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包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龙域 > 第一百七十一章 剑指罗马(上)
    ,最快更新龙域 !

    面对屠杀式的一桩桩劫掠,整个欧洲的地下势力都沸腾了!一时间风声鹤唳,人人自危,虽说被屠杀抢劫的都是见不得光的黑暗势力,但连续这么多大的动静发生,就连官方都似乎有了察觉,各方面的力量也都慢慢渗透了下去,期望找出这个乱源。

    不过很快,这种侦查和追踪就在一种说不出来的理由下,各自收手,三缄其口,因为能够从容面对死亡的人还真是不多,真有那几个从容的人,最后的下场也是半点线索也查不出来,就算查出来点,他也开不了口了!

    而且还有一件让政斧头痛的事就是面对最近陡升的巨大交易流量,频繁的地产过户,明明都是异常,都是线索,可按正常程序来看,却完全合理合法,但如果他们想要动点歪脑子走偏门去深入调查,运用非正常的权力来干涉一下,那么不出一天,绝对也就有非常的力量插手进来……面对整个欧洲的混乱,此时楚天域正端着一杯三千多年的葡萄酒,一脸微笑的和正处在兴奋状态的费尔南迪轻轻碰了下杯,然后浅尝即止,而费尔南迪则是一口干了底朝天,然后非常陶醉地卷了卷舌头,道:“过瘾啊,过瘾啊!这老家伙的珍藏我早就惦记好久了,没想到今天终于如愿所偿了,哈哈!”

    楚天域看着费尔南迪的表情,不禁摇了摇头,其实这所谓三千年的珍藏,一股酸泱泱的味道,根本就不好喝,不过楚天域也知道,费尔南迪陶醉的并不是这个酒的味道,而是能够喝到这个酒的渴望终于得到了满足!

    不过楚天域真的没想到他们的合作居然会这么完美,真可以说是各取所需。不过现在令楚天域有点后悔的就是那1000亿欧元的竹杠真是敲小了,早知道这个老家伙的势力这么雄厚,就在后面再加个零了!

    想想也能理解,这个老家伙几千年的经营,有这样的势力也在常理之中。怪不得他能够特例独行于整个欧洲血族,他背后的第一佣兵组织坠天,可谓功不可没!这事要不是机缘巧合地跟奥尔西尼公爵谈起过,说是有个朋友会帮他找佣兵,让奥尔西尼简单地介绍了几个顶尖佣兵团的情况,当然这里面就包括了排名第一,也最为神秘的坠天的一些情况,这才让楚天域和那天晚上费尔南迪一脸得意介绍什么佣兵的情景给联系起来,大胆地猜出了费尔南迪的底细。

    没想到坠天还真是这个老家伙手中的底牌,再一联想老家伙的岁数和坠天佣兵团每次都犹如天价一般的红火生意,所以,楚天域当时才大胆地敲出了1000亿元的竹杠,本来还想到他会还个价什么的,可费尔南迪虽然一脸的肉痛,但却爽快的答应下来,让楚天域有了种明明一拳已经打了下去,但还是意犹未尽的感觉一般。

    而且这1000亿看似天文数字,但对于要控制半个欧洲来说,这也不算是多大的投资。唉,错过这次,也只有看以后有没有机会,再狠狠地给费尔南迪敲上那么一下!

    “你把这里的主人怎么样了?”楚天域收回思绪,像是想起什么来一般突然问道。

    费尔南迪知道楚天域的所指,有点不好意思地说道:“呵呵,那个老头跟我又没过节,最多也是我想喝点他的酒,他小气的不让,所以这次路过……嘿嘿,就这么点事情,所以借着你的光把他制服后,我也就没为难他了!而且除了喝他的酒外,其他的东西,我可什么都没碰过!”

    “嗯,那好,不知道为什么来到这里,还有看到那个老血族,竟然这么甘于平淡,我突然有了种宁静的感觉,也许这个地方,我们真是打扰错了!而且我想我们这阵子闹腾的也够大的了,也该去办正事了,听说罗马那边好像已经有所行动了,来个解决也好,等这边事完了,我还要赶回去。”楚天域平静地说道。

    “什么,就闹腾这么几下就不玩了,那,那我怎么办?”费尔南迪一听,立马就瞪大了眼睛,一脸不可置信地说道。

    顿了顿,费尔南迪又说道:“真搞不懂你是怎么想的,我要有你这个实力,我早就‘艹他大爷’地艹到罗马了,还等什么机会,什么事情能比直接把索恩那小子宰了来的痛快!怎么样,现在我的人手随时恭候着,只要你有这个意向,我们立马就动手!”

