</br> 是那时候的陆裕还不明白。为什么杜美玲那样一个衣食无忧,才智双全的美女,每天都一副哭丧的脸,每天都活得那么不快乐。
</br> 他仅有几次见到杜美玲笑,都是在他身下,被他cao弄到高潮后,搂着他脖子,微笑。
</br> 她很骚,和她平时在外面给人的感觉不一样。
</br> 在床上,杜美玲永远不会压抑自己的天性。从这点来看,她也是一个将陆裕吸引死死的女人。
</br> 那时候,除了妓女,谁会去对一个不是自己丈夫的男人说,“射进来,射进我嘴里,射子宫里来。”
</br> 她给他撸,给他口,恨不得把他那物件揉碎,镶嵌在自己每一寸肌肤上。
</br> 那是陆裕第一次品尝女人的味道。
</br> 他疯了,他着魔了。他认为总有一天,他会取代赵腾,娶这个在他身下不要命的女人。
</br> 可是直到她生下他的骨肉,直到她死,他都没有完成这个心愿。
</br> 后来的后来,陆裕不再想这些事情了。他把所有的精力都投在裕丰生物科技上,这么些年过去,他没再碰过一个女人。
</br> 甚至,都没有脑里想着其他女人自慰过。</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