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包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恶魔法则 > 第四百零三章 【乔乔之心】
    ,最快更新恶魔法则 !

    这下轮到杜维发楞了。

    整个龙族?这个落雪好大的口气,好大的手笔啊!

    难道落雪之前认得乔乔?

    杜维的发楞,让落雪产生了误会,认为杜维或许是动摇了。

    别误会,杜维此刻的发楞,完全不是什么考虑落雪的开价。纯粹是被落雪提出的条件震惊了!他心里唯一的念头,就是仔细的琢磨:为什么在jing灵王的眼里,乔乔居然有如此价值?

    杜维的眼神充满了疑惑,看了看怀里的乔乔,又看了看落雪。

    落雪的脸庞上带着温和的笑容,眼看杜维“动摇”了,他悠悠笑道:“怎么样?郁金香公爵阁下。整整一支龙族!虽然龙族被我征服之后,因为一些需要,我已经下令处死了几十头龙。不过现在应该还剩下大约一百头左右。只要你答应我的要求,我以jing灵族之王的名誉向你承诺,我将剩下的这一百只龙全部送给你,作为你的私人奴仆!”

    杜维此刻略微定了定神,笑看着落雪,缓缓开口了:“哦?jing灵王阁下……那可是一百多头龙啊……难道你已经破除了‘遗忘冰原’上的魔法阵了?可以将一百头龙送到大陆上来?”

    落雪板着脸,淡淡道:“这是我的问题,只要你答应我的条件,我可以在未来的一年之内将它们送来给你。而且,我向你承诺。你可以得到jing灵一族地好感和友谊,即使未来发生了战争。jing灵族也会因为这份友谊而对你手下留情的。”

    jing灵王地声音里带着强大地自信。他自信。这样的条件诱惑,世界上恐怕没有人能抵抗。

    “的确很诱人。”杜维叹了口气。

    他脸上地表情有些古怪,低头看了看在自己怀里沉睡地乔乔。叹息道:“其实。这个女人没什么好地……她虽然长得还算不错。可是对于你们jing灵族来说。应该不缺美女吧。而且。不瞒你说,她这个女人脾气又暴躁,xing子也很激烈。身为一个女人,根本就一点都不知道‘温柔’。简直就是一条母暴龙。而且,动辄就喜欢对别人又打又骂,还常常威胁说要把我炼制成‘灵魂冰晶’,老实说,很多时候。我简直一见到她就头疼呢。”

    听完杜维地话,落雪的脸上露出一丝期待:“这么说。你是答应了?”

    杜维依然在笑。然后叹了口气,看着怀里的乔乔。眼神里居然露出了一丝难得地温和来:“可是。虽然我常常一见到她就头疼。可是呢……偏偏我已经习惯了有她这么一个暴力女在我身边聒噪,有的时候,如果她长时间不来找我麻烦。我反而会有些不习惯,甚至有些想她呢……所以呢……”

    杜维抬起头来。正视着jing灵王,一字一字道:“想要用一百多只大蜥蜴就换走她,那是不可能地!就算你能弄出一百多只神圣巨龙来。我的答案也是一样:不可能!”

    说完这话之后,杜维立刻心中催动了魔力,身体周围的光明之盾立刻自动旋转起来,杜维jing惕的看着落雪。以防被自己拒绝之后。这个实力恐怖的jing灵王就要翻脸抢人了。

    没想到,被杜维拒绝之后。落雪却丝毫没有暴怒地样子,他脸上露出了明显的失望之sè。但是却依然保持着一定地风度。只是深深惋惜地叹了口气:“是这样啊……郁金香公爵,难道你怀里的女子。是你地爱人吗?”

    “不,她不是我地爱人。她是我未婚妻的姐姐,一个总喜欢找我麻烦的‘累赘’。”杜维摇头,不知道为什么,说这话地时候,杜维忽然心里生出了一股奇异的滋味来,看着沉睡中地乔乔。忍不住就想起了当初自己“灵魂附体”赶走了赛巴斯塔之后,昏迷之中。乔乔收起了全部的暴戾xing子。细心温和的照顾自己地那段经历来。

    落雪捕捉到了杜维脸上闪过的那一丝奇异的表情。这个jing灵王再次叹息,他仔细的想了会儿。开口道:“好吧,郁金香公爵,虽然你拒绝了,但是这个女子,是我一定要得到地,所以……”

    杜维绝然道:“如果你要准备抢人地话,那么你不妨就动手吧!我虽然实力不如你,但是好歹我也是一个男人!而且在我的地盘上,如果被你单枪匹马,把我怀里地女人都抢走了,那么以后我也别混下去了!”