    显然这阵子,费尔南迪整天跟楚天域待在一起,没少学点中国的嘴皮功夫,楚天域看着费尔南迪一脸怂恿的表情,心想这老家伙一路上跟着他左刮刮右刮刮的,真上瘾了啊?想到这里,不禁没好气地随口打趣道:“不会是你又看上了人家大主教那里什么宝贝东西了吧?还是说那里又有你惦记了千年的什么特殊嗜好的东西在里面?”

    听到楚天域的调侃,费尔南迪一下就急了,一脸的神圣,手还像模像样地捂在了胸口,非常虔诚地说道:“哪里,哪里?怎么可能呢?楚,你真是太小瞧人了,我费尔南迪可是血族里的傲神耶,怎么可能会有如此龌龊的想法,纯粹是热情而无私的帮助,绝对无私的帮助!”

    最后重复的那一句,仿佛是给他自己这句就没什么底气的“帮助”加点份量一般。不过,口中如此说着,他的思绪也早就飘到了罗马,想着索恩那老小子收藏的无数珍奇异宝和他手上的那柄代表教会最高权威的红宝石权杖,那红宝石真大真圆真滑啊!听说里面还蕴藏着宇宙的奥秘,真是个好东西啊!

    想着,费尔南迪的千年口水已经不由自主地挂上了嘴角…………

    “阿嚏~~”一个密室之中,索恩大教父手中握着圣焰权杖的手突然就是一抖,同时一个喷嚏重重地打了出来,不由摸了摸鼻子,很是纳闷他怎么还会有这个现象出现。

    而他身边正躬身站立的一个身材瘦长,独眼,身穿黑色教袍的教士,也是不解地问了声:“主人,你,你没事吧?”

    “没,没什么事,你继续说。”索恩大教父一摆手,神情一整地说道。他可不想在手下面前讨论这个连他也觉得没什么面子的事情。

    “主人,最近突发的事件,对我们的计划影响真的是很大,我们有几个重要的据点都受到了重创,特别是最近突然发生的对各个血族家族的屠杀与劫掠,让我们以前联系的几个战略同盟可以说是瞬间瓦解,白白花费了我们那么多的精力和代价。”独眼教士说道。

    索恩一摆手,打断了他的话语道:“这些就不谈了,我想听听你的意思和对这件事的看法?”

    独眼教士低头沉思了一会,才摇了摇头道:“神秘,真是一股神秘的力量,我真是想不出我们欧洲范围内哪还会有如此强悍力量的势力!”

    “有谁说过这股势力就一定是欧洲的?”索恩一脸平静,手指缓缓摩擦着权杖上那颗硕大的红宝石说道。

    “主人,你,你是说这都是外来势力干的?不可能啊!按照他们对于欧洲的熟悉、下手的老道和准确,绝对是非常了解和熟悉整个欧洲环境之人。就算是有势力内外勾结,我也想不出来,他们闹出这么大的动静,这么做又有什么目的?那不是自找麻烦吗?而且他们针对的大多数都是血族,表面对我们也没什么威胁啊!就算前阵子那个黑影,也不能说这一连串的事情就有着什么必然的联系吧!”

    “哦,感谢亲爱的上帝,你终于能够把这两件事给联系起来考虑了!”索恩做了一个手势,略带夸张地说道。

    那个独眼教士脸上一红,但显然他还有自己的看法,遂顿了顿,像是考虑了好半天,才说道:“这个我有考虑过,不过以我看来,这两者的联系不大,第一次出现的黑影明显就是针对我们而来,上次跟主人也分析过,这个敌人最大可能就是奥尔西尼或是他请来的帮手。而这次,虽然都是屠杀,但是这次可是明显带有劫掠的姓质,而且针对的又是血族,我想,我们和血族联盟的事,也只有我们和他们的三大神主知道……所以,我认为这里面应该没有什么联系。”

    面对下属的话语,索恩也陷入了深思,他的话不是没道理,索恩自己也想过,但总觉的事情并不是想象地那么简单,所以索恩才故意用话语刺激那个独眼教士,希望通过他的话和分析,再来坚定自己心中原先的想法。

    想到这里,索恩心中就是一片恼怒闪过,把那个早就已经下了地狱的克里古又狠狠地诅咒了一番,要不是他办事不力,接待几个人都能莫名其妙地客死他乡,而且他死就死吧,还把那几个非洲祭祀的姓命给搭上,让他彻底断了眼线,否则现在,他也不用在这里东猜西测了!

