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 服药后的表现
</br> 祁琦把手伸进第五玥内裤的时候,自己的物件已经是涨得不像话了,他觉得自己能坚持忍到现在,完全是因为对方是第五玥。否则自己一定会像个强奸犯一样把对方衣服撕碎,然后像个猛兽似的释放兽欲。
</br> 可也正因为对方是第五玥,祁琦才会动这样的念头。否则上次尤梦洁被他的药迷上时,他半点心思都没动,甚至还觉得发骚的尤梦洁恶心。
</br> 因为对方是第五玥,所以她挽住自己脖子,在他耳边说那句帮帮我的时候,祁琦才觉得整个人都值了。
</br> 就算事后被她得知真相,就算被她告进局子,就算让他死不复生。至少这一世是值了。
</br> 祁琦太想要得到第五玥。
</br> 他不会像赵子延那样把她折磨个半死,也不会想要在床上证明自己有多大能耐,他只想把自己那东西插进她逼里,和她完完全全融为一体,然后射进去,射到最里面,他就满足了。
</br> 祁琦设计的这款催情药没什么副作用,但他还是担心第五玥身体着不住,一而再再而三地试探性问,问第五玥有没有哪里不舒服,是胃不舒服还是头晕脑胀。
</br> 如果真的只是那里发骚,那他就准备进行下一步动作。
</br> 第五玥确定,只是那里难受,快点吧,怎么办?快难受死了,帮帮我。
</br> 祁琦也难受,但他偏要和自己赌气,你知道我是谁吗?你知道我会怎么帮你吗?
</br> 不就是操我吗?你怎么那么多废话。第五玥说着,已经自己把自己的衣服裤子脱了,还躺着把双腿敞的大开,手指伸进去,嘴里嘟囔:我自己不行啊,快点,帮帮我。
</br> 祁琦现在可以确定,第五玥已经完全没有自己的意识了。
</br> 他惊讶于第五玥服药后的表现。
</br> 上午见她被赵子延干的时候,她只会哼哼呜呜地叫几声,即便是到高潮时,也是只说了句好舒服,然后尖叫了几声就没了。
</br> 毕竟是在外面,第五玥还是有所保留,再加上祁琦发现赵子延实在太暴力。那种事太暴力的话,像第五玥这种才破处的女生肯定会受不了。
</br> 祁琦对这方面很有研究,做过调查统计过数据,所以很清楚女生想要什么,需要什么,相对应的催情药才会有针对性的设计,以此满足大部分女生的需求。
</br> 现在叫骚的第五玥就是最好的证明。
</br> 祁琦俯下身,认真地看着第五玥雪白的肌肤,用食指从她的嘴唇摸着一路下滑,顺着两胸之间到肚脐,到阴户。
</br> 第五玥难耐地勾住他的脖子,把腿分得更开:求求你了,快点啊,快点。
</br> 祁琦本来还想再多点观察的时间,可见第五玥这幅迫不及待的样子,只能骑到她身上准备开始正戏。他有点紧张,呼吸的频率比第五玥还快。
</br> 就在这时,酒店的门先是被人用房卡刷了下,接着就被一脚踹开。祁琦惊惶地回头看时,赵子延已经冲过来一把掐住了他的脖子。
</br> 赵子延给了祁琦狠狠一拳,把他打到地上,又用叫狠踹了两下。然后用床单把第五玥包住,喊身后的陆涯之进来。
</br> 陆涯之看见眼前的景象都蒙了,他把躺在地上的祁琦抓起来,又给了一拳,问:你他妈是不是疯了?敢拿她做实验?
</br> 祁琦没解释,嘴角还微微向上扯了下。
</br> 赵子延把第五玥拖进套间里的另一间房,把门关上。
</br> 这时,祁琦才小声对陆涯之说:怎么,难道你不想操她?如果我今天和你通过气,是不是你就不会和赵子延告密了?
</br> 陆涯之又给了祁琦一拳:你这个小人!真他妈贱!我喜欢她怜惜她,不会像你这么卑鄙用这种下作手段!
</br> 祁琦冷笑,眼睛瞥了眼第五玥和赵子延进去的那间房:那你猜,他们现在在里面干嘛?
</br> 当然是洗胃!陆涯之指着祁琦下巴:别以为别人像你一样,赵子延是她哥哥,你对他妹妹下手,就等死吧。</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