    听完杜维的话,落雪反而笑了。

    看着杜维身边转动地光明之盾,看着杜维jing惕地眼神,如临大敌一样的姿态。落雪轻轻一笑。jing灵王优雅地躬身往后退了几步,悠然的将双手负在身后,脸上挂着轻松地微笑,摇头道:“抢人?不不,您一定是误会了。我身为jing灵族之王,怎么能做出这种抢人的卑劣举动?我可不是那些粗鄙野蛮的兽人!jing灵族是有荣誉和骄傲的高贵民族,那些卑劣的事情,不是jing灵能做得出来的。只不过……我们可以来打一个赌,您看如何呢?”

    说完,落雪忽然从背后伸出一只手来,对着杜维屈指轻轻一弹……

    咻!

    一道淡紫sè地光芒划破天空,飞快的shè到了杜维地面前!这一道紫sè地光芒带着些许妖异的sè彩,让杜维惊骇地是,尽管自己面前的光明之盾旋转如常,可是这号称“最强防御术”的光明之盾,却丝毫没有能阻挡这紫光半分!

    杜维几乎是眼睁睁的看着这一缕紫光穿透了光明之盾,直接落在了自己的胸口,波的一声,紫sè的光芒之下一朵火花绚烂生出。这并不是真正的火焰,而是魔法的光芒,杜维丝毫感受不到火花地灼热。反而觉得胸口被紫光点中的部位,生出一股冰冷来。

    随后。他地胸前衣服被紫光点中地那地方。布料飘然脱落,露出了他的胸膛之上,多了一个紫sè的印记。那印记仿佛是已经溶入了他地肌肤一样!

    “这是我们jing灵族地魔法印记。”落雪含笑道:“为了表示对主人地尊重。我可以给你一个机会。我曾经听说。您当初去龙族神山地时候。和那位龙族族长进行过一场有趣的赌约。结果您赢得了赌约。我听说了这段故事之后,非常有兴趣。所以,我们不妨再来赌一场!”

    落雪说着。语气变得严肃起来:“原本我并不想为难你,但是既然你拒绝了我的提议。那么……郁金香公爵。从现在开始,我会和你玩一个‘追逃’游戏。我会留在这里,等上一天时间!在这一天里,你尽可以带着你怀里地这位女士一起逃跑或者躲藏到任何地方。之后,我

    会想办法去找你们……如果你们被我找到了,那么我会再给你两次机会!

    也就是说。我可以允许你被我抓住三次!抓住你之后,我会再次放了你,并且同样给你先跑一天!但是只有三次机会哦,三次的优待时间一过,如果你再被我抓住地话,那么。我虽然之前说过,我并不想杀你,而且我也不会食言,但是……我却可以把你们两人一起捉回去,带着你们和我一起回到北方!然后,在我们联军征服你们人类大陆之前,你和这位美丽的小姐,恐怕就要一直留在北方做客了!”

    他的这一番话。说出来的声音虽然轻轻柔柔,仿佛毫无威胁力。但是落在杜维的耳朵里。偏偏是落雪这么随意的口吻,却反而让杜维心中一寒!

    他明白。这绝对不是开玩笑!

    到底乔乔身上有什么是值得jing灵王如此在意地?!

    杜维盯着jing灵王,沉声道:“落雪,你就这么有把握?要知道,这里可是我的领地!你实力再强,可毕竟只是孤身一人!”

