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 泡个妞,三百万
</br> 赵子延长了一张生人勿近的脸,只有陆涯之知道,他就是爱装。
</br> 装高冷,装有城府,装逼格高,装不屑一顾和玩世不恭。
</br> 可他其实最敏感,最玻璃心,最喜欢逃避。
</br> 在第五玥之前,只有陆涯之知道赵子延的内心戏。
</br> -
</br> 在国外读书时,陆涯之借着芦城同乡的名义接近赵子延,本以为两个富家子弟能志趣相投,没成想赵子延却一心扑在学术上,对他那些吃喝嫖赌的爱好嗤之以鼻。
</br> 陆涯之英语说得不好,又偏偏喜欢挑战自己,赵子延越不搭理他,他越是想把赵子延改装成一个好色机器。
</br> 赵子延总问陆涯之,问他性取向到底正不正常,如果不正常,那就别费工夫了。如果正常,就别没事总用他滚烫的热手掐他肩膀,还推荐那些又脏又无趣的女人给他。
</br> 陆涯之性取向正常的,他不喜欢男人,但他也确实不知道什么女人是干净且有趣的,也不了解一个伺候男人的性工具,要那么有趣干嘛?
</br> 结婚吗?他可不要。更何况就算结婚,也不需要对方干净有趣,门当户对、乖巧听话就行。
</br> 巧的是,陆涯之阅女无数,却没想过与他心目中的标准对象结婚。
</br> 你知道我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儿吗?陆涯之问赵子延。
</br> 赵子延对这种问题没兴趣,每次都直白地给陆涯之一个白眼,劝他改邪归正,浪子回头。
</br> 后来有一天,赵子延突发奇想问陆涯之:你去泡个妞,事成了给你三百万,然后你再把她甩掉,怎么样?
</br> 你觉得我差三百万?
</br> 多少钱你觉得合适?赵子延知道陆涯之不差钱,但除了钱,他不知道该拿什么谈判,总不能随着陆涯之纸醉金迷的堕落吧。
</br> 半晌,陆涯之讽刺地笑笑:这么恨?前女友吗?
</br> 赵子延没答陆涯之的问题,站起身准备离开。
</br> 行!陆涯之却突然开口:三百万就三百万,一分也不能少啊。
</br> 赵子延把一张相片递给陆涯之:事出紧急,此次我回国不一定能再回来,如果你有需求,来回的机票都可以找我报销。
</br> 学不上了?
</br> 赵子延:转回芦城的大学,已经联系好了。
</br> 这么突然?陆涯之有点不可思议。下意识告诉他,赵子延此次回国和照片中的女孩有关。
</br> 他拿起相片仔细看了看,大眼睛瓜子脸,太阳穴还稍稍有些凹陷,算不上大美女,但确实有种清新脱俗的好看,和那些网红脸不一样。
</br> 原来赵子延喜欢这种型?
</br> -
</br> 赵子延回国的第二周,陆涯之也回到芦城。联系了和赵子延同一所大学同一个专业。他本来就不想出国留学,这回可算找到了一个正当理由。
</br> 不过这理由是骗他自己的,就算真接到价值三百万的活,陆父也不同意他放弃国外的学业回国。更何况,陆涯之给家里所说的这三百万项目,根本不是和某公司洽谈的商务业务。
</br> 赵子延没所谓陆涯之回不回国,只把第五玥的电话号码和微信推给陆涯之,剩下的计划随他自由处置。
</br> 他知道陆涯之的本事,泡妞才是他的主业和特长。这方面,陆涯之是行家里手。
</br> 陆涯之自己也这么以为,所以没把这事儿当回事,只想着拿到赵子延的三百万以后,该买个什么颜色的跑车才好。
</br> 哪能料到第一步就栽了跟头。
</br> 他假扮了无数身份去加第五玥的微信都没通过,又打电话获取信任,效果也不显著。实在没了办法,陆涯之想,干脆按着打探到的地址寻去她家算了。
</br> 芦城显赫的别墅小区,陆涯之倒是不陌生。
</br> 门铃响了三下,一个中年男人开门,好像是管家。问他找谁。
</br> 陆涯之回答:我是第五玥的同学,麻烦问一下她今天在家吗?找她有点急事。
</br> 说完,他还把学生证递过去,一脸诚恳地从书包里拿出一本书:老师布置的一个习题,让我给她传达一下。
</br> 男人将信将疑地点点头,还是信了,然后进去好一会儿才出来,指了指二楼中间的一个房门,和他说:那是小姐的房间,不过我刚听里面没声音,您去二楼客厅稍等一会儿,她应该一会儿就回来。
</br> 陆涯之点头道谢,换好鞋子跟着进去了。</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