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 陆裕的心狠手辣,在芦城可谓人尽皆知。
</br> 陆家祖辈本是做服装生意起步的,到不了芦城首富的地步,但也一直有地位可循。到陆裕父亲那辈时,芦城的经济重心发生转变,传统手工业相比较于科技和房地产,就明显落后了一大截。
</br> 转型的起步阶段往往比较艰难,陆裕父亲倾其所有也只迈出了一小步。
</br> 那时候,芦城富商官豪几乎无人不传,说这位传统的富商大陆家就要完了,是时代的浪淘沙。
</br> 陆裕母亲也是个娇小姐,看到陆家没有前途之后,便撒下两个儿子不管。
</br> 那时陆涯之刚出生还不过满月,陆母便在一天夜里消失的无影无踪,后来有人传说,她早就暗地里勾搭了隔壁城区的富商家庭,过上了锦衣无食的无忧日子。
</br> 陆裕父亲气得一病不起,举家从富裕的城东搬到城西,置办了一套简单的别墅,从此在城西安了家。
</br> 没过多久,陆裕父亲便因久病成疾,先走了。剩下这个可怜人,陆裕。
</br> 年少的陆裕投奔叔叔家,可却无一人接纳。
</br> 好心的三婶婶不过给他甩了3000块钱,让他安身立命。那时候的3000块也算不上太多,陆裕就是凭这3000块钱,一路走到现在,打下了如今响当当的裕丰集团。
</br> 父亲死去的第二年,陆裕开始把目光转向科技生物方向,首要对标的合作伙伴便是美玲生物科技。
</br> 他第一次接触杜美林便知道,这个女人可能是他改变命运的唯一机会,也是他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br> 只是这时的杜美玲,已经嫁为人妇。而他陆裕还是个一次恋爱都没有谈过的毛头小子。
</br> 他喊杜美玲姐姐,一次又一次的送鲜花礼品给她,写歌给她,写诗给她。
</br> 陆裕每一次见杜美玲,从不提自己要做生物科技的事,只问风月花柳。可越是如此,杜美玲就越是要把她所有的都给陆裕。
</br> 包括钱,包括美玲生物的核心技术,包括她肚里的孩子。
</br> 杜美玲把陆裕视作自己乏味生活中唯一光亮,她爱上陆裕,似乎是一个偶然也是一个必然。
</br> 人人都说眼睛里只有清高两个字的杜家大小姐,却偏偏在陆裕在床上洒尽风骚。
</br> 她在陆裕床上,让眼前这个比自己小八岁的男人,务必要把精子射进自己的子宫。
</br> 她一遍又一遍勾魂地喊:“一定要射进最里面…”
</br> 再后来就有了赵子延,这个秘密至今可能只有杜美玲一个人知道,甚至连陆裕自己,都未必知道杜美玲还给他留了一个孩子。
</br> 杜美玲把当时美玲科技的核心技术送到陆裕手中时,就会想到有一天会被赵腾发现。她不怕,只是没想到这天来的这么快。
</br> 她还以为这辈子足够长,长到能让她和陆裕在婉转无数个夜晚,能让他把她cao到脸上生满皱纹为止。
</br> 可她还来不及再为赵子延添个妹妹时,就被赵腾抓走审问了。
</br> 杜美玲打死也没有告诉赵腾关于自己和陆裕那点事,赵腾气不过,却也想不到怎么收拾杜美玲的办法。
</br> 恰巧这时美玲生物研究出一种新型的催情药,只是刚研发出来,还没有做过实验。
</br> 第五琪便提议,不如就让杜美玲做个人工实验如何,反正也死不了人的,就当给她一个教训。
</br> 杜美玲再怎么说也是赵腾合法娶进门的妻子,给自己的老婆喂催情药,然后把她丢进三个男人的密闭空间里给人cao,实在是有点难以想象。
</br> 赵腾开不了这个口,也不算允诺第五琪的这个想法。
</br> 但结果却还是按照第五琪的意图去办了。
</br> 没想到,服了药的杜美玲硬生生地扛下来,宁死也要守着她那副干净身子,不让任何人碰她。
</br> 杜美玲刚死的时候,赵腾还以为杜美玲是为了自己守身如玉。
</br> 现在他全都明白了。什么大家闺秀,什么富家千金,不过也是从别人床上爬出来的骚货罢了。
</br> 赵腾看着手上那份基因检测报告单,在陆裕这个名字上停留了很久。论阴狠,陆裕在赵腾面前还是个孩子。</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