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 水华今天要走,白宝灵自然是想要去送他的。昨晚她不过是心里闷着想要找阿禾说一会的话,没想到糊里糊涂又在这里过了夜。
</br> 宝宝,现在才卯时。阿禾提醒说。看见白宝灵咋咋乎乎的,以为她睡昏了。
</br> 我得赶紧回去,水华今天要走了,我得送送他。白宝灵一边说着,一边急忙忙地去穿鞋子。
</br> 我送你回去。阿禾也想起来。
</br> 白宝灵直接把阿禾按回床上,说:我自己回去就行。和阿禾一起回去她只能走路,一个人的话她可以直接飞回去。
</br> 有空我再过来。说完白宝灵极其敷衍地亲了阿禾一口就回去了。
</br> 在原地的阿禾有点懵,她还是第一次被白宝灵这么草率地对待。
</br> 赶到家的时候,白宝灵看到水华的房门还闭着,猜想他还没起来,便去找了青萝。
</br> 青萝在厨房里忙活,看见白宝灵来了,让她帮忙拿碗。
</br> 白宝灵想问青萝昨天和水华谈得怎么样了,但是又不知道该怎么问出口。
</br> 怎么了?青萝看见白宝灵拿着碗发呆,就知道她有心事。
</br> 白宝灵回过神,立马把碗递给了青萝,小心地问:水华今天要走了吧?
</br> 青萝把煮好的粥盛了出来,说:已经走了。
</br> 什么!白宝灵很惊讶,她还以为水华会吃完早饭才走。
</br> 怎么?你有话要跟他说?青萝觉得奇怪,平日里白宝灵好像跟水华没什么交集,也没怎么说话,怎么见他走了很是惋惜的样子?
</br> 白宝灵想了想,还是忍不住试探着问:那你觉得怎么样?
</br> 她想青萝好不容易有了一个喜欢的人,现在他走了肯定很伤心吧?
</br> 觉得很好。青萝知道白宝灵总是会有一些奇奇怪怪的想法,虽然不知道她到底是什么意思,不过这么回答总是没错的。
</br> 白宝闻言不由得抱住了青萝,保证说:以后我也会对你好的,不要伤心。她觉得青萝现在肯定是在强颜欢笑。
</br> 青萝一想就知道白宝灵肯定是误会了什么:水华走了我伤心?我觉得他这样很好啊!人总是要自己决定自己的人生,并且为之努力。
</br> 可是白宝灵犹豫着要不要说,但又觉得话憋着说实在是太难受了,直接问了出口:可是你们不是刚在一起吗?他就这样一走了之,又不是有什么不得不做的事情!也太绝情了些!
</br> 青萝听了哈哈大笑起来,扶着额头问:谁跟你说我们在一起了?殷殷吗?哈哈哈。
</br> 白宝灵开始有点担心青萝的精神状态,毕竟还是第一次看见她笑成这样。
</br> 可是,你们不是亲了吗?白宝灵不理解。
</br> 青萝笑了,说:亲了也不代表什么。
</br> 这是什么渣女发言!白宝灵呆在原地。
</br> 青萝拍了拍白宝灵:其中的事情很复杂的,现在跟你说了你也不会明白。
</br> 亲是真亲了,不过是青萝的一时兴起。
</br> 之前老是听到白宝灵说亲阿禾的时候感觉吻是甜的,青萝就跟水华提了这个,水华也很好奇,所以两个人就这样莫名奇妙地试了。
</br> 第一次被殷殷看见,第二次被白宝灵看见。
</br> 青萝对于吻的结论就是肉碰肉,没啥感觉,心情也没啥改变。当然也可能是因为跟水华之间没有爱情的原因。
</br> 你不说我怎么会懂!白宝灵嘟囔着说。但是看青萝的样子也的确不像是爱上水华的感觉。
</br> 青萝不想解释太多,反正也只是一个试验而已。随便说了几句就把白宝灵忽悠去了。
</br> 白宝灵知道追问下去也没意思,看见青萝一切如旧,也把事给放下不理了。
</br> 毕竟现在她也有事要忙活,知道绣的手帕子可以卖钱以后,白宝灵闲了就会绣上一会,不过她的当务之急还是把肚兜绣好。
</br> 原本是差不多要做好了,只不过她后面觉得不太满意,又拆了重新绣了一次。帕子她都绣好卖了三块了,现在这件肚兜才完成了一半。
</br> 不为了别的,只是想要更加用心地对待,给阿禾看到最好的。
</br> 不过整天低着头绣花,白宝灵觉得也挺累的,时不时就得去院子里逛逛走动一下。
</br> 今天她刚到院子就看见殷殷在门口和别人说话。白宝灵好奇多看了眼,原来是耗子精,想来也挺久没看见她了,白宝灵想着去问个好,毕竟之前耗子精在读书的事情上也帮了她们的忙。
</br> 不过耗子精说家里一家老小没人照看,寒暄了几句就急急忙忙地走了。
</br> 白宝灵只能问殷殷耗子精为了什么事过来。
</br> 殷殷难得地没有嬉皮笑脸,淡淡地开口说:秀才落榜了,说学堂准备开课,通知你可以回去上学了。
</br> 白宝灵想起秀才之前准备考试准备了好几个月,现在还是名落孙山,难免有点心酸。
</br> 秀才之前就跟白宝灵透露过自己想作为完完全全的人活在人界,所以他不学法术也不修炼,从小只一心考取功名,希望能让母亲可以扬眉吐气。
</br> 这次已经是他第三次考试失败,不知道他现在心情如何。
</br> 唉!白宝灵只有一声叹息。</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