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 第44章 撞见
</br> 什么!那可是值两颗大白菜的!就算压扁了也可以晒干以后用来做香囊或者泡茶!白宝灵气呼呼地说。更重要的是她觉得这条手链还没有戴多久,居然就这样被阿禾扔了,也是心疼。
</br> 阿禾笑着挨骂,感叹说:没想到大小姐也这么懂勤俭持家。
</br> 白宝灵抱着胸说:那是当然,我们虽然不太富裕,但是把钱算好了以后还是能过得不错的。
</br> 好在我以后只负责干活。阿禾打趣。说着就抱着白宝灵,把下巴支在了她的肩膀上问:今晚留在这里?
</br> 白宝灵想了想,最近跟阿禾太过亲密了些,该疏远一下了,心若磐石地说:回家。
</br> 啊~阿禾不情不愿地松开手,转身给白宝灵拿了一件衣服披上,说:那还是早点回去吧。太晚回去她不放心。
</br> 白宝灵看着阿禾利落的动作,心里有点不爽,撅着嘴说:我又没有说现在就走。
</br> 晚上山里不安全。阿禾帮白宝灵穿好衣服。
</br> 因为这里没有白宝灵的衣服,所以穿的是阿禾的外套,白宝灵穿着大了一圈,像是个小孩穿了大人的衣服一样。
</br> 白宝灵想想也是。阿禾现在都会送她回家,天黑了阿禾独自回家也不安全,只能无可奈何地任由阿禾牵着她的手出门。
</br> 现在太阳还没下山,不过远处已经能看见半个月亮挂在了另一边的天上,旁边还有颗星星衬着。
</br> 阿禾,时间过得真快。白宝灵看着天上的月亮说。
</br> 如今她们相识不到半年,已经在谈婚论嫁,但是又想到明明是半年的时间,却一眨眼就过去了,又惋惜过得太快。
</br> 不等阿禾说话,白宝灵又问:阿禾,你几岁了?
</br> 阿禾笑了笑:具体不是很清楚,大概一万多岁吧。
</br> 白宝灵闻言转头白了阿禾一眼,又继续抬头看着月亮,认真地说:我说真的!
</br> 二十三。说完阿禾抿嘴笑了。
</br> 七十七年,白宝灵在心里算着,感觉也可以做不少的事情。
</br> 怎么,要去跟我合时辰八字?阿禾笑着问。
</br> 白宝灵摇摇头说:就算不去合,我也知道我们肯定是最相配的。
</br> 这么有自信?阿禾笑了,把白宝灵拉近了一些,两个人手臂碰着手臂走着。
</br> 白宝灵笑了,撒娇:我就知道!你休想把我甩了,我就认定你了,以后我肯定缠着你不放。
</br> 好好好。阿禾笑着宠溺地摸了摸白宝灵的头。
</br> 眼见已经到了家门口,白宝灵虽然有点舍不得,但看天色开始暗了,还是催促阿禾赶紧回家。
</br> 阿禾歪了歪头,伸手把白宝灵垂在胸前的头发拨到身后,目光如炬。
</br> 白宝灵想了想,还是例行公事地踮起脚在阿禾的唇上印上一吻。
</br> 就这样?阿禾一脸的玩味,很明显不买账。
</br> 白宝灵鼓着小脸说:天天都亲,你也不腻?现在她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不过主要还是为了阿禾的身体着想,然后顺带让阿禾也尝一下不被满足的滋味。
</br> 阿禾装作愠怒地把白宝灵拉进了自己的怀里,在她的耳边低声说:等以后成亲了,你给我等着!说完捏了捏白宝灵肉肉的脸。
</br> 我自然等着!白宝灵说完,挣脱了阿禾的束缚,娇俏地做了一个吐舌头的鬼脸,蹦蹦跳跳地往家里跑去,开门以后,才不舍地给阿禾挥着手。
</br> 接下来的几天白宝灵都专心在家里刺绣做荷包。上次卖帕子的时候,老板说荷包可以给到四百文,她熬了几天的夜做出来两个,老板看着很好,多给了一百文。
</br> 原本她高兴地就想立马跟阿禾分享这个好消息,不过想着肚兜还有半天就能做好了,想着不如今晚熬熬夜做好,明早再一同拿过去。
</br> 事情做专注了,白宝灵连吃饭也忘了,直到殷殷笨拙地帮她把饭端来,白宝灵才发觉时候不早了。
</br> 在做什么?殷殷不管不顾地把整个托盘差点压在了白宝灵的肚兜上,幸好白宝灵手疾眼快地拿了起来,不然得遭殃。
</br> 怎么是你拿来?白宝灵有点嫌弃。
</br> 殷殷原本也不想做这差事,不过是祖祖发话,自己不得不从,解释说:青萝不知道去干什么了,没有回来,饭还是小吱做的。
</br> 白宝灵闻言也没再说什么,拿起饭碗赶紧扒拉了几口,想着快点吃完就把剩下的几朵花给绣了。
</br> 殷殷要在这等白宝灵吃完再把碗收下去,无聊就拿起白宝灵的肚兜来看,说:用法术的话不是一会就能做好了,何必废这一身的功夫?
</br> 白宝灵一副无语的表情说:这是我的嫁妆,当然不能随便用法术做,要一针一线地做才有诚意。
</br> 殷殷像是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话,问:你的嫁妆就一块肚兜吗?你们玩得也太
</br> 谁说了!白宝灵知道殷殷的脑子里肯定又想歪了,解释:肯定还有别的,只不过先做这个,若是阿禾提前存够钱了,青萝说我的嫁妆就去买不自己做了。</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