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 青萝她有喜欢的人了。白宝灵半阖着眼睛,像是梦呓一样说着。
</br> 然后呢?阿禾给白宝灵搓着手问。
</br> 看到阿禾的反应仅仅如此,白宝灵顿时清醒了几分,责怪阿禾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解释说:青萝之前不是说封心锁爱的吗?现在突然有了对象我想她肯定是很喜欢那个人,但是没想到那个人现在居然说要离开了!还是很绝情的那种离开!
</br> 原来如此。阿禾附和了两句,给白宝灵的手哈了一下暖气,就塞进被子里面保暖去了。
</br> 白宝灵现在想来还是觉得有点唏嘘,感叹说:也不知他们今晚会不会好好谈,也不知道他会不会改变主意留下来。
</br>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决定,外人也不好说些什么。阿禾总是很中立,不会过多评价别人的事情。
</br> 白宝灵闻言白了阿禾一眼,认真地问道:女人都是爱八卦的,阿禾你为什么没有兴趣?
</br> 阿禾歪着头想了一下说:也不是所有的女人都会爱八卦吧?例如也会有爱八卦的男人,不都是一样?
</br> 话虽如此,但是白宝灵总是觉得阿禾少了点女性的特性,眯着眼说:阿禾,其实我有点怀疑你不是女人。
</br> 作为女人,阿禾也太强了些,手工务农无一不会,而且也不像平常女人那样爱打扮爱美的东西,现在想来也的确有点可疑。
</br> 那你想怎么样?阿禾撑着头看着小家伙,知道她又来整活了。
</br> 白宝灵搓着手,故意装出色眯眯的样子说:除非让我康康!两人亲密久了,她做出这种猥琐的小举动也不觉得羞耻了。
</br> 阿禾眼带笑意说:之前亲亲都会脸红,现在倒是能肆无忌惮说出这种话来,啧啧!
</br> 我才没有呢!我是逗你玩的!白宝灵不满地说。她才没有那么色迷心窍呢!
</br> 阿禾见状,诱惑着说:看是没得看的了,不过可以摸。
</br> 白宝灵还没反应过来,便被阿禾拉着手放在了胸前。白宝灵的脸一下子就红了起来,往日阿禾都会裹胸,没想到今天却什么也没穿。
</br> 手底下柔软的感觉让她脸红心跳,静下心来的时候,发觉掌心传来强劲的心跳起伏。那是一种神奇的、感动的、不知道怎么说的感觉。
</br> 阿禾,好暖。白宝灵忍不住感叹说。
</br> 阿禾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捏了捏白宝灵的小脸说:小色鬼!
</br> 白宝灵反应过来,连忙解释说:我是说你的心好暖,不是说好软!
</br> 阿禾忍不住笑了,说:不管是什么,都没有关系。
</br> 那可不一样,我可不是那种人!白宝灵为自己辩解。她可不想毁了自己在阿禾心目中的形象。
</br> 这时阿禾像是想起了什么,起身去拿了小猪罐罐过来,白宝灵一接手就觉得沉了许多,从洞眼看进去,里面居然多了不少的碎银子。
</br> 现在大概有二十两了。阿禾笑着说。
</br> 最近她制作了许多的创伤药,专门卖给天界的神仙。阿禾做的药自然是很多人求而不得的,不一会就都带着宝物慕名而来,只不过阿禾规定只要银子,一两一瓶,每人只能买一瓶,银子对于神仙来说不是容易得的,所以难倒了不少的人,不然肯定能卖更多。
</br> 你哪里来这么多的钱?干什么挣的?白宝灵既惊喜又担心。
</br> 采草药换的,现在草药的行情不错。阿禾看着小家伙的眼睛发亮,心想也不枉自己拉下了面子去卖药。
</br> 白宝灵抱着小猪罐罐,看着阿禾样子好像憔悴了不少,心疼起来说:肯定是跑了许多的地方找的吧?
</br> 没事,我秋冬天身体会差一些,老毛病了。阿禾知道白宝灵总是很担心她的身体,所以先给她提个醒。在天界四季如春,也是下凡以后阿禾才发现四季对自己的身体会有点影响。
</br> 白宝灵觉得自己可能逼阿禾太紧了,连忙后悔说:其实明年成亲也没什么,明年别人说日子更好呢!她不想阿禾那么拼命,万一伤了身体那可就是得不偿失了。
</br> 没关系的,宝宝,我会自己看着来。阿禾保证。
</br> 白宝灵拗不过阿禾,只能说:那以后我给你炖补汤你一定要喝完!
</br> 阿禾笑了笑,伸手把帐子落了下来。
</br> 白宝灵连忙说:小猪罐罐还没放好呢!说着就要起身,小跑着把小猪罐罐藏在衣柜的最深处放好,又急急忙忙地跑回床上。
</br> 不料刚把帐子拉开了一条缝隙,就被一只手捞了进去。
</br> 原地只留下一声惊呼。
</br> 阿禾慵懒的声音悠悠响起:我现在就要喝补汤。
</br> 今天没有做,谁让每次我做了来你都不愿意喝,明天
</br> 油灯未灭,帐内偶尔溢出几声喘息。
</br> --------------------
</br> 我要继续写文~
</br> 不仅情感有个寄托,以后说不定还能给我一个出路~
</br> 不能懒~不能懒~(????)?
</br> 第42章 秀才的妈
</br> 第二天,白宝灵在阿禾的怀里醒来,一看外头天已经亮全了,连忙摸索着外衣。</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