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 水华提剑进来,身上一尘不染,只是刀上也是干干净净的。因为他不能杀生,所以只能把他们都打晕。这其实比杀他们还费劲。
</br> 把他们都送官府吧,只有人才能惩戒人。水华说着又从怀里掏出因为装不下而放在他这里的给青萝的首饰,打开看了看,因为里面有支玉簪子,他怕碎了。
</br> 先把那五个人捆起来再说。殷殷提醒。
</br> 水华没抬头地说:好。突然他觉得不对劲,回头看去却被一棍子敲在了头上,他吃痛却没有慌乱,一掌就把老头打昏了过去。
</br> 这下连殷殷都有点慌了,连忙查看水华的伤势,没想到水华只是捂着额头说没事,说着又把簪子都放好了。
</br> 在白宝灵的再三要求下,水华才拿开了手,额头上有个铜钱大小的伤口,不仅淤青还破了皮流了血。
</br> 白宝灵递给水华手帕止血,不过水华怕糟蹋了东西说不用,自己拿袖子擦了擦就立马出去编了草绳把那几人五花大绑了起来扔在马车上,又写了几个字说明原由,最后对着马的耳朵说了几句话,马便拉着车往官府跑去了。
</br> 回到家的时候,三个人手上都搬满了东西,青萝和小吱看见都吓了一跳。
</br> 虽然之前殷殷也这样豪买过,但都没有这次多。
</br> 镇子上的老板看见殷殷都要笑得合不拢嘴。小吱一边吐槽,一边帮白宝灵搬着手上的东西。
</br> 青萝也过去帮水华搬,不由得有点无奈地说:你们一起去也不看着她点,家里还有地方放么?
</br> 孤立无援的殷殷不得不为自己辩护说:这些又不只是我一个人的东西,三个人的份自然比平时多。随后又嚷嚷起来:你们谁赶紧帮我搬一下!
</br> 不过现在大家的手上都忙活着,没人能腾出手,殷殷受不住了,直接把东西都放到了地上,顿时倒了一大片。
</br> 她也不管了,自顾自地锤着酸痛手臂。
</br> 青萝见状一脸的无语,警告殷殷说:吃饭之前你得把东西都弄好了,不然不给你饭吃。
</br> 殷殷刚想使唤其他人帮忙,谁知被青萝一眼瞪了过去,顿时不情不愿地自己搬着东西说:亏我还给你买了东西。
</br> 这时水华把青萝的簪子从怀里掏了出来,说:这是殷殷给你买的。
</br> 青萝嘴上说殷殷浪费钱,不过打开看了,几支簪子都挺合她的心意,就不再多说什么,收了下来。
</br> 只是青萝转眼就瞥见了水华头上用刘海虚掩着的伤口,直接上手撩开了他的刘海,看到已经结痂的伤口。
</br> 出去的时候不还是好好的吗?青萝看向他们。
</br> 殷殷立马搬着东西,溜没影了。
</br> 水华自然不敢说话,白宝灵怕说错话也不敢回答。
</br> 怎么一回事?青萝的眼神在水华和白宝灵的身上扫视,要他们给一个说法。
</br> 白宝灵眼见瞒不下去了,正想坦白。
</br> 殷殷忽然从楼上冒了一个头出来说:我们回来的路上被贼打劫了,水华就那时被偷袭打伤的。她知道如果说真话,青萝一定会又唠叨她几天,所以编了几句搪塞过去。
</br> 是的。水华乖巧地点头,说:是我大意了。
</br> 白宝灵见状也附和起来。不然这件事细说起来,会牵涉很多。
</br> 你作为一个长辈的也看不好这两个小辈!青萝刚想教训殷殷,谁知道她又没影了。
</br> 青萝无奈,忍不住唠叨说:三只妖还能被几个毛贼算计了去,还真是丢人。说着就拿下了水华手上的东西,要他去上药。
</br> 搬东西的任务自然就落到了剩下的白宝灵和小吱的身上。
</br> 小吱摇头叹息,每次殷殷买的东西都是女人用的,连根香蕉都舍不得买来敷衍它,它根本不想帮忙。
</br> 白宝灵也不想搬,单纯是因为累了。
</br> 两人对视一眼,白宝灵最先反应过来说:我记得祖祖的房间里有上好的创伤药,我要去拿给水华!说完就跑上了楼。
</br> 小吱呆在原地,原本也想跑,后面看着满地的东西,现在不收拾好等一会会耽误吃饭,便又老老实实地搬了起来。
</br> 白宝灵得逞般地拿上创伤药去找水华,看到他的房门虚掩着,伸手就要推开,却在缝隙看见青萝站着跟坐着的水华在面对面说着话。
</br> 刚想着进去吓他们一跳,却看见青萝按着水华的肩亲上了他的嘴。
</br> --------------------
</br> 最近都在找工作,老i人可痛苦了。。。
</br> 而且还找不到呢。。。
</br> 看了眼工厂的流水线。。。
</br> 根本不是人干的。。。泪奔。。。
</br> 只有写文能寄托我不安的情感了。。。哭哭
</br> 最后,谢谢大家的支持,让我坚持到了如今,比心心(??v?v?)
</br> 第41章 阿禾卖药
</br> 白宝灵不敢相信地捂着自己的嘴,生怕自己会发出一点声响打扰了屋内的两人。
</br> 这时候殷殷正好经过,看见白宝灵鬼鬼祟祟地扒着门缝,好奇地也伸了头过去看了。发现是青萝和水华,立马把白宝灵拉走了。
</br> 白宝灵像是找到了救命稻草,不敢相信地拉着殷殷的袖子说:你看见了吗!你看见了吗!他们呢!他们?!</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