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 居然敢下药?
</br> 祁琦说,红月亮的见效时间是一分钟,没说见效后所谓的快乐是什么。
</br> 但这对失恋后麻木绝望的尤梦洁来说不重要。
</br> 对尤梦洁而言,此刻只要能让她忘却那段不快乐的记忆,哪怕是暂时的意识死亡也行。
</br> 说是一分钟,可还没到一分钟,尤梦洁就感觉自己已经没了意识。
</br> 失去意识后,尤梦洁从石凳上跌落下去,整个人都软绵绵地瘫成一股棉花,除了呼吸还在,和死人看着没什么区别。
</br> 祁琦有点害怕。
</br> 按之前的研究情况,红月亮在服下的一瞬间,会让人感到飘飘欲仙的感觉,然后会在激素的作用下产生想要与人欢愉的状态。即便独自一人使用,也能达到性爱后高潮的感觉。高潮过后,人还会沉浸在此一段时间,然后才会逐步恢复意识。危险
</br> 祁琦是个纯科研狗,他对尤梦洁一点想法也没有。把这个药片给她纯粹是想验证一下自己的科研成果。毕竟这玩意还没在人身上试验过。
</br> 这项成果是他好不容易和赵子延申请才通过的,如果赵子延知道红月亮的初成品是这种危险效果,那么无论祁琦怎么解释,项目都会被暂停。
</br> 祁琦知道赵子延的专断不讲理,也知道他不会去允许任何人做这种危险项目。
</br> 祁琦在大脑里回顾一遍当初他给赵子延承诺的话,又想到红月亮在市场上的发展前途,一时间有点犹豫不决。
</br> 他挪了挪尤梦洁发硬的双腿,又拍拍脸大喊了几声尤梦洁的名字。都没反应。
</br> 最后,祁琦深呼一口气,卯足了劲把尤梦洁背着进了自己宿舍。
</br> 祁琦气喘吁吁地把尤梦洁从侧面的楼梯扛进来,好在是午休时间,宿舍又是在二楼,不算太费劲。
</br> 安顿好尤梦洁,祁琦给在医院工作的小姨打了通电话,用很委婉的语言表达了尤梦洁的处境。在得知没什么大问题后,祁琦按照小姨给的药方,决定去学校外面的药店买药。至少不能让尤梦洁出现生命危险。
</br> 祁琦穿好衣服还从刚才的楼梯下去。这一边,陆涯之从电梯里出来回到宿舍。
</br> 正值午后,太阳把人晒得有点发昏。
</br> 陆涯之开门,脱衣服,去洗手间洗了把脸,回来时却听见身后的门锁咔嗒一声。
</br> 他有点奇怪,因为平时的他和祁琦都没有锁门的习惯。
</br> 这时,尤梦洁从陆涯之身后绕过来。
</br> 她身上衣服有些乱,左边肩膀全露出来,胸罩肩带也掉了下来,少了以往的学生气,倒突出了几分风尘味。
</br> 陆涯之怔住几秒,反应过来,这是刚才被他拒绝的女人尤梦洁。
</br> 只不过,她怎么跑到自己宿舍来了?还是这幅风骚模样,让人看着心里发憷。
</br> 你怎么进来的?陆涯之换了双鞋,想着刚才拒绝尤梦洁的场景,不情愿地给她接了杯温开水。
</br> 尤梦洁迷迷糊糊地一屁股坐床上,只说:我,我下面,下面流了好多水。
</br> 说着,尤梦洁把一只手伸进自己的裤子里面,摸了一下又拿出来,凑在自己鼻子前闻了闻,皱眉:以前从没这样过。
</br> 陆涯之瞬间明白了。
</br> 他想,一定是赵子延。
</br> 赵子延这家伙就喜欢玩阴的,也不知道他安得什么心思?一方面让自己去泡第五玥,一方面又给他把尤梦洁送床上。
</br> 陆涯之冷呵一声,把手里的毛巾往凳子上狠狠一撂,嘴巴里暗自嘟囔:怎么,当我陆涯之什么了?我就那么不挑?什么烂菜都吃得下?
</br> 等陆涯之说完再回头时,尤梦洁已经脱光了。
</br> 操,居然敢下药?陆涯之啐了口:这可都是老子玩剩下的套路。</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