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 白宝灵下楼的时候已经散场,小妖精们打扫着现场,殷殷结束以后嚷嚷着累就回去休息了,剩下青萝一个人收拾手尾。
</br> 看见白宝灵没事了,青萝觉得小妖精们都打扫得差不多了,就让他们都回去了。她拉着白宝灵在饭桌前坐下,端出了自己给她炖的鸡汤说:还热着呢,没吃饭饿坏了吧,喝点暖暖肚子。
</br> 白宝灵沉默地拿起勺子喝汤,心里又是一阵难过,问青萝:我是不是很讨人嫌?毕竟自己闹出了这么大的阵仗以后又不管不顾了。而且之前说要放弃阿禾,现在心里又过不去,想要反悔了。
</br> 没事的。青萝安慰白宝灵说:生活是自己过的,你决定好要怎么做就怎么做吧。
</br> 白宝灵停下了动作,弱弱地问:如果我说我要去找阿禾呢?
</br> 青萝毫不意外,甚至觉得白宝灵说得有点迟了,安慰说:没关系的。
</br> 白宝灵眼中一亮,却又很快地暗淡了下去,说:我不敢去,阿禾肯定恨死我了。
</br> 青萝没有说话,只是微微一笑,起身轻轻拍了拍白宝灵的背,离开了。她知道这些事情只要白宝灵和阿禾都想好了,她们之间的问题自然就会迎刃而解。
</br> 回到房间以后的白宝灵依旧是毫无睡意。自从和阿禾分手以后,白宝灵就一直睡不着,除了上次病了她好不容易昏睡了一天,接下来都是无休止地失眠。
</br> 看着外头的月亮已经开始下沉,她忽然起身去翻了衣柜,里面留有一件阿禾之前给她穿的衣服,上面还残留着阿禾身上独有的香味。
</br> 白宝灵倒在床上,抱着衣服用力地嗅着,想要把阿禾的香味融入自己的身体里。
</br> 恍惚间,她看见一条长长的大红队伍敲锣打鼓地从山脚上来,旁边有许多人在围着看热闹,白宝灵正觉得奇怪,却瞥见镜子中的自己居然穿着一整套的凤冠霞帔,模样娇艳欲滴。
</br> 再看那队伍的最前面是一台八人的大红花轿,帘子微微吹起,同样一身红衣的阿禾端坐在里面。看见白宝灵来了,阿禾连忙走了出来,拉着她进了花轿,一路上白宝灵偎依在阿禾的身旁,在众人的祝贺声中,她们喝上了交杯酒,被亲朋好友们推进了洞房。
</br> 白宝灵心里暖暖的,很是满足,正想抱紧身旁的阿禾,却扑了一个空,猛然睁开眼睛,抱着衣服的她一个车轱辘地滚到了地上。
</br> 反应过来只是一个梦的时候,白宝灵顾不上揉自己酸痛的腰,只是失望地把阿禾的衣服先放回了床上。如果是这样的梦,她真希望一辈子在梦里不要醒来。
</br> 她感叹自己真是疯魔了,现在自己的耳边还能听到敲锣打鼓的声音,不想仔细听了听,的确有敲锣打鼓的声音从远处传来。她鞋子也顾不上穿,直接跑到了走廊的窗户那里看去,山脚下的确有一条穿着喜庆的长队伍正往这边走来。
</br> 青萝听见动静也过来看了。
</br> 白宝灵觉得奇怪,问青萝:这是迎亲队伍吗?
</br> 青萝也不知道,说:迎亲倒不像,像是来下聘的。
</br> 下聘?!白宝灵仔细看着那条队伍,两个人一组有差不多十组人,每组人都穿着带红的衣服,抬着个大木箱,木箱上面还有一朵大红花,不是下聘礼是什么!
</br> 难道是阿禾!白宝灵惊呼。
</br> 青萝觉得像又不像。这条队伍一看就是奔着她们家来的,但是这么豪华的阵仗又怎么会是阿禾花费得起的?
</br> 她刚想和白宝灵说,却见白宝灵已经兴奋地说:肯定是阿禾!青萝,你先帮我拖延一下,我要先去洗漱一下然后再换一身新衣服,我脸色还好吗?我要去敷点粉!说完人就不见影了。
</br> 青萝无奈只能自己先下楼看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br> 这时队伍已经到了房前,带头的轿子里出来一个人,原来是之前的玄扬。
</br> 是你?青萝很是意外。
</br> 玄扬礼貌点头,自顾自地指挥着人把东西抬进屋子里。动静闹得不小,把祖祖也给闹出来了。
</br> 看见祖祖,玄扬立马给她作揖说:祖祖,我今天是过来提亲下聘礼的。
</br> 祖祖听得云里雾里的,突然一拍脑袋说:上次的事情不是说了是误会吗?你过来你爷爷知道吗?
</br> 玄扬点头,说:不仅我爷爷知道,我家里上上下下都知道。
</br> 祖祖听到这里更觉得奇怪了。
</br> 这时白宝灵笑容满面地噔噔噔跑下楼,看见来人是玄扬,顿时猛然停住了脚步。
</br> 怎么是你!白宝灵的心跌入谷底。
</br> 怎么不能是我?玄扬一副无语的表情。
</br> 白宝灵不敢置信地看向祖祖,咬着牙,眼中委屈万分。
</br> 祖祖见状立马撇清说:先收住你的眼泪,我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
</br> 白宝灵看祖祖的样子不像是说谎,才鼓着腮帮子仇视着玄扬移动到了祖祖的身边。
</br> 上次我们不是说了,你们适合做朋友吗?祖祖问玄扬。
</br> 玄扬闻言知道她们误会了,冷笑着说:哦!原来如此,你们会错意了,我今天来不是跟白宝灵提亲的。
</br> 白宝灵顿时松了一口气,只要跟她没关系,什么都可以。</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