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包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孩子的老师,我认识 > 第二十二章
我说那不对吧,没有 100至少得有 90 多吧,怎么才 80 ?!她并没有和我装傻,直言前一段时间借给别人十万块钱;我问她借谁了,她犹豫了一下,但是坦白借给儿子老师了,她知道我有点芥蒂这个人,但这次没有撒谎,毕竟借这个数目的钱不是小事儿。
我听完心理倒释怀点,但带出不悦的表情,「你为什么借他钱!?」
「他买房暂时凑不够,就跟我开口说了这事。」
「再说这不是小数,你怎么都不和我商量一下擅自就借出去了?」
「他说用不了多少天就还,所以我也没和你说」她也直言不讳。
「沈茉溪,本来我不想说这个了,没意思,他买房缺钱凭什么跟你借钱,你还就借他,我说句直白的话,你和他有【借钱】这交情吗?前些天咱们因为这事儿争执过了,儿子看到的你说诬蔑,无中生有,但这借钱是实实在在的了吧!」
她没有表现出情绪,「我为什么不和你说,不就是怕你这样。郭锰,今天有些事情我还是要把话和你说开了,要不这样也不好。」
「你说!」我倒要看看她说什么。
「郭子晨现在是什么情况你知道吗?副班长,语文课代表名;这次月考全班第 5,在xx中学全班第5 ,你听了也挺自豪的吧;但你知道他这成绩是怎么来的吗,你认为你儿子是天才,聪明绝顶?他的天赋你多少也应该知道点,按小学的方式来教育,他现在全班不是垫底也差不多了。为什么现在这孩子能这样,你不想想吗?我有和你讲过,你我有什么人脉,靠什么去维护老师的关系,如果没有班主任老师的重视,我姓沈的给你郭家培养不出这个成绩的儿子。」
「这个年代,你不是天才你拼什么呢,就郭子晨的那个自律性,在这个学校你真指望不相干的老师会紧盯不放吗。我靠什么维系和老师的关系,只能表示出对教育重视的诚意,多去沟通,家长态度认真对待,老师就不会放弃,如果不是老师耐心的指导教育理念的转变,还有在班级里给以的自信和帮助,你儿子真没有多大的希望;这还不够感谢人家吗,这个老师是最适合郭子晨的,你说再让我和小学一样,每天紧盯着他辅导他从而能跟不落下学习,我真的没有那个能力,而且这根本就不是一条正确的路。那除了去巴结老师,我真的没有别的方法能让他来鞭策郭子晨。」
「你完全可以在之前和我说这些,我也不会拒绝」我说。
「我和你说过,你不是怀疑我和老师之间如何吗。其实坦白些说,人都没有那么高尚,毫无原因就帮你,我可能也就还算是风韵犹存,人家看着还不觉得恶心而已,所以老去追问沟通不至于让老师烦我。所以他信任你,就敢于接受一些小行贿,其实也就是塞个购物卡之类,但这样换来郭子晨的进步,换来每一节课都要他回答问题,各科的老师也不同程度重视。如果你认为我这样不对,那没有问题,孩子谁来去重视,你有别的门路让他高歌猛进,我可以退出,但只求你爸妈不要来指责我,指挥我该如何教育孩子!!」她说的情绪越来越激动。
「你和他之间有没有其它的事情?」我还是问出来。
「呵呵,我知道你就是担心的这个,我再说一遍,没有!人家是海外留学回来的高材生,也有美满的家庭,连你都懒得看我,人家能看的上我吗。」她不屑的回答。
她说的这话让我也挺尴尬的,这几年我确实对她表现不出什么兴趣,可大多夫妻不都是会失去新鲜感吗。
「那,你喜欢他吗?」我问她。
她撇着嘴斜视了我一眼,无奈的说「不」
「好吧!」我只得相信她的话,有这个【不】字至少够自我欺骗了。
「我所作是为了你家的理想,也是我的理想,把儿子培养成材而已」她说这话时淡定坦然,我也参不透全部的意思。
我点下头,也许她说的是对的,老婆其实是很有想法也很聪明的人,很清楚底线原则是什么,既然直白的这样谈完,她坚决否认,也不必再多说什么了,确实儿子进步是毋庸置疑的,对于我来说能怎么想,这老夫老妻多年了,退一万步讲,即使苏琦真的吃了她几下豆腐又能如之何,有什么等儿子成功之后会有清算;
这日子就这样过,转眼初一就在这样的不平静中过去了,儿子期末成绩稳固在前五名,按此形式发展下去是相当的乐观,迎来初中以来第一个暑假,我公司这时还挺忙,全家还是抽空去了满州里,时间紧五天回来了,老婆说儿子的假期安排的很紧,她现在的思维性、逻辑性、可比儿子上小学时有了明显的提高,就简单的听她说几句,针对性极强,需要强化的科目安排一对一,而初二的预习班占据了大部分时间,其次就是运动项目游泳,打球之类的,这个就不多说了,儿子现在成绩提升,也成熟沉稳了好多,好像这一年一下就长大了,从满州里回来我又继续忙起来。
接了个学校的项目,给新教学楼的班级安装调试多媒体设备,是一个朋友揽下来的,他一人弄不下来就拉着我一起做了,挺辛苦不是很肥的差事儿,但还有点赚头。
