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 第五玥复课的第一件事,本是打算找祁琦算账,结果刚进学校就听到有人传,说祁琦被赵子延的人打伤了,2处骨折加脑震荡,住院到现在还没出来。
</br> 第五玥当下就给赵子延打电话问询情况,可是赵子延没接电话,信息也没回。
</br> 学校实验室和宿舍她也去问过,都说没见到人。
</br> 牟震告诉第五玥,说赵子延从前天晚上就消失不见了,赵腾给他打电话也没接,人也找不见,还在考虑要不要报警。
</br> “这么严重吗?我昏睡的这几天,家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第五玥话刚问出口,牟震的手机就被第五琪抢过去,听筒那头的声音也变成第五琪的。
</br> “玥玥啊,家里这些鸡毛蒜皮的事你就别cao心了,要以学业为重。那混小子你是知道的,谁知道躲到哪里做什么坏事,你就别问了啊!”第五琪匆忙挂断电话,惹得第五玥更加好奇了。
</br> 只是挂断电话,第五玥又自顾自嘟囔,也不知道是抱怨还是自我安慰。
</br> “神经病赵子延,谁让你替我出气了?我被祁琦坑害算我倒霉,你瞎出什么风头?”
</br> “这就想让我对你感恩戴德?这就想弥补你曾经对我谩骂造成的伤害?做梦吧你……”
</br> 第三句话还没说出口,她眉头又不自觉拢在一起。第五玥这才察觉出来,她好像很关心赵子延。
</br> 是关心他还活着没。
</br> 他要是死了,等她欲望再起时,谁来灭火?
</br> 第五玥心想,她一定是贪图赵子延连续作战的能力,也是贪图赵子延硬得发狠的物件,除此之外,也没什么值得她关心的。
</br> 可是赵子延到底去哪了?
</br> 赵子延一天不出现,第五玥就发现自己没办法专心做任何事。
</br> 因为她一定会想到没有赵子延的日子,她该如何忘掉和他缠绵的那些时光。又或是有人代替赵子延上她的床,扯开她的内裤,把粗硬的东西塞进她身体。第五玥无法想象,她会不会勾着对方脖子,在对方卖力弄她的时候,喊成赵子延。
</br> 第五玥想着想着,不知不觉又走到和赵子延一起来过的那座山脚,不知为何,今天来爬山的人很少,先前卖小吃的街边摊也都没出摊。
</br> 这种冷清让第五玥感到害怕,但她心底又生出一丝意念,她觉得,赵子延应该就在这附近。
</br> 好在今天天气凉爽,沿着石板路直直往上,不过四十分钟就登到山顶。第五玥坐在一处凉亭下休息,又看见曾和赵子延一起去过的那个小庙。
</br> 今日朝拜的人极少,放眼望去只有零星几个老人,弓着腰背在门口默默祈祷,他们双手合十,在殿外仰头膜拜了十多分钟,便两两相背离去。
</br> 第五玥这时才发现,她真的在想赵子延。
</br> 她骂她自己混蛋,那个曾经说自己是“婊子女儿”的臭男人,不过是让她爽了几次,她就开始对他念念不忘了。第五玥骂自己没出息。
</br> 还暗暗转了几个来回,想离开这个破烂地方。她不信神佛,什么爱恨情仇现世报,第五玥只想及时行乐和及时止损。
</br> 她背过身准备下山,脚步却像被什么东西锁住一样,怎么迈都迈不出去。
</br> 等她再回头时,却看见小庙门口摆着一个熟悉的背包,那是赵子延的。
</br> 她摸进去,在佛像后面的红木桌下看见了一脸颓废的赵子延。他喝醉了,迷糊着似睡非睡的叫不醒,头发凌乱无序,眼睛也没了光。身边的酒瓶摇摇晃晃,有的被敲碎,一地的玻璃碴子让人看着心慌。
</br> “赵子延?”第五玥推了推他。
</br> 赵子延被叫醒,第一反应是猛地惊坐起来,喊了一声:“妈。”
</br> “是我。”第五玥声音很温柔,伸出一只手给他:“和我回家。”</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