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 没把你当朋友
</br> 尤梦洁气不打一处来,但她没还手。
</br> 其实尤梦洁是个小人,她对第五玥只敢来阴的。现在能站在这里和第五玥对峙,已经是破天荒了。
</br> 尤梦洁说了两句骂骂咧咧的话,开始转入讽刺第五玥。讽刺的内容和回复帖里的内容差不多,无非就是拿第五琪的那些事说事。从头到尾和第五玥没半点关系。
</br> 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孩子会打洞。你妈妈就是个婊子,所以你也好不到哪儿去。第五玥,你以为陆涯之有多喜欢你?实话告诉你吧,他和我还上过床。
</br> 哦。第五玥并没有对此很震惊。
</br> 她对陆涯之没有感情,也知道陆涯之是什么为人,对陆涯之的所作所为只会觉得是情理之中。
</br> 但是尤梦洁不一样。
</br> 尤梦洁喜欢陆涯之了十几年。
</br> 在尤梦洁眼里,陆涯之是一个男神级别的存在,是一个一出场就让所有女生对他心之所欲的存在。怎么可能会有女生对陆涯之不心动呢?
</br> 陆涯之不是什么好东西,我之前就提醒过你,你不听,现在被他弄脏了,你竟然还得意洋洋的拿出来炫耀,我真不知道这到底有什么可好拿出来说的?
</br> 呵。尤梦洁冷笑一声:第五玥,你在这里装什么清高呢?你不会是嫉妒我比你先一步和他发生关系吧?
</br> 第五玥觉得尤梦洁疯了。
</br> 尤梦洁,我们今后是没的朋友做了,不过看在以前还是朋友的份上,我奉劝你一句,还是好好去医院做个检查。陆涯之那人不干净,身上不知道有什么病,万一传染给你可就麻烦了。
</br> 第五玥说完转身就走,留下尤梦洁一个人愣在原地。
</br> 尤梦洁蹲下身子,险些一屁股坐在后面的地上。
</br> 她知道自己不用去医院检查,因为陆涯之根本还没来得及操她就停下了。
</br> 她也知道陆涯之不干净,可是干净不干净跟他也没什么关系了。因为她知道陆涯之根本不喜欢她。
</br> 不喜欢到什么地步呢?
</br> 就是连她敞开腿把逼露給他操,心甘情愿的,毫无保留的把自己的第一次给他。
</br> 那一刻,尤梦洁没想过公不公平,对不对等,她只是想给自己十几年的喜欢一个交代。
</br> 人们总是愿意去相信自己想要听到的留言。
</br> 关于陆涯之,尤梦洁总是愿意给他找无数个借口,比如他是童年遭遇过什么不幸,比如他是有什么不得已的借口。
</br> 总之他的风流,一定会在遇见一个心爱的女孩后发生转变。
</br> 尤梦洁相信浪子回头,也相信陆涯之会浪子回头。
</br> 所以那天她虽然被催情药迷惑,但其实还远不到一发不可收拾的地步。
</br> 尤梦洁完全可以控制住自己,给陆涯之一个耳光,然后逃离那个现场,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br> 可她没有。
</br> 从本质上,尤梦洁还是希望能把自己交给陆涯之。
</br> 她在赌,赌陆涯之会因为她回心转意。
</br> 事实上,陆涯之也确实在浪子回头的路上了。
</br> 那件事过后,陆涯之发誓再也不碰别的女人,他甚至为之前做过的那些事感到懊悔。
</br> 他也会觉得自己脏,觉得自己做的是蠢。
</br> 但这些,不是因为她尤梦洁。
</br> 陆涯之的觉醒是因为第五玥。尤梦洁可能猜到了,但她不愿承认。
</br> 她从潜意识里不认为第五玥比她好,比她优秀。
</br> 所以这几天她去找人调查第五琪,揭发关于第五玥身边人的前后因果,然后写了一篇帖子攻击第五玥。
</br> 回不去了。
</br> 其实不是回不去了。
</br> 是她尤梦洁从来就没把第五玥当成过朋友。</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