    还有那个沙威,不仅把他的庄园无缘无故地送给别人,而且还像是人间蒸发一样消失,因此对于那天的事情,居然就再没有人知道里面具体发生了什么。

    只是依稀得到消息,似乎出事的那天,沙威请来了一男一女两个客人……还是没头绪啊!索恩不禁摇了摇头,像是要把最近所有不愉快的事情都忘掉一样。而他旁边的独眼教士也知道他主子的烦恼所在,连忙开解道:“主人,你不用烦恼了,反正过两天,仅存在奥尔西尼那个死硬家伙手中的最后一块圣力徽章就可以到手了,到时候,整个红色依鲁骑士团就可以由主人您来亲自调度了!”

    看着索恩脸色稍微缓和了下来,那个独眼教士继续拍马道:“嘿嘿,其实以主人的实力,就算没有那个什么红色依鲁骑士团,照样也能够横扫整个欧洲!”

    “废话,我要是能够放开手脚,还费这个劲干吗?”索恩斥道。

    那个独眼教士见马屁拍到马腿上了,连忙陪着小心道:“主人,那我们下步该怎么走?”

    索恩并没有说话,而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一般,陷入了深思,良久,才抬头冲着那个独眼教士莫名其妙地说了句:“你说是不是结果决定了一切?”

    独眼教士也不知道主人到底是什么意思,想了想,才小心地道:“应,应该是吧!”

    索恩听完之后,一顿手杖,恍然大悟道:“结果,对,就是结果!我说我一直感觉到什么不对劲了呢,最近发生的事情看起来杂乱无章,没有任何头绪,但实际造成的结果就只有一个,那就是我们的实力被削弱了!”

    “主人是说……”独眼教士也有所明白了。

    “不错,我们根本就不用管这些事情的表象,现在的结果只有一个,那么我再反过来想想,这个唯一的结果,对谁最有利?谁又能够从中获得最大的好处?这样一想,那么我刚刚的猜测就有了依据和答案了!”索恩大主教两眼放光地说道。

    “受益的只有那些古老家族,而其中更以奥尔西尼那边为代表,我说他们怎么突然收敛起实力来,原先还以为他们要对付那黑影呢!现在主人这么一说,那他们的可疑就最大了!”

    “奥林,那个纹章什么时候能够弄回来?”

    “大概就这两天了吧!”

    “好,你现在就去安排人手,看来如今之事,你难免需要亲自跑一趟了,对了,你顺便联系下格莱儿,让他们配合你们行动。好啊!也应该我们给他们来个‘结果’了!”索恩吩咐道。

    “是,主人,你说的太对了,什么现象都是假的,只有结果是最真的,不管什么神秘人也好,还是现在的这股力量也罢,我们所要做的就是只要搬开我们自己的绊脚石,嗯,这个绊脚石首选就是奥尔西尼那个家伙!不过主人,我们总要找个理由吧?否则……”奥林兴奋的说道。

    索恩点了点头道:“理由,哈哈,就说那个黑影是他安排准备颠覆教会的一个阴谋,或者说是他和格莱儿内外勾结,故意让依舍城堡成为了一堆废墟,随便你怎么说了,记住,我只要最后的那一个‘结果’!”

    “遵命!”

    ……

    “父亲,不好了,博古烈突然失踪了,而且守护纹章的卫士也被人从后面袭击……”

    还没等气喘吁吁的索菲亚说完,奥尔西尼公爵就摆了摆手,道:“行了,这些我已经知道了!索菲亚你先下去吧!”

    “父亲?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你,你不就不着急?”索菲亚惊讶地问道。

    面对索菲亚的问话,奥尔西尼还是那副表情,道:“你去看看你的那几位叔叔过来了没有,到齐的话,你就先招待着,我一会就过去,行了,不用再多说了,现在按我说的办就成了。”

    见索菲亚还不死心,奥尔西尼最后又以非常严厉的口气加了一句。

    打发走索菲亚后,奥尔西尼公爵不由陷入了深思,好一会,才睁开眼睛,仿佛像是下了什么决心一般,一拍座椅的扶手,喃喃自语道:“是生是死,就看今天的了!楚,但愿你真向你表现出来的那样强大,否则,我们七个家族的命运也就到头了!”

