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 看见了!看见了!殷殷小心地注意着周围,压低声音对白宝灵说:他们只是在疗伤,别多想。
</br> 白宝灵不相信,指着自己嘟起的嘴说:哪里有人这样子疗伤的!你就骗我吧!
</br> 殷殷无奈把白宝灵又拉远了一些说:反正他们植物就是这样子疗伤的,你别不相信,而且你这大嘴巴可别到处说,青萝爱面子,你说出去她肯定不活了。
</br> 是吗?白宝灵对殷殷说的话很是怀疑,可是他们这样她还是觉得奇怪。
</br> 殷殷干脆又拉着白宝灵搬东西去了,警告说:别可是了!人家的事看见了也当没看见,别多嘴,别多问。她好不容易才拿捏住青萝的把柄,当然不想白宝灵把事情捅出去。
</br> 听到殷殷这么说,白宝灵也就答应了下来。不一会也看见青萝和包扎好伤口的水华下来帮忙了,两人神色如旧,看不出什么问题。
</br> 白宝灵有意无意地留意着他们两个人的举动,往常觉察不出什么问题,今天注意起来以后发现还真是有点猫腻。
</br> 例如水华总是对青萝言听计从,她说什么就是什么。青萝对水华也很是关照,总是很快地注意到他的需求。
</br> 这样一想,不就是自己和阿禾的相处模式吗!
</br> 白宝灵有点可惜自己这么久才发现,不然还可以早点打听一下他们是什么情况。
</br> 这个你爱吃。吃饭的时候青萝把一盘炒素菜端到水华的面前。
</br> 水华点头致谢。
</br> 白宝灵顿时露出一副慈母般的笑容,感觉两人相处也太甜了一些。
</br> 这时把鸡翅端到白宝灵面前的青萝看着白宝灵傻笑觉得有点奇怪,问:怎么了?傻乎乎的。
</br> 白宝灵闻言立马低头扒了两口饭,含糊不清地说:没有,我就是想起一些开心的事情。
</br> 肯定是想阿阿禾了。殷殷优雅地喝着炖汤说。
</br> 白宝灵看了眼祖祖的表情,生怕被责怪,连忙反驳说:才没有!说完脸忍不住就红了。
</br> 真好啊。水华忍不住感叹了一句。他有点羡慕师傅和师母的感情。
</br> 水华的羡慕之情溢于言表,白宝灵顿时觉得他有点可怜。但是仔细想来又觉得不对,他和青萝的事又没有人阻拦,怎么不敢说出来呢?
</br> 你也可以的。白宝灵鼓励着水华。
</br> 虽然事情摆上了台面,会受到一点阻扰和困难,但是光明正大的爱情比地下恋情可要甜多了。
</br> 水华闻言先是觉得奇怪,然后想起师傅,连忙摆手说:不敢!不敢!
</br> 啊?!白宝灵顿时反应过来,看水华这表现估计是青萝不想公开,顿时替水华很是可惜。
</br> 说说笑笑地吃完晚饭,今天青萝煮了汤圆,大家便都坐在了一起聊天等着消食以后再吃糖水。祖祖不吃宵夜,自然就先去休息了。殷殷虽然怕长胖,但是爱吃汤圆,也就留下了。小吱摸着圆鼓鼓的肚子,说要跑出去消消食再回来。
</br> 几人围着桌吃着汤圆,水华看时间差不多了,提起话来说:今天我已经跟老太君说了,明天一早我就告辞。
</br> 白宝灵刚好把汤圆放在嘴里,没想到还很热,连忙吐了出来,哈着气问:怎么这么突然?
</br> 水华笑了说:不突然了,已经住了好几天,身体也恢复了,是该走了。
</br> 那怎么办啊?白宝灵求助地看向青萝。她觉得他们之间的感情还不错,怎么水华突然之间就说要走了?她还以为水华会因为青萝而留在宝塔山。
</br> 傻瓜,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青萝劝慰。以为白宝灵是舍不得水华走。
</br> 殷殷也不同意,打趣说:好狠的心,说走就走,难道我们这么多人,没一个能让你想留下吗?
</br> 水华低头笑了,感谢说:老太君对我很好,殷殷小姐和宝灵对我也很好,小吱也是,当然,最感谢的还是青萝姐,教会了我很多的东西。
</br> 后面水华还说了不少的场面话,白宝灵都没心听下去了。她看青萝全程脸色正常,不知道是不是一早就知道了这件事情,心里忍不住的替他们感到惋惜。
</br> 思来想去,白宝灵还是忍不住想要去找水华问清楚他和青萝之间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没想到找了一圈也找不到他们人,直到在院子的时候,才发现两人上了屋顶,正看着月亮说着话。
</br> 白宝灵心中的疑问顿时都压了下去,知道他们之间的事情只能由他们之间去解决,她不该去插手。这样想来,她开始有点想念阿禾了,转身就飞去了阿禾家。
</br> 平时这个点,阿禾应该准备睡觉了,不过今天有点例外,她还在厨房里捣鼓着不知道什么东西。白宝灵看不出来在干什么,干脆躲在了床上的被子里,打算等一下吓阿禾一跳。
</br> 只不过被窝里实在是太舒服了,没一会白宝灵就睡了过去。阿禾躺下的时候,白宝灵才迷迷糊糊地醒了。
</br> 冷吗?阿禾握着白宝灵放在被子外面的手,比她这个刚在外面进来的人的手还要冷上一些,嘱咐说:入秋了,要多穿点衣服。
</br> 白宝灵完全睡懵了,只管往阿禾的怀里钻,突然想起自己还穿着外衣,便又坐起身来,把外衣脱了才钻回被子里。</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