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 第五玥身体往后倾斜了一下,没回答陆裕的问题,也间接告诉他:不想做。
</br> 可她不拒绝还好,这回拒绝了,让本来兴致一般的陆裕更来劲了。
</br> 他把第五玥后脖颈抓住,一手拽过来拖住她后脑袋,带进怀里,拖住她下巴含住她嘴唇,肆无忌惮地吮吸,明明舌头已经进到了最里面,却还是觉得不够。
</br> “你是不是吃醋了?”陆裕把她抵在门上,疯子一般地嘬吸两个馒头一样的胸,“我只把蝶蝶当我女儿,我们什么也没有。现在你还生气吗?”
</br> 第五玥双手被陆裕举高摁住,胸与脖颈中间的位置,被他头发摩擦,来来回回,杀伤力很大。
</br> 她就是不回答他的问题。
</br> 越是这样,陆裕便越是要问:“是不是爱上我了?”
</br> 他手开始慢慢往她下体探去,伴随着动作越来越大,第五玥细小的呻吟声也逐渐放肆起来。
</br> 她心里清楚,于她而言,赵子延绝对是不可替代的。
</br> 从她青春期萌动的那一刻开始,赵子延就带着他那把小提琴,走进她的生活,走进她的梦里。从一个满嘴只有“婊子”的桀骜少年,到愿意为她坐牢为她抗下所有。
</br> 包括她一开始选择接近陆裕,也是因为赵子延。
</br> 第五玥坚定地认为,这就是爱。
</br> 因为如果有一天,假设有这么一天,上帝来问她:你是否愿意为赵子延死?
</br> 她的回答一定是肯定的。
</br> 可是她的身体又偏偏对陆裕有反应。
</br> 和赵子延的每一次,第五玥都记得清清楚楚。
</br> 她清楚地记得赵子延咬过她的每一个地方,记得他射精时发狂的碰撞,但也记得他每一次把她弄得很痛。每一次,几乎是每一次,她的痛感都远大于爽感。
</br> 可是陆裕不一样。
</br> 就比如现在,当陆裕解开他腰带,把第五玥头按下去,想要她吞他那物件时,被第五玥拒绝后,他也不会生气,反倒把她扛起来扔在床上,掰开双腿给她口。灵巧的舌头第一次钻进她的那条小径,让她欲罢不能。
</br> 第五玥头一回被男人口,没想到是这样舒服,浪叫声传的整个楼都听得见。
</br> 没几分钟过去,她屁股猛烈抽搐起来,潮吹的爱液就喷到陆裕脸上。
</br> 陆裕顺着脸抹下来一点,眼睛直勾勾看着第五玥,放进嘴里,咽下去,然后又问她:“你爱上我了吗?”
</br> 第五玥却死死抿住嘴唇不说话,她宁愿这种颤动持续的久一点,久到能让她把自以为的道德感撕碎扯下,然后就能疯狂地向全世界宣告:我就是个婊子,是个烂人,我就是喜欢被眼前的这个老男人操。
</br> 可是下一秒,她又很快冷静下来。
</br> 有一个声音不断在她耳边回响:第五玥你在干什么?你在和你男朋友的亲生父亲做爱吗?你真不要脸啊,你真是个垃圾。
</br> 第五玥慢慢抬起膝盖,翻过身来把自己蜷在一起,头埋在膝盖里不让陆裕看见。
</br> 可是陆裕太细心了。
</br> 他一下就发现第五玥不是在爽的抽搐,而是在哭。
</br> 脊背跟着心脏缓缓上下浮动,由先前的激烈变得平缓。
</br> 陆裕也冷静了一会儿,拿出手机给乔蝶拨打了一通电话:“给公司传达一下,就说会议推迟到明天早上了。”
</br> 电话那头的乔蝶还想提醒他,今天这个会议很重要,真的不能推迟。
</br> 陆裕没管,强行把电话挂断,然后又坐在一旁的椅子上,头埋进手掌之间挣扎。
</br> “是刚才不小心把你弄疼了吗?”他还在自责。
</br> 第五玥还是不说话,像失去知觉一样摊在床上,很小一只。
</br> 陆裕走过去,见她没拒绝,手扶在她颈上,背对着一点点把她转过来:“好,你不喜欢这个问题,以后我再也不会问了。”</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