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 赵子延那笔死者赔偿金是陆裕出的,因为这样,死者家属才同意和解,最终又在多方协调下,表现良好可以提前出狱。
</br> 第五玥觉得自己是欠赵子延,所以委身陆裕之初,内心也过渡的极为艰难。
</br> 她那时候就希望赵子延早点出来,哪怕那时候,上一代的恩怨还没有了结,至少她也不觉得自己欠他什么。
</br> 可是事情就这样越来越糟糕起来。
</br> 被陆涯之发现她与陆裕事情过后的两个月,赵子延也知道了。
</br> 那天,第五玥还是按照以往约定的时间去看赵子延,虽然陆涯之一再强调这件事情不是他告的密,可赵子延就是知道了,而且对其中的事情了如指掌。
</br> 赵子延是多么倔强和高傲的一个人,他怎么能忍受第五玥在他受牢狱之灾的这段时间,躺在别人的身下,被别的男人进进出出。
</br> 只要脑海里联想到这样的画面,赵子延就觉得生不如死。
</br> 可是就这样死,赵子延又觉得有太多的事没有完成,他手里那把隐形的刀不允许,他脑海里的意识也不允许。
</br> “你们做过几次?”赵子延隔着一道玻璃墙,举着电话问第五玥。
</br> 第五玥垂下眼皮,迟迟不肯开口说话。
</br> “你们趁我不在的时候,到底偷上过几次床?”赵子延第二次问出这句话的时候,声音是喊出来的。
</br> 呐喊的分贝声,穿过周围的玻璃隔墙,两个小警察立刻上来按住赵子延,周围的人也都纷纷向这边投来疑惑的目光。
</br> “我想早点救你出来,我实在没有别的办法。”第五玥回答的声音很小。
</br> 又或者说,她是故意将声音放得这么小,如果是一开始,她或许还有资本可以大声和赵子延对峙。可是事情进展到这一步,第五玥已经没有办法自信的告诉赵子延,只是为了救他,只是实在没有办法才选择的这条路。
</br> 她只能很小声的说这句话,赵子延听不到,身边的人也听不到,只有第五玥自己才能听到。
</br> 她是为了说给自己听,为了说服自己内心,能让自己变得不那么罪恶和愧疚。
</br> 可是当她再抬起眼时,看见赵子延被两个警察压着带走,她的双眼还是不自觉模糊起来,眼泪吧嗒吧嗒的往下掉。
</br> 那天之后,第五玥就像生了一场大病。
</br> 她没有回家,也没有回学校,躲在辛玲的住处足足三个月之久,才被乔蝶的一通电话叫起精神来。
</br> “打你的电话打不通,董事长都急疯了,所以我才通过各种办法联系到辛小姐,最后找到了你。”电话那头的乔蝶问第五玥:“陆董已经知道你这几月发生了什么,他让我转达你,不管发生什么,他都会站在你这一边相信你,守护你。”
</br> 第五玥面无表情的举着电话,想了很久才说:“我知道了,我只想静一静。”
</br> 那之后,乔蝶才又告诉第五玥:“把和陆总交易的事情告诉赵子延的那个人,是你的一个同学,叫祁琦。”
</br> 第五玥干愣着坐在沙发上,脑子里一团浆糊。
</br> 她不知道自己该恨谁,也不知道是不是在恨自己。就只是举着电话发呆,没有思绪,没有反转。</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