    “您说的没错。”落雪毫不掩饰道:“我个人再强,也只是一个人而已。您在这里拥有无数麾下的高手,更有雄兵数万,还可以随时象大陆上的其他强者求援……如果你们一起来的话,我自然是远远不敌地。不过……郁金香公爵,如果你那样做的话,那么就算是你先破坏了游戏规则!那么就怪不得我落雪违背承诺了!你应该明白,以我的实力,我不认为你们大陆上能有单独和我抗衡的强者!就算你找来再多的人,我最多不敌退走罢了,你们想捉住我,或者是杀了我,那是绝无可能!一旦你先违背的游戏规则,那么我就可以不用遵守我的承诺!郁金香公爵,那个时候,我会找一个机会,悄悄的取走你地头颅,同时,这位美丽的人类小姐,我一样可以悄悄地把她捉回去。”

    说到最后,jing灵王悠悠道:“我说了,我是高贵地jing灵,不喜欢把事情做得如此卑劣。所以,这个游戏,是我给你的一个机会!我保证,一个月之内,我给你三次被我追上地机会!如果你能坚持一个月之内,不被我第四次捉到,那么我就会离开这里,这件事情就此作罢。这是我唯一的让步,如果你不同意的话,我只能采取一些我不喜欢的做法了。”

    杜维听得心中不禁冒火!

    什么高贵!做强盗还要光明正大!

    杜维心中立刻盘算了一下,最后却不得不承认,落雪说的没错,如果自己拒绝的话,就算召集自己能找到的所有的强者,就算能赶跑落雪,可是想杀了他或者捉住他,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一旦惹怒了这个家伙,他跑掉之后,再悄悄的绕回来,无论是杀自己也好,还是抓走乔乔也好,都是可以做到的!

    实力不如人,实在是让杜维心里憋火。

    其实他也已经不差了,不满十八岁的年纪,修炼魔法的时间满打满算才三年,就从一个魔法白痴变成了天才的大魔法师,已经是神速。不过遇到落雪这种超乎想象的强者,还是没办法的。

    沉吟了好久,在落雪冷冷的眼神逼迫之下,杜维深深吸了口气:“我相信你jing灵族的名誉……所以,我和你赌了!!”

    “很好。”落雪居然人在空中。盘膝坐了下来,就这么坐在空中,悠悠一笑:“现在。郁金香公爵,您可以走了。一天之后,我会去追你……哦,差点忘记告诉你了,我留在你身上的那个紫sè地魔法印记,在三百里之内,我就可以感应到。所以,为了你的安全,你必须想办法保持在距离我三百里之外躲藏才行哦。所以,您最好不要想躲藏在楼兰城里了。我就在这里坐上一天。如果期间您违背了游戏规则,找了其他高手来围攻我的话,那么,结果如何,您是知道地!”

    杜维脸sè虽然平静,但是心中一股被侮辱之后的怒火。却熊熊燃烧。

    耻辱!这绝对是耻辱!

    在自己的大本营里,却被对手如此的羞辱!!

    可是,谁让对手是连龙族族长都无法战胜的jing灵王呢?光是一个龙族族长,当年都可以将甘多夫侯赛因赛梅尔三人联手打得落花流水了!落雪可是更强的存在呢!

    深深的看了落雪一眼——这最后的一个眼神里,饱含得意义,就连落雪看了。心中都微微一突。

    再也没有半句话,杜维立刻毫不犹豫的抱着怀里的乔乔掉头离开!人在空中,展开驭风法术离开了。

    jing灵王!今天地这个赌约,对我杜维的羞辱,我一定会牢牢记在心里的!

    落雪盘膝坐在空中,目送着杜维远去,他忽然轻轻的叹了口气。抬头看着天空,悠悠自言自语道:“嗯。能伸能屈,能忍人所不能忍。有才。有志,有魄……唉。落雪啊落雪,这么一个人类的俊杰。在战争之前,你真应该立刻杀了他才对啊!为了自己的骄傲,留下这么一个人类杰出人才地存在,是否是一个错误呢……”

    说着,落雪仿佛自嘲的笑了笑。

    耳边的风声呼呼,尽管西北寒冷的强风吹在脸上,却无法吹散杜维心中的火焰。

    居然被敌人从自己的家里如此“驱赶”出来,杜维虽然心中愤怒,但是经历了太多太多地杜维,已经完全懂得如何去控制自己的怒火。

    他并没有立刻就选择逃走,而是居然先回到了郁金香公爵府里,然后找来了菲利普,对他交待了几句,为了不引起臣下的恐慌,他只说自己要出远门一段时间。让菲利普在自己走后主持大局,杜维甚至连薇薇安都没有见,就直接带着乔乔离开了!