    会议室里,另外六个家族的成员已经济济一堂,并相互交头接耳,议论纷纷,直到奥尔西尼公爵出现,众人才静下声音,将目光集中在了他的身上。

    “各位,真实的答案,今晚将会呈现在你们的眼前!对于索恩大主教的所作所为,你们的眼睛将告诉你们一切!”奥尔西尼进来后,并没有过多的客套,直奔主题地说道。

    “不用今晚了,血一样的事实已经告诉了我们答案……”

    “是啊,从他巧取豪夺我们手中控制红色依鲁骑士的纹章来看,其狼子野心已经昭然若揭……”

    “唉,可惜我们省悟的太晚了,手中的力量已经被他消耗了大半……”

    “要不是奥尔西尼兄弟察觉的早,保留了实力,我们今天还都不知道去哪里开这个会呢!”

    “说什么都晚了,我们手中已经没有压制他的力量了……”

    随着奥尔西尼公爵的一番话,顿时引来了下面的一阵议论。

    奥尔西尼示意大家安静,并痛心疾首地说道:“唉,刚才一个我视若亲生儿子的人,一个出生就传承了英雄称号的人,现在却成为了一个可耻的叛徒,他,博古烈,就在刚刚,抢走了我们最后的希望,也就是那最后一块可以控制红色依鲁骑士的家族纹章,而且还带走了我城堡中绝大多数的精英和主力……”

    “什么!?”没等奥尔西尼说完,众人几乎都是异口同声地惊叫起来。

    没等众人再有什么反应,就在此时,一声震耳欲聋地爆炸声在城堡外面响了起来,而会议室的大门也被人情急之下撞了开来,奥尔西尼的大管家跌跌撞撞地冲了进来,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道:“公爵,公爵,他们的进攻开始了!”

    奥尔西尼一脸的平静,道:“慌什么?吩咐下去,按原先的部署进行抵抗,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不许离开自己的防守位置一步!”

    “是!”

    命令完,奥尔西尼公爵转过头来,又冲着那些家族成员苦笑一声,说道:“该来的终归要来,今天晚上也许是我们最后的一次迎战了!”

    “是啊,我们都已经退无可退了,跟他们拼了!”

    “对,走,他们破开城堡的那一刻,也就是我们为了最后的荣耀而战的时候了!”

    “奥尔西尼兄弟,你就领着大家干吧!”

    “……”

    面对群情激愤的场面,奥尔西尼很是满意,脸上也非常配合的泛出一脸的悲壮,狠狠地说道:“好,今天就是拼着我的城堡化成灰烬,我的家族成员战斗到最后一个人,我们也要跟他们战斗到底,走,与其坐以待毙,不如让我们的武器,也染红敌人的鲜血!”

    这一战,虽然双方都做过了非常精心地准备,但实力差距实在是太悬殊了,尽管奥尔西尼这边的防守可谓周密,但被博古烈临时策反的大批精英留下的空虚,让原本还算稳固的整个防守体系都陷入了瘫痪和各自为战的境地。

    几大家族的所有成员见此情景,知道此时可是荣辱与共的时刻,于是也都纷纷热血沸腾地参与到了城堡的守护当中,以弥补整个城堡防御的不足,但是可怕的事情发生了,来袭的敌人不仅没见减少,而且呈现出越来越多的趋势。

    众人的抵抗也由最初的还可以还击上几招,到现在变的是完全被动挨打,根本就毫无还手之力。

    屋漏偏逢连绵雨,就在这样恶劣的条件下,只见天空一暗,整个城堡上方就出现了黑压压一群蝙蝠,带起的阵阵腥风,让下面的众人脸色就是巨变,血族,居然是血族,没想到堂堂教会的最高统领,索恩大主教居然会和宿敌血族们勾结在一起……此时那些其他家族的成员也终于反应过来,以他们的实力,简直就是不自量力!绝望,无尽的绝望瞬间就在原本还斗志高昂的人群中蔓延开来。

    随着大批的血族从天而降,城堡内瞬间就陷入了屠杀的海洋,不过对于那些家族成员来说,这些血族虽然人数众多,但实力却并不是很高,想来跟这段时间血族被狠狠地屠杀的传闻有关系。

    但就是这样,受到里外夹击的猛攻,城堡的防御也在瞬间就土崩瓦解,那些家族成员也就理所当然地成为了寡不敌众而被屠杀的对象。

    不过此时如果那些家族成员还能有空看看四周的话,他们会惊奇的发现,还在顽强战斗的人,早已经只剩下他们而已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