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 第43章 有妖怪
</br> 白宝灵呆在原地,她很难去形容那张脸。
</br> 秀才大概二十岁了,他母亲估计也就不到四十岁的年龄。她的个子不高,可能是因为病痛佝偻着背显得人矮小,一张脸像是面皮一样搭在骨头上,苍白的脸色,猪肝色的嘴唇,额前散落几条细碎的白发,最能让人注意到的是那一双浑浊的眼睛,很大却无神。
</br> 母亲,你回去歇着吧。秀才想要把母亲扶进去。
</br> 秀才妈摆摆手说不用,看着白宝灵和阿禾问:这两位是?
</br> 白宝灵有点震惊,秀才妈样子看起来很老,但是声音却是那么地轻柔,可能她的全身上下只有声音是属于她这个年纪的。
</br> 夫人好。白宝灵和阿禾齐齐对秀才妈问好,又继续忙活去了。
</br> 秀才在一旁温柔地解释说:是我学生的家长,说是有新鲜的蔬菜送来给我们尝尝。
</br> 秀才妈的脸上露出了笑意,眼睛闪过一丝的光芒,却又很快消散掉,她拍着秀才的手嘱咐说:要倒点茶招呼一下。说完又剧烈地咳嗽了起来,不得不又回房休息。
</br> 在搬着东西的阿禾看了一眼,随后微不可见地摇了摇头。
</br> 搬完东西以后,秀才原本想要倒茶给白宝灵她们解渴,才想起来家里已经没有了茶叶,尴尬地倒了两杯温的开水,开口说:家里没有茶叶了,委屈你们将就一下。
</br> 她们都不在乎,拿起来喝了,白宝灵为了给面子,还连喝了好几杯。
</br> 从秀才家出来以后,白宝灵变得忧心忡忡的。阿禾低头看了看手里秀才硬塞给她的钱,也是有点唏嘘。
</br> 秀才原本要给二十文,阿禾拗不过只要了五文,说剩下的钱给夫人买点东西补补身子,算是一片心意。毕竟阿禾知道,秀才妈的日子不多了。
</br> 白宝灵抿着唇挽上了阿禾的手,她很害怕以后阿禾也会变成这个样子。虽然现在的阿禾是身强体壮的,但是以后呢?
</br> 在想什么呢?阿禾问。
</br> 白宝灵的眉头拧成了一块,委屈地说:阿禾,你以后也会变成秀才妈那样吗?
</br> 阿禾知道白宝灵肯定又是在担心她的身体,认真地解释说:秀才妈是因为思虑过度,积郁成病,所以才会变成这样的。
</br> 那如果我死了白宝灵不死心地问。
</br> 阿禾轻轻笑了,说:不会。
</br> 白宝灵一听来气了,鼓着腮帮子说:我就知道你肯定不会伤心!
</br> 我的意思是阿禾看着白宝灵认真的脸,话锋一转说:我会立马找别人共度余生,不会自怨自艾。
</br> 白宝灵气急了,想要打阿禾,但是觉得阿禾不抗打,只能气呼呼地跑走了。
</br> 阿禾在后面推着车吆喝:等一下会有老虎出来抓人哦!
</br> 白宝灵才不听这些,越跑越快,直到看不到阿禾的样子了,才停了下来休息。思考着等一会是躲在草丛里吓阿禾一跳,还是先跑回家让阿禾到处找她好一点。
</br> 此时草丛里忽然传来异响,白宝灵还没来得及反应,却看见一团黑影蹿了出来,腰间一松,钱袋子被人偷走了。
</br> 白宝灵定睛一看,原来是个面目丑陋的男人,拿着她的钱袋子就蹿进森林里逃了。
</br> 想到阿禾还没来,她立马施法追了上去。不想那人袖中藏有匕首,在白宝灵快要抓到他的时候,手腕却被他用匕首划伤,茉莉花手链断了掉在了地上,看着涌出的鲜血,白宝灵的心中莫名有种无法遏制的愤怒。
</br> 狂风大起,白宝灵化作一条十米多长的白蛇,将那小偷死死缠住。
</br> 那人眼见自己跑不了了,连忙大喊:妖怪!有有妖怪!救命啊!
</br> 另一边的阿禾察觉出不对劲,连忙赶了过来。
</br> 白宝灵尚存的一丝理智在看见阿禾跑来的时候荡然无存,她愤怒地低头看着还在叫唤的小偷,双眼赤红,张开血盆大口将他一口吞下。
</br> 她的脑子里乱糟糟的,她只想让那个小偷闭嘴,而最快的方式就是让他消失!
</br> 看到不远处的阿禾呆在原地,白宝灵心里怦怦直跳,感觉自己一股邪恶的怒气无处宣泄,甚至她也想让阿禾消失,这样阿禾就不会因为看见她是妖怪而厌弃她。
</br> 快走!白宝灵叫着。但是发出的声音却是野兽般的低吼。
</br> 她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已经完全不受控制,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快速地向阿禾飞去,然后张开大口。
</br> 不要!
</br> 白宝灵觉得自己肯定是疯了,她竭尽全力地想要制止住自己的行为,不由得在原地翻滚了起来。
</br> 阿禾眉头一皱,大步向前,毫不畏惧地拍了拍白宝灵的蛇身。
</br> 白宝灵回过头来,想要吃阿禾的冲动尚未平息,猩红的双眼忍不住流出泪来。
</br> 快走啊!傻子!
</br> 白宝灵不知道阿禾为什么能那么平静地看着一只巨大的蛇妖,难道阿禾知道这只妖怪是她吗?但是她现在最想的是阿禾快点离开,她不知道自己能控制住自己多久。
</br> 在她还胡乱想着的时候,身体已经不受控制地缠住了阿禾的身体,并且慢慢地收紧。白宝灵甚至能听到阿禾骨头碎裂的声音。</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