    在飞离了楼兰城之后,杜维立刻取出了一副飞天扫帚,乔乔依然没有醒来,他不得不把乔乔绑在了自己的身后,然后骑在扫帚之上,利用扫帚快速的飞行速度,尽可能的飞远!而且,这种飞行,还可以节约杜维的体力和魔力,比利用魔法飞行要省力气得多。

    杜维仔细得思考过了如何对付这个jing灵王,他原本想向东走。如果能顺利的逃到di du地话,或许可以利用di du的光明神殿来抵挡这个jing灵王……

    可是,教宗保罗十六世似乎依然没有从上次败于白河愁地那一战之中恢复过来。而且,神殿里,除了保罗十六世之外,就没有什么强者了。

    所以,杜维想了一会儿之后,立刻做出了决定,往北!

    他地目标是吉利亚特城。毕竟绿袍甘多夫此刻正在吉利亚特城里。而且,侯赛

    因统帅着自己地直属神圣骑士团,在外面cāo练,距离吉利亚特城也不远。

    吉利亚特城距离楼兰城,如果快马地话,足足有三天地路程。杜维计算了一下,以自己骑着扫把的飞行,大约可以支持两个时辰,毕竟飞天扫把现在地设计极限还不能长时间飞行。剩下的路程,自己需要再飞大约一天半就能到达吉利亚特城了。

    摸了摸自己胸口的那个紫sè的魔法印记。杜维心中更是郁闷。

    他已经尝试了一些办法,试图解除这个魔法印记,只要没有了印记的感应,他落雪毕竟又不是神!只要自己在茫茫人海里一躲,他难道还真的能找到自己?

    可以说,这个印记是关键!

    但是jing灵王的魔法果然厉害,杜维抓破了头皮。想了不少办法。可却无法驱除这个魔法印记。这一个印记之中,仿佛隐隐地带着一丝jing灵王地jing神力。紧紧地纠缠在了自己的jing神意识空间里,以杜维地本事,是无法排除了。

    用扫把飞行了大约一个多时辰。杜维计算了一下,大约已经飞出了距离楼兰城有两百里左右了。

    换了飞行术飞行了一段时间,杜维忽然就想到了一个关键地问题……自己看来是高估了自己的体力!

    高空飞行。并不是一件容易地事情。强风吹在身上,需要分出很多体力和魔力来维持方向,而且……杜维怀里还要抱着一个人!

    他jing心的计算着,确定了自己已经飞出了安全的三百里左右地距离,杜维决定立刻休息一下!否则地话。等自己体力耗尽了。落雪追上来的话。那么自己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

    更何况,杜维原本就是匆匆从吉利亚特城赶回楼兰城的!到现在还没休息一会儿,就又要赶路……

    落在了地面之上,杜维选择了一片树林旁。他从储存戒指里取出了水和食物。仓促的吃喝了一些,虽然连续长途奔波,身子酸痛不已,杜维却坚持着站了起来,在荒野之上。将星空斗气地基础动作,和大雪山地那套体术。都做了两遍。虽然疲惫依然,但是jing神却旺盛了很多。

    看着被自己放着躺在树干下地乔乔,杜维叹了口气。

    乔乔还没有醒来。看来她被那只黄金龙伤得着实不轻,就算是用了青chun不老泉。也没有能让她立刻恢复。不过再次检查了乔乔的伤势之后,她的呼吸还算平稳。脉搏也只是略微有些快,不过也算是沉稳有力。原本四肢几处断骨的部位。杜维也趁机用伤药给她治疗了一下。其实在青chun不老泉地作用下。大部分地伤势都已经愈合了。只是有些断骨的部位,毕竟生长起来。还需要一些时间。

    检查完了四肢,又想起了乔乔受伤……只怕胸肋的部位也有骨折,不过看着闭着眼睛的乔乔,杜维却迟疑了。

    毕竟是女孩子,检查胸肋,自然就要不免碰到对方的胸膛……

    叹了口气,杜维笑了笑。都这种时候了,尽快地把这个女人的伤治好。跑起来也快一点啊。

    他咬了咬牙齿。伸手就去解乔乔地胸甲,手指刚刚接触到了乔乔地左侧胸膛的下放部位。大概是激动至于,不免用力有些过,不小心在乔乔的胸膛之下戳了一下,就听见乔乔忽然发出了轻轻的一声“嗯”,似乎眉宇之间露出一丝痛楚地表情来,然后,乔乔的两条手臂居然立刻就抓住了杜维地衣襟。

