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 谁是你老婆?
</br> 第五玥被赵子延带进套间里屋的时候,还迷迷糊糊地闭着眼睛,一只手抚在自己胸上,用力捏着压灭欲望,实际效果却不尽然。
</br> 赵子延把她扔床上,很暴力,气到眉毛和上眼角连成一线。
</br> 他把她拖进里屋洗手间,打开花洒,冲着第五玥的脸呲水。
</br> 第五玥张开嘴呼吸,被花洒猛烈的攻击却依然没什么反应,只是先前紧闭的眼睛终于微微睁开。
</br> 一个男人的身影闯进视线。
</br> 很高,很瘦,白衬衣配休闲牛仔裤,头发不是很黑。
</br> 确定了好一会儿,第五玥才意识到,是赵子延。
</br> 第五玥想扶着墙爬起来,她努力了很久,却被身上的湿床单绊住脚,又一次摔下来。
</br> 很痛,腰后某个位置撞到淋雨装置,疼得她发出啊的一声尖叫。
</br> 赵子延就站在原地,手里还拿着花洒直直对准第五玥,脸上没有一点表情。
</br> 第五玥挣扎了好久,赵子延才把淋雨关掉,随手拿给她一条干毛巾扔她身上。
</br> 醒了?赵子延坐浴缸一边,双腿自然垂下。
</br> 第五玥意识还没完全清醒,身上的湿床单已经全部褪下,只剩干毛巾挡住敏感部位,阴毛还漏在外面。
</br> 她缓缓往前蹭了几步,就到赵子延面前。
</br> 赵子延还是之前那副表情看她,看她跪着爬在自己双腿之间。
</br> 凄冷的眼神里有种读不出的复杂,像天上的星星被捏碎,又舍不得拿扫帚清理干净的纠结。
</br> 直到这一刻,第五玥好像才清醒些。但为什么会在这里,为什么是赵子延,第五玥还没有印象。
</br> 赵子延掐住第五玥脖子,用令一只手捏着第五玥下巴狠狠往上抬,力度很大,像要扳断第五玥脖子。
</br> 你他妈,为什么背着我来这里?赵子延问。
</br> 第五玥:这是哪里?
</br> 酒店。赵子延告诉第五玥:晚上,你和别的男人来酒店开房?
</br> 第五玥还在反应,赵子延就给了她一耳光,你他妈胆子真大!老子上午没把你喂饱吗?
</br> 挨了一耳光,第五玥彻底清醒过来。
</br> 她回忆起来这间酒店的始末,回忆起自己开窗户通风,但还是感到热,然后就什么都记不起来了。
</br> 我不记得了第五玥自言自语。
</br> 赵子延的暴脾气立刻就上来了,眼眶里面除了黑瞳仁就是红血丝,像恶狼补食。
</br> 他起身,胳膊扬起的同时,门外传来敲门声。一阵一阵的,听着很烦。
</br> 赵子延去开门,又伸手拽来一条干毛巾盖在第五玥身上,把该遮住的地方都遮住,然后又把卫生间的门关上。
</br> 卫生间里面现在又阴又冷,第五玥顺势倒在地上,一连打了好几个喷嚏。
</br> 赵子延像没听见似的,只问敲门的陆涯之,没把那小子打死吧?
</br> 陆涯之看了一眼身后半死不活的祁琦,说:我老婆呢?说着,陆涯之的眼神从门缝跳进屋里来找人,半个身子硬往里面挤,但被赵子延堵住。
</br> 赵子延冷笑,你他妈在说什么?谁是你老婆?
</br> 陆涯之觉得莫名其妙。
</br> 一个小时以前,他去找赵子延揭发祁琦的时候,就说的是老婆,但赵子延也没说什么,就好像默认了这件事一样。
</br> 再说当初让他勾引第五玥的人也是赵子延,现在这副模样不知道是在做给谁看,陆涯之也不知道赵子延到底在想什么。
</br> 很奇怪。
</br> 你,你妹妹呢?陆涯之指了指房间里面,把气咽进肚子,我说赵子玥
</br> 赵子延还是冷笑:关你什么事?他语气轻蔑,然后把门闭上。</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