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 就这点力气?
</br> 其实第五玥心里也在打鼓,别说赵子延,就是随便谁直接硬杠,闹到最后肯定让对方下不来台。
</br> 不过她也想,反正赵子延就是想让她难堪。既然总要有一个人难堪,那就把这个机会让给他。
</br> 她回头,直直撞上赵子延的眼神:你这皮带多少钱,就当我买了送他的。
</br> 赵子延回过神,哈哈大笑两声,刚刚平落的心情还在大脑里蔓延,默了很久才说:你送他?他敢要吗?
</br> 保安自然是不敢要的,所以又把皮带递回到牟震手中。
</br> 钢琴课。赵子延自言自语。
</br> 他问牟震:牟叔,你觉得我钢琴弹得怎么样?
</br> 专业水平。
</br> 赵子延又问:那你觉得给我妹妹上课的话,是我爸请的老师教得好,还是我教得好?
</br> 牟震明白了,凑近赵子延小声答:那我让司机先回去了。
</br> 我有分寸,这件事别给那老东西透风。
</br> 牟震有点为难,但还是点头答应下来,看着第五玥被赵子延带回屋后,绞尽脑汁找了个委婉的理由,把风声透露给第五琪。
</br> 第五玥还从没想过,第一次进赵子延的房间,是被他掐着脖子进来的。
</br> 他力气大,她稍有反抗就有断气的可能,所以连脚下的步子都不敢慢,直到被他拽进房间关上门。
</br> 赵子延用脚踹了下第五玥膝盖后方,看着她跪在面前,手又伸过来掐住她脖子。
</br> 怕死吗?
</br> 第五玥哑着嗓子,费劲地答:不。
</br> 呵呵,行啊,不怕死的。
</br> 赵子延把手松开,第五玥一屁股坐在地上。
</br> 她捂着脖子,连呼了好几口气后,又抬起头看赵子延:不够用力。
</br> 赵子延听见了,但他不确定。
</br> 你说什么?
</br> 我说你,你,不够用力。
</br> 赵子延愣了几秒。
</br> 他开始重新打量第五玥,从头发到眼睛,从上衣到鞋子。
</br> 他之前从没把第五玥当回事,好看是好看的,可这年头根本不差美女,第五玥放在其中也没什么大不了。
</br> 赵子延在国外见过金发碧眼的大美女很多,第五玥也长得一双明眸大眼,但不知怎么地,和那些美女看着就是不一样。
</br> 她身上没有第五琪那股子风尘气,也没有杜美玲身上的贵族大气,也不是秀气,给人的感觉很复杂。
</br> 尤其是她瞪着眼睛看他的时候。
</br> 第五玥见赵子延不说话,就补充说明:没吃饭吗?就这点力气,还掐人?
</br> 现在赵子延能确定了,这第五琪母女俩果然都是疯子,神经病,没一个正常人。
</br> 他忽然就想到,上次第五玥还讽刺他那里小,这回倒好,说他没力气,真是一次比一次过分。
</br> 你他妈就是个婊子!
</br> 赵子延指着第五玥骂,本就不爽的心态被第五玥刺激后,已经变得有些癫狂,错综的神经交叉叠之,从人间落入地狱。
</br> 第五玥:你他妈只知道婊子这一个词?
</br> 你说什么?
</br> 这是赵子延今天第三次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br> 他本来想了十几种办法折磨第五玥的,但现在人被他关进屋子,一切都按部就班的时候,他手脚却不听使唤了。
</br> 这疯女人明明比他还小一岁,在这里装什么老成?装什么不要命?
</br> 他最见不得别人比他还不要命,说白了,他也是个疯子。</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