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 辛玲把第五玥带离医院的前一秒,尤梦洁父母正在电梯里,他们大声询问第五玥在下落,并告诉警察,一定要将她绳之以法。
</br> 第五玥不明觉厉。
</br> 她在想如何将事情的经过,一五一十的陈述给警察,并且能将自己不是推尤梦洁凶手这件事说清楚。
</br> 就在这时,两个年轻的警察走过来。
</br> 其中一个拿出证件,问第五玥和辛玲:“你们两个,谁是赵子玥?”
</br> 第五玥往前走了一步,虽然很紧张,不过对这件事情她早有心理准备,当事情真发生的这一刻,心里还能接受。
</br> 第五玥跟着警察上了车,途中,她小心试探的问:“警察哥哥,如果我说我是清白的,你相信吗?”
</br> 小警察似乎对第五玥的话感到疑惑,愣了两秒,转过头促没问:“你本来就是清白的,干嘛问我相不相信?”
</br> 见第五玥一脸不解的看着他,他又合上手中的手机,认真的回答第五玥:“已经有人认罪了,证据确凿,你只是过去配合调查而已。”
</br> “什么!你说已经有人去认罪了?这,怎么可能呢?”第五玥分贝高了几分:“明明只有我和尤梦洁两个人啊。”
</br> 坐在前排副驾的老警察听见后面的对话,转过头告诉第五玥:“没什么不可能的,凶手是自首,杀人动机和作案时间、地点,都完全对得上。”
</br> 可能因为知道对方是第五玥,知道她是赵腾的女儿,老警察态度也谦和了几分:“小姑娘你别害怕,我们叫你去只是做几份笔录和调查,你交代完你知道的事情就可以走了。”
</br> “是赵子延吗?”第五玥情绪有点激动,又重复的问了一遍:“是赵子延吗!自首的那个人,是他吗?”
</br> 车内的警察都默不作声,算是肯定了第五玥的疑问。
</br> 第五玥情绪更加激动了:“不是他,你们相信我!这件事不是他做的。当时房间里只有我和尤梦洁两个人,不可能还有第三个人,如果有,那也是那个初中生,怎么会是赵子延?”
</br> “我们在案发现场楼下的视频监控里,看见了赵子延。”警察回答:“那人确定是他的身影,而且他也已经承认了。”
</br> 是这样吗?
</br> 难道是因为赵子延不放心第五玥,所以暗自跟踪她,后知道事情出茬子以后,第一时间填补窟窿。
</br> 可这件事明明不是她第五玥做的,既然不是,赵子延也无需替她顶罪。
</br> “不是这样的。我和赵子延都不是杀人凶手,你们一定要相信我,我说的都是实话,我可以拿我的性命发誓。”
</br> 第五玥说的已经很诚恳了,可前排的老警察似乎并未动容:“你说不是你,也不是赵子延,那死者是怎么死的,总不会是自杀吧?”
</br> “为什么不会是自杀呢?难道就一定有人行凶?”
</br> 赶上一个红灯,警察刚好把头侧过来,说:“你觉得,死者家属会认为这是一起自杀案件吗?”
</br> 第五玥大致明白了,也明白赵子延为什么会在第一时间自首。
</br> 或许从一开始,尤梦洁怎么死的,这件事的真相就不重要。重要的是尤梦洁临死前,一定要拉她第五玥下地狱,不然也不会告诉周围的医护人员,是有人推她。
</br> 死者为大。
</br> 没有人会愿意去相信事实和真相,更何况第五玥找到尤梦洁时,本也带着“恶”的目的。
</br> 她的作案动机小,赵子延作案动机大。因为这件事之前闹的实在太大,走到现如今这一步也是理所当然。
</br> 又过了十几分钟,车子停在市公安局的大门口。
</br> 第五玥跟着警察一路走进去,隔着一道玻璃,在一个阴暗的小房间里,第五玥再一次看见赵子延。
</br> 这一刻,曾是她多年之前幻想看到的。
</br> 她多么希望赵子延这个恶人自有天收,来为他肆无忌惮的屈辱她和她的母亲买单。
</br> 第五玥恨赵子延,不是只记录在她的日记本里,这件事已经渗到她骨子里的每一个神经和血肉。
</br> 可现在,她看着赵子延,却得意不起来。</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