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 青萝觉得殷殷不知道事情原由就这么说有些过分了,拉着她的袖子说:让她们自己处理吧。
</br> 殷殷才不理:麻烦你以后不要再来我们家。直接对阿禾下了逐客令。
</br> 阿禾没有说话,只是安静地起身离开。
</br> 青萝想要去解释什么,不过却被殷殷拉住警告:别管!不下狠心,以后她们总是这样要断不断的。
</br> 青萝翻了一个白眼,懒得解释,直接拉着殷殷到了白宝灵的房间,看见床上的白宝灵,殷殷心疼。白宝灵整个样子都憔悴了,殷殷刚想上手,却听见她在梦中喊着阿禾。
</br> 现在你懂了吗?她们以后肯定还会在一起的。青萝解释:你没有照顾宝灵,病里她一直喊阿禾的名字,没停过。
</br> 殷殷不服气地说:照我说,阿禾就是个祸害,自从跟她在一起了,宝灵哭了多少眼泪,还不如趁了这个机会断了。忍不住说:要不趁这个机会,把阿禾给
</br> 你千万别!青萝立马否定:你动阿禾,就是要了宝灵的命!
</br> 殷殷细想起来觉得也是,直接摆烂说:不管了!谁像她谈个恋爱还这么多屁事,这不行那不行,不就是样子长得好些,改天我带她去见识见识,她自然把什么阿禾阿苗给忘了。
</br> 改天再说吧。青萝担心殷殷吵着白宝灵睡觉,直接把她推了出去。
</br> 白宝灵醒来的时候,已经快到傍晚了,睁眼看见外面天黑了,想不起自己睡了多长的时间。
</br> 醒了?青萝连忙向前查看白宝灵,看她样子正常了许多才放下心来。
</br> 白宝灵皱了皱眉问:我睡多长时间了?她记得自己中途有迷迷糊糊醒过,那时候青萝在喂她吃药。
</br> 细算起来一天多了。青萝收拾着东西让小吱拿出去。才坐回她的床边说:你还一直叫阿禾的名字。
</br> 白宝灵一听眼睛又酸了,沉默不语。
</br> 阿禾来过,放下药给你吃了才好了。青萝看着白宝灵说。
</br> 啊?白宝灵双手握紧被子问:阿禾来看我了吗?
</br> 青萝一听就知道不出所料,叹了一口气说:没进来看你,殷殷看见她很生气,把她赶走了。
</br> 啊!白宝灵的眼里有了泪花。阿禾那么一个自尊心强的人,被人赶走肯定会很难过吧!
</br> 青萝也不绕东绕西了,直接问白宝灵:你给我一句准话,你以后还想不想跟阿禾在一起?
</br> 白宝灵吸了吸鼻子说:我我不知道,我有很多害怕的东西,我怕我以后看见阿禾变老了,我就变心了。又或者是看见阿禾对别的女人好,我会发疯杀了那些女人。说着说着越来越难过,白宝灵捂着脸哭了起来。
</br> 青萝拍着白宝灵的手安慰:即使是这样,你也不应该和阿禾这样闹起来,应该好好的静下心说,现在闹成这样也罢,先分开一段日子也好,真的想明白了自己想要什么,日子才能长久地过下去。
</br> --------------------
</br> 腰酸背痛。人也变懒了,用意志力在坚持。
</br> 谢谢喜欢我的故事的宝子们的支持~
</br> 坚持~就是胜利ヾ(?ap;deg;?ap;deg;?)??
</br> 第47章 相亲会
</br> 白宝灵担心:万一以后我还是想不明白呢?
</br> 那就只能顺其自然吧。青萝也没有办法。
</br> 白宝灵心里闷闷的。
</br> 当时她真的觉得很气,但是现在她满脑子里想的都是阿禾。她不知道阿禾还有没有哭,手臂上的伤口有没有上药。
</br> 青萝。白宝灵蹙着眉唤了青萝一声,便停住了嘴。
</br> 青萝看着白宝灵欲言又止的样子,摸着她的脸,温柔地问:怎么了?
</br> 阿禾,怎么样了?白宝灵央求。
</br> 青萝看了白宝灵一眼,摇头说:我不会帮你做眼睛、做传话筒的,你有什么想知道的,自己去问,自己去看。
</br> 白宝灵抿着嘴,她觉得现在阿禾肯定恨死她了,她哪里有脸面去看、去问。
</br> 而且她也没有什么别的想法,只是想知道阿禾看起来好不好。
</br> 那算了,我只是怕因为我那样子对她,她心里难过,既然能来,自然是还好的。白宝灵说服自己。
</br> 宝灵,你醒了!殷殷跑进了房间,看见白宝灵醒了很高兴。
</br> 白宝灵立马瞪着殷殷问:你为什么把阿禾赶走。
</br> 殷殷一听就知道是青萝告的状,一屁股挤开了青萝,拉着白宝灵的手,语重心长地说:可还不是为了你?如果不敲打敲打她,她以为你家里没人就会欺负你啊!
</br> 可是白宝灵觉得不管她和阿禾以后怎么样,阿禾特意过来送药看她,也总该被好好对待。
</br> 殷殷不给白宝灵说话的机会,直接说:你看,我之前说的话什么时候错了?
</br> 青萝听着觉得不对劲,心知白宝灵和阿禾吵架的事跟殷殷估计是脱不了关系的,直接拧着殷殷的耳朵问:又是你在旁边拱火是不是!
</br> 我哪里有!我的可都是珍贵的经验之谈!殷殷觉得真是好人没好报,若不是她提醒,白宝灵还抓不了阿禾的这次的奸。</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