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 第五玥在陆裕安排下,终于见到阔别已久的赵子延。
</br> “你为什么这么做?你会毁了你自己。”第五玥嗓音因为惧怕而嘶哑,但她却不知,这一步赵子延走的甘之如饴。
</br> 不然呢?
</br> 她本来就是为了他。
</br> 他小心翼翼地拿起电话,什么也没说,只是笑。他看着第五玥笑,笑着笑着又掉下两行眼泪。第五玥本来想说,如果坐牢的人是她,赵腾一定会想办法。想了想,还是把这句话吞进肚里,只是陪着赵子延掉泪。
</br> 他又想起他们一起去过的那个小庙。
</br> 他们一起磕头叩首,一起向佛祖祈愿,还在那个神圣的地方彼此交融,走进对方的身体和心灵。
</br> 那天的第五玥没有古灵精怪,没有刁蛮任性,只是像个小猫一样黏在赵子延身上。
</br> 差不多了,一个警察走来带走赵子延。他从容地站起身,头也不回地往前走,一路都不敢停留。任凭第五玥在他身后扯着嗓子喊他名字,他也没有回头。
</br> 他能说什么呢?
</br> 说第五玥你别走,你等我出狱,你别给任何男人。
</br> 可是五年啊,一个人一生才有几个五年。况且这五年,是一个女孩子最宝贵,最重要的五年,他赵子延从监狱里出来,无钱无势还有黑历史,他凭什么让第五玥等他五年?
</br> 第五玥何尝不知道,经过此劫,他们早已经回不到当初了。
</br> 赵子延多么小气的一个人,如果让他知道,她为了能见他,为了能让陆裕想办法把他早点从监狱里捞出来,已经委身陆裕时,赵子延一定会疯掉。
</br> 但她没有别的办法。
</br> 依照赵腾性格,他不杀了赵子延已经是恩赐。第五琪也恨不得她和赵子延早早断了联系,剩下的也只有陆裕。
</br> 可是陆裕提出的条件,正是让第五玥成为他的情妇,不,不算情妇,只是的泄欲的一个工具罢了。
</br> 她能让陆裕满足心理上最大的快感。
</br> 做她时,陆裕会想:赵腾你看,你的赵氏集团多么牛逼,你那么牛逼又能怎样?你的老婆和女儿,还不是一一排着队求我来干。
</br> 这是变态的心理状态,可第五玥没有还嘴的余地。
</br> 她不明白爱是什么。从小到大,她就是浸泡在柴米油盐酱醋茶里,只懂得委曲求全和忍让宽容的一个人。
</br> 她看惯了第五琪为了钱,无名无份的跟了赵腾那么多年,什么都不为的只为让赵腾开心,让赵腾满足。
</br> 又或许,爱的本质本就是痛苦。
</br> 所以当陆裕把她按在办公室桌子上,一下一下顶进去又出来,她除了默不作声的吞气吐息,就是翻过来翻过去,被陆裕干到精疲力竭为止。
</br> 她甚至记不起来最后是怎么把衣服穿上的,只记得当陆涯之推门进来时,她还能直立着给他一个微笑。
</br> “你可真厉害,能让我哥那个恶魔答应给你办事。”陆涯之竖起一个大拇指给她。
</br> 第五玥沉默,慢慢跟着陆涯之往前走。他们走出办公室,进了电梯,路过无数陌生人,最终回到学校。
</br> 性是什么?爱是什么?钱是什么?
</br> 她以为之前是因为爱赵子延,所以才会有忍不住的欲望想和他做,所以下面痒得厉害,难耐得厉害,也迫不及待得厉害。
</br> 可刚才被陆裕弄时,她竟也从气愤,到轻贱,到难耐,再到享受。
</br> 她是为了救赵子延没错啊,但她也真的很爽。
</br> 尤其是当陆裕做到一半时,见第五玥痛苦皱眉,他竟停下来,问她是不是疼,还是哪里不舒服。
</br> 第五玥顺着陆裕的话,就说疼。陆裕就把东西拿出来,又拿餐巾纸擦干净,像是一幅要结束战斗的样子。
</br> 她说疼,他就不弄了。赵子延可不会这样,通常,赵子延都是不问南北,做到他爽至巅峰为止。
</br> 第五玥本也以为,和陆裕的这段荒谬事件可以到此为止。
</br> 可起身坐直,竟然发现下面也极度难耐。
</br> 所以当陆裕准备穿衣服时,她又言不由衷的说了句:“是从后面比较疼,要不换个姿势呢?”
</br> 陆裕手上动作停住,二话不说又把她抱起来,放在沙发上,很快分开第五玥的腿,从前面进去。
</br> “现在还疼吗?”
</br> 第五玥摇摇头:“不疼了。”
</br> 她闭上眼睛,努力说服自己,现在这么做是为了赵子延啊。
</br> 可是,可是,她越是努力去想,越是觉得爽。
</br> 彼时那个曾经把手指伸进她小穴的面目,逐渐模糊起了。</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