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 车子沿着南北向主干道一直往前行驶。
</br> 这是一条陌生的路,一开始,第五玥还没有察觉,直到第五琪沉默了好长时间,车里的氛围已经到冰点时,她才开始关心目的地的。
</br> “你要带我去哪?”第五玥问第五琪,这不是回家的路线。
</br> “相亲。”
</br> “相亲?”第五玥匪夷所思:“拜托,妈,我现在才多大啊,到相亲的地步了吗?”
</br> 第五琪答非所问,她知道第五玥明白自己这么做的目的,“如果你一开始和那臭小子断的干净点,我至于走到现在这一步吗?”
</br> 第五琪把眼神放到窗子外面:“他叫郝耽,父母都是国内知名大学的教授,是知识分子,很有文化的,和商场上阴险狡诈的商人不一样。这孩子我之前也见过,长相乖巧又有礼貌,你一定会喜欢的。”
</br> “这不是喜不喜欢的问题。”第五玥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妈,之前是我没有听你的话,没把这事情的来龙去脉给你讲清楚。但是这之间的事情绝不像你想的那么简单,如果你想听我现在可以给你慢慢讲,而不是让你把我直接推到一个陌生男人的怀抱,这对我也是很不负责的。”
</br> “负责?”第五琪冷笑,她这辈子对第五玥做过一件事,那就是负责。
</br> “妈,我不管你们上一代的恩怨是什么。赵子延没杀人就是没杀人,我也没杀人,但他替我顶了罪,这事情就变复杂了,我不能让一个无辜的人替我受牢狱之灾。”
</br> “所以,你就和陆裕那个恶魔去交换条件?”
</br> “不然呢,我还有别的选择吗?”第五玥注视着第五琪的眼睛:“你也说了,赵腾恨不得赵子延死,你觉得他会帮我吗?你又会帮我吗?”
</br> 第五琪没有答复第五玥,因为从事实的角度来看,她和赵腾确实都不会帮这个忙。
</br> 尤其在她看来,赵子延只是个亡命之徒,不值得再在这个人身上下任何功夫。
</br> 也是这个时候,第五琪也会反思:是不是正是因为自己把女儿保护的太好,所以第五玥做什么事才会这么冲动,这么任性,这么无所顾忌。
</br> 她这辈子见了太多世上的尔虞我诈。
</br> 又有多少人为了自保,不惜把周围的人,乃至是亲人推进火坑。
</br> 这种很平常的事,在第五玥看来却是不可思议的,所以她甚至为了赵子延,一个本与她没有任何关系的人,奉献自己最宝贵的东西。
</br> 什么都逃不过第五琪的眼睛。
</br> 话说一半的时候,车子突然停在了一棵大榕树旁。
</br> 目的地到了,第五琪拉着心不甘情不愿的第五玥下了车,抬头就看见一身西装革履的大男孩站在榕树旁迎接。
</br> 他两只手放在前面,看见第五琪,友好的笑了笑:“阿姨好。”
</br> “等很久了吧?”第五琪一改之前在车里严肃的面容,转而又拉着第五玥的手,一脸和谐的介绍:“这就是我之前给你说的,郝耽。”
</br> 第五玥做出一个握手的动作:“第五玥。
</br> 郝耽下意识的愣了一秒。
</br> 他不是喜欢撩女生的人,他的教养与素质也不允许他面对哪个女生都笑意妍妍,包括这次相亲,如果不是母亲执意为之,他也不会选择这个应酬。
</br> 他或许还不知道,来了以后,他就走不了了。</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