回来之后也没和哥几个聚呢,确实太忙了,昨天晚上谭晓亮在群里呼应,好几天没聚了,该喝点了吧,有几个人响应,而苏琦说明天有别的事情,拒绝了,我们这个群就是这样,能来则来,不能来也不勉强,我明天还真能稍休息一下。
晚上回去和老婆说明天晚上有个饭局,巧了老婆说她也有个局,某某闺蜜要出国,大家吃个饭欢送一下,可能回来会比较晚。
我发现她今天新做了个头发,明显的柔顺笔直,指甲也是新做的,艳红色很扎眼但我不喜欢,漂亮有余但显得有些轻浮。
同时我的第六感觉得有点不对,有个闺蜜要出国?我记得苏琦说过他放假过几天就要走了,去国外找老婆团聚一下。莫非?我没和她多说什么。
然后我专门在群里艾特了苏琦,问他啥时出发。前些天他们聚时我去满州里了,可能和他们说了没有告诉我,苏琦答复是后天,在这时我脑子动了一下,想要试一件事情,如果我没猜错,老婆明天晚上是不是要和他吃饭,给他践个行的意思?于是我在群里故意说他要走了,为何不陪兄弟几个吃饭,其实就是有意的架他,让他不好意思,另外几个也有人起哄,我就是想逼他如果是和我老婆的饭局改变他的计划。
第二在我又说他【他明天这要走了,一个月呢,哪怕过来见面待一会儿就走呢,你不露个面也不合适吧】,他愣是让我给挤兑的没办法,无奈的同意了。
晚上如约到局,找了一家离他家不远的烧烤店,这夏天户外烧烤了显然就是为了多喝会儿。这样的局,你要是来了想走还真不容易,这也是熟了的兄弟朋友间互相闹,既然来了我们这个局,说明另一局也没多重要的事儿。
于是左一杯右一杯的开喝,我格外热情,感慨夸张说他要出去了,还挺不舍之类的,就是为了劝酒,他一喝上后,开始我说再待会儿,好多天没见到你了,后来是干脆你那边就推了吧,又不少你一个,这都快8 点了。
苏琦的酒量不算好,被猛灌了几杯之后,情绪也上来了,劝了几番之后,他也就算是默认了。其间他摆弄手机发信息,我坐的有点远没有注意,后来起身离开打了个电话,回来后继续,开始他确实有点魂不守舍,后来喝的起兴了也就高兴起来了,那晚我们真是没少喝,好多天没聚了也想喝了,我也刻意有点灌了苏琦,他离桌时吐了酒,基本就快要断片儿了,我们几个把他先送回家,他说头疼死了,回家就直接睡了,明天下午的飞机,然后我们几个分头回去了。
我回到家之后时间其实不算太晚,果不其然老婆在家里,她正座在沙发上有些无聊的刷平板看,看我进来了也没有特别反应,平淡的说了一句,「回来了?」
「哎,你不是晚上也有饭局吗?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我装做挺惊讶的说。
「她(他)突然有别的事情,取消了!」
说这话时,她倒是装出很轻松的样子,但是我能明显看出她眼里隐匿了掉的失落,这时离近了在灯光下我才看到,她是多精心的化了妆,厚重的粉底脸色白嫩透亮,长长的假睫毛,眼线勾的特别细致,淡粉色的眼影,唇线描的也特别有层次,雅诗兰黛 333大红色唇彩,这种大红配她偏白粉底色差真明显,整个人看起来年轻了很多,虽然显得有些妖艳。我老婆化妆的技术是有天赋的,只是我平时也不太关注罢了,研习化妆品是她一大爱好,我都是听她总嘟囔知道一点,说完她把眼神移开装做无所谓的继续看手里的平板,但这阴云笼罩在脸上可是抹不掉的。
我看她这样的神情,内心不禁有一丝快意,随手偷拍了一下,但随之也有一丝酸楚,快意是我破坏了她们之间本约定好的至少是有暧昧气息的二人晚宴,而酸楚也是老婆那因为在乎而不开心显得失落的神情。
她们之间除了晚宴还会有无尽的可能,也许共赴某个高级酒店,昨天老婆刻意说了一句,可能会回来的【很晚】。那在宽敞高级豪华安静的房间里,整洁舒适的 2米宽大床,俩人搂在一起岂不是能随心所欲的上面翻滚!
老婆化了这么娇艳明显带着性感成分的妆容,肯定不光是给他看看而已吧。临出发前的夜晚能给他一次快活,对于二人来说多美妙的体验,她失落的神情显然深层次就是因为错失了一次与他在那张大床上翻云覆雨的机会,她心底不定要有多痛恨那个插队破坏了她计划的混蛋,她更不会想到的那个主使人会是我。
照片我只能发出一部分来,您就理解她当时的状态,拍这个照片时我没有想过是为了发到这里的。(另,请部分读者朋友们不要再私信我追要完整版照片之类的事情)
「啊,这节骨眼放鸽子可有点差劲」
我表示对她的同情,其实用意更多是煽风点火,也许是外人看来我够阴险,那没办法,我不是圣人,即使没有那个事儿,我也不会舒服,所以我这样做。
「呵呵」她没抬眼无奈的摇了下头,看来真往心理去了!这可以理解,苏琦这做的也确实差点意思,这肯定是比我们要早之前就约好的事情,我们孩儿的妈这意思准备了一天,看这妆化的,基本已是她这种业余选手的极致了,也不知准备什么漂亮衣服。可一切被临时取消了,放了鸽子,换谁心理也不会舒服啊,苏琦肯定也不想这样,也不能完全怪他,但喝多断片儿了,你怪谁呢,这算是我用了一次挑拨技吗?
看她那有郁闷的神情,我心想既然是这样,那我何不再添点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