    杜维赶紧缩回了手,抬头看去,就看见乔乔已经睁开了眼睛,一张俏丽的脸庞之上满是红晕,正用一种复杂地眼神,静静地盯着杜维。

    “呃……你,醒了?”杜维仿佛有些“心虚”地样子,忽然察觉到自己的手还戳在女孩子家地胸部下面,赶紧咳嗽了一声,把手缩了回去。

    “我只是想给你治伤……”杜维支吾了一句,还没有说完,却听见乔乔低声道:“你……不用解释,我知道的。”

    “呃?”杜维愣了一下。

    乔乔的脸sè却更红了,垂下头去,仿佛不敢看杜维的眼睛,声音更是低微:“我,我其实早就醒了。可是你给我喝了那个什么东西,很奇怪,我明明意识已经清醒了,可是却无法睁眼开口说话。不过周围的声音,我还是能听见的。你……你和那个落雪的对话,我大概都听见了。”

    杜维放心了,又道:“那你现在怎么又能说话了?”

    乔乔横了杜维一眼,忽然就怒道:“你……自然是你刚才……我心里一激动,就发现自己能动了!你……你给我喝地那个奇怪的药水,可真古怪,我原本以为自己死定了,却没想到现在还能活过来。”

    杜维这才放心了,强忍着尴尬,又问了乔乔身体感觉如何,确信了乔乔没有大碍了之后,才苦笑道:“这样也好,看来那青chun不老泉果然有效果,我想最多明天地时候,你就生龙活虎了。”

    随后杜维叹息道:“既然你一直都听见了我和那个落雪地对话,那么你应该也知道咱们现在地处境了。你有什么办法吗?”

    杜维问完之后。去看乔乔。却发现乔乔居然垂着头,似乎有些魂不守舍地样子。对于自己的问题,这个女人居然仿佛丝毫没听见一样,眼神有些迷离茫然。杜维又叫了一声。乔乔才猛然反应过来,只是表情却有些惊慌扭捏地样子。

    她没有回答杜维的话,却忽然用一个极低的声音。低声道:“杜维。你……我问你,你为什么不答应那个jing灵王地条件呢?我……”

    “别开玩笑了!”杜维撇撇嘴道:“如果我把你换了出去,绿帽子老家伙知道了,还不直接把我捏死了?”

    乔乔的眼神里立刻露出了一丝失落,忍不住低声道:“难道……你只是因为这个?”

    杜维哈哈一笑。强作欢笑的样子。拍了拍乔乔地肩膀。笑道:“当然不只这个了!虽然你这个人脾气又坏,麻烦又多,不过毕竟你是薇薇安地姐姐!说起来我们以后还是亲戚呢!我怎么能把你随便就换给别人?况且,你也不是我的私人财产啊。”

    乔乔眼神里的失落更加浓了。听了杜维的话。不声不响的低下头去,仿佛情绪很是低落。

    过了好久,杜维拿出了食物和水,递给她地时候,乔乔才终于再次抬起头来。这次,她美丽地眼睛里。却闪动着光芒。仿佛是用尽了所有地勇气,直直的盯着杜维,虽然脸sè绯红,可是语气却很坚定。

    “杜维……你。我听见你和那个落雪的对话,你说‘我的乔乔’。这话,是……是什么意思?”

    杜维呆了一呆。然后哈哈一笑:“啊?这话,我说过吗?哈哈。我自己都记得不了啊。不过就算说过了。也没什么意思啊。毕竟你现在名义上还是我地属下呢。这么说……呃,似乎也没什么不妥吧。”

    啪!

    杜维才说完,就听见这么一个声音,低头看去。却发现乔乔地一只手,刚才一直捏着一枚树枝。听完了杜维的话,手指不觉用力。那树枝立刻就被折断了。

    乔乔原本绯红地脸,立刻就变得苍白,用力咬了咬嘴唇,深深地看了杜维一眼。不再说话了。

    略微休息了一下,杜维问乔乔能否继续赶路。乔乔似乎反应很是冷淡,简短地说了一声可以。然后看着杜维又要来抱自己,乔乔却不知道哪里来地力气,一把推开了杜维。怒道:“我已经醒过来了!不用你抱!”

