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 第五玥见完赵子延出来,整个人脑袋都昏昏沉沉的。
</br> 来的时候明明阴阴沉沉的天气,出来时却被刺眼的阳光照的睁不开眼。第五玥有意迎着太阳看去,泪水瞬间夺眶而出,又在瞬间被蒸发干净,仿佛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br> 她低下头,那一瞬间有点没站稳,左右晃了下,忽然,从旁边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
</br> 有点像祁琦。
</br> 她这一年很少见祁琦,但这个让她既陌生又熟悉的身影,每次出现,总会遇到不好的事发生。
</br> 第五玥扶了扶额头,正准备追上去时,耳朵忽然被一只强有力的手拽住,然后就是被更大的力拖拉至车上。
</br> 车门关上,那个人松开了第五玥的耳朵,接着,又是一个熟悉的声音:“我说这段时间怎么不见你,你果然是见着臭小子来了。”
</br> 是第五琪。
</br> 第五玥知道有些事情纸里包不住火,她做的那些事情,也总有一天会被英明神武的第五琪知道。
</br> 她从没想过刻意瞒第五琪,只是也没想过,第五琪你这么快就知道她的行踪。
</br> 第五玥乖乖坐在车上,像等待被审判的犯人,紧紧的咬住下嘴唇不说话。
</br> 第五琪气恼了,一时间也不知道从哪里说起,就看着第五玥左手紧紧握着右手,两根大拇指缠绕在一起,死死不放。
</br> 人人都说她第五琪是个狠人。
</br> 因为她能对自己狠,她做三时,为了能达到自己的目的,能给自己喜欢的男人的老婆皮提鞋穿袜子。
</br> 更有甚者,还有人说第五琪为了美貌,不惜在身上动了七八次的手术。各中痛苦让人无法想象。
</br> 但这些,第五琪却很少告诉过第五玥。
</br> 尤其第五琪怀着第五玥的那段时间,她受了数不尽的苦,为了某个生意,被人关在密室里整整三个月。
</br> 这些,第五琪从来都没有忘过,她只是不说,也觉得没必要让第五玥知道。
</br> 第五琪是很喜欢小女孩的,可她希望自己生的是个男孩。因为在这个社会上,当女人实在是太可怜,也太难了,她不希望自己的女儿再遭这些罪。
</br> 人人都说女人可以自强,要独立,要不依附男人活的潇洒和精彩。
</br> 可是你看那些成功女人,哪个不是踩在男人的肩膀上成长起来的?就算有个例,其中所受的苦难又有谁知道?
</br> 穷女人就更不用说了,如果这辈子再不幸遇见几个渣男,人生很难再说是一帆风顺。
</br> 第五琪知道自己生的是个女儿后,她甚至希望女儿可以不结婚,不生孩子。
</br> 没有婚姻,女人不一定会幸福,但困在婚姻里的女人,又有几个是发自内心的快乐?
</br> 所以现在,第五琪还是能耐着性子,恳求着和第五玥说:“玥玥,妈妈这辈子没有别的愿望,只希望你平平安安,快快乐乐的,我…”
</br> 说到一半的时候,第五琪已经有点控制不住情绪。
</br> 她是最要强的,车里还有司机在,她不想把自己软弱的一面露给任何一个人看。
</br> 可是话赶话说到这里,她又忍不住握住第五玥的手,那些话她真希望第五玥能明白。
</br> 赵子延不是善类,陆裕也不是,她作为妈妈,就希望女儿离这些男人远一点。</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