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 算了
</br> 祁琦有点失落。
</br> 散落一地的纸质杂志和论文文献都能重新整理,麻烦点,但都能重做。
</br> 可是笔记本电脑坏了,他琢磨了半天修不好,问了几个维修店,都因工耗问题觉得不划算拒绝了。
</br> 里面有那天第五玥和尤梦洁采访他的视频,就一份,原始版。中途他说错了几个字,第五玥哈哈大笑,完了给他纠正错误,一脸嫌弃的样子。
</br> 顺利的话,这可是要上校园网的。怎么能说芦城当地方言呢?
</br> 把你的领子好好整理一下呀!邋里邋遢的像什么样子?
</br> 你平时都不自拍的吗?眼神要稍微自然一点,要记得看镜头。
</br> 祁琦坐在书桌前,回忆着那天采访的种种画面,神思之时又开始发呆。
</br> 或许是太入神,都没听见陆涯之回来的声音。
</br> 陆涯之看祁琦一脸不爽,又加上被他连带着受赵子延整这件事,更不爽了。
</br> 他走近祁琦,低声哼了句:晦气。
</br> 祁琦没回复。
</br> 陆涯之更气,开始没事儿找事儿:我出去了这么长时间,你怎么还没收拾好?
</br> 我告诉你祁琦,这事儿从头到尾全他妈都是因为你,我限你三个小时之内把这些东西全部归位,包括我那床单,burberry的,给我整条新的来。
</br> 我这已经算是对你很宽容了,要不是看咱俩一个宿舍,又都在生物兴趣小组,你觉得你还能活得过今天吗?
</br> 人啊,还是要懂得感恩,知足。知道了吗?
</br> 祁琦没回复,还是坐在原地看着笔记本电脑发呆。
</br> 陆涯之在赵子延那里受了一肚子气,没处撒,只能跑回来撒给祁琦。
</br> 他本来以为撒通气,和祁琦大干一架,这股子气儿就算过去了,心里也能好受点。没想到祁琦根本不搭理他,让他这股心火憋得更难受了。
</br> 老子跟你说话呢,你没听见什么?陆涯之吼。
</br> 时间大约在这样窒息的空气里停留了一秒钟。
</br> 祁琦淡定地移开视线。
</br> 对一个明知道不可能的人心动是怎样的?祁琦问陆涯之。
</br> 陆涯之还以为自己幻听了,他侧过身,皱起眉,又问了一遍,你他妈刚说什么?
</br> 我说,对一个明知道不可能的人心动是怎样的?这回,祁琦又加了句:是你的话你该怎么办?
</br> 陆涯之把身子转回去,冷笑一声。
</br> 原来是千年的铁树开了花。祁琦这大气不敢哼一声的闷骚学霸,竟然也有了自己喜欢的人。
</br> 陆涯之翘起二郎腿,像过来人一样不冷不热地答:这可不是什么好事,要知道,有了喜欢的人就是有了软肋,你可就完蛋咯!赵子延现在本来就把你视为眼中钉,要是
</br> 你喜欢上谁了?陆涯之突然想起来,问。
</br> 祁琦:算了。
</br> 还是答非所问。
</br> 陆涯之就气不打一处来,上次让他接不上话的人还是第五玥,他这辈子的无语,几乎都在这一年碰上了。
</br> 老子是问你喜欢上谁了,不是问你要不要打算上她!陆涯之说。
</br> 祁琦温柔笑笑,又习惯性的推了推他的银边眼镜:我是说算了。
</br> 祁琦重复解释:喜欢上一个明知道不可能的人,大概就是这种感觉吧。
</br> 陆涯之起初没在意。等回过头,他也陷入沉思。
</br> 他在想,他和第五玥是有可能的吧?</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