    说完,她自己勉强扶着树干站了起来。

    杜维苦笑了一声:“你伤还没好……”

    “我自己能飞!”乔乔俏脸含霜。可惜。她毕竟断骨没有愈合。刚勉强走了两步,一句咒语还没念完。就疼的连连吸气了。

    杜维叹了口气,从后面走了过去,不容置疑,一把就把她强行抱了起来。乔乔连连呼喊,虽然口中叫骂,但是杜维却能明显感觉到,乔乔推自己的手,却仿佛并不是很用力……

    呃,如果她真地用力推自己地话,毕竟她是八级武士啊,就算是受伤,只要她真地有心推开自己,只怕一个风刃就劈过来了。

    乔乔再次被杜维横抱了起来,却忽然就安静了下来,双手还顺从地勾住了杜维地脖子。杜维就感觉到肩膀上一暖,乔乔地脸蛋已经贴在了自己的肩窝处。

    这个角度,杜维看不见乔乔的脸sè,此刻他也不敢多想这些,认准了方向,就重新施展驭风术,朝着北方继续飞行了。

    这一飞,就一直飞到了第二天地晚上。

    杜维计算了一下路程,大约距离吉利亚特城应该不足百里了。

    杜维此刻只觉得浑身酸痛,骨头都仿佛要散架了一样。虽然jing神力和魔力还是绰绰有余,可是身体却实在坚持不住了!体力的透支,使得他身上的汗水已经浸透了衣衫,额头地汗水不停的流下来,弄得他眼睛旁痒痒地。

    就在这时候,忽然一只小手轻轻的抚上了杜维地脸,轻柔的为他擦去了眼角地汗水。

    杜维一愣,下意识的低头一看,却看见乔乔仰面看着自己,那从前冷冰冰的脸上。此刻却充满了毫不掩饰的柔情。一头银sè地长发。柔顺地披散在自己地手臂之上。

    那眼神之中地分量。让杜维心中一慌。他差点儿就从天上掉下去。

    终于,杜维感觉到自己的体力耗尽,他再次落在了地上。把乔乔放在了地上。然后喘息了会儿,道:“还有大概一百里了……我们休息一下,然后再加把劲儿。就能感到吉利亚特城啦!”

    看着杜维疲惫地样子。乔乔感觉到心中又痛又软,终于再也忍耐不住了。高声道:“杜维……我,我有一件事情,现在必须要告诉你了!”

    “啊?”杜维皱眉:“你……”

    “你是打算。到了吉利亚特城。见到我的老师之后,认为有了老师地帮助,或许可以对付那个落雪吧?”

    杜维点了点头:“虽然未必能打得过他。不过有了绿帽子老家伙地帮助。帮我们周旋一下,让我们逃跑得远一点。或许能做到。”

    “那么……我就不得不和你说实话了。杜维……这件事情,老师他一直严令我不许对任何人说。尤其是你!”

    杜维看着乔乔凝重地表情:“什么?”

    乔乔似乎有些不敢看杜维地眼睛:“你还记得。上次我随老师一起去了龙族神山吧?”

    “记得。”

    “就在那次。老师受了很重地伤。本来他是有机会愈合的。只是回来地路上,又遇到了那头黄金龙。老师xing子太过倔强。一定要杀了那头黄金龙。原本他的伤就很重。却一意孤行。不顾身体的强行勉强和那头黄金龙决头。最后虽然终于把那头龙屠了……可是,老师地伤却更重了!事实上。后来他老人家虽然一直在修养。但是他却已经偷偷告诉我……”

    杜维已经意识到一丝不妙了:“告诉你什么?”

    “他地伤,其实一直到现在都没有好。而且,因为那次严重的受伤。使得他地jing神意识受到了极大地创伤!虽然后来身体地伤愈合了,但是他的实力。却一直没有愈合……所以。老师告诉我,其实他已经没有圣阶地实力了!现在地他,只保留剩下了大约仈jiu级魔法师地实力……而且,因为当初受伤之下还强行屠龙地结果。他地jing神意识空间的创伤,恐怕一辈子都没法恢复了……也就是说。他这辈子,已经不可能重新成为圣阶了!这件事情。他,他老人家一直要我严守秘密,不许告诉任何人,尤其是你。”

    乔乔地语气沉重。这才抬起头来看着杜维,低声道:“所以。如果我们想请老师来对付那个落雪,恐怕……是不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