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 两杯茶下肚,磨人的口干舌燥感终于得到了缓解。看着阿禾脸上还带着点没消散的情欲,白宝灵不想放过这么好的机会,在背后搂着阿禾,邀请说:现在好像又可以了。
</br> 阿禾抿嘴笑了,说:不折腾你了,早点睡吧。
</br> 白宝灵一听,心里顿时垮了,干脆让阿禾背着她收拾茶碗,不死心地撒娇说:刚刚我太紧张了,没有准备好。
</br> 那就等下次吧。阿禾笑得开朗。
</br> 白宝灵真想哭,下次都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了。
</br> 阿禾倒是不在意,依旧把白宝灵塞到了被子里,让她乖乖睡觉。不想因为错过了好机会,白宝灵气得一整晚都没有睡好,第二天眼底乌黑了一片。
</br> 回家以后,殷殷迎面看见白宝灵就捂着嘴偷笑,用手肘顶了顶白宝灵说:哎哟!怎么了这是?没睡好?想起白宝灵许久没有去阿禾家了,这次回来便这样,她笑得更邪恶了。
</br> 白宝灵连说话的心情都没有了,只是摇了摇头,有苦也说不出来。
</br> 正好,你跟我一起去逛街,我们从头到脚打扮一番,开心开心。说着殷殷就搂着白宝灵的肩膀要她去。
</br> 白宝灵原本是想拒绝的,不过想着出去逛一下也好,免得自己思来想去更加心烦,便答应了。
</br> 银子银票殷殷一早装了一口袋,白宝灵正想跟着她走,谁知道殷殷突然停住了脚步,着急忙慌地喊:水华!水华!
</br> 水华正和青萝在厨房里面做点心,听到殷殷的这几嗓子以为出了什么事,手上的面粉也来不及洗,匆匆忙忙就赶了出来。
</br> 这时候白宝灵才发现水华好像长高了很多,之前不过还是一个十一二岁的少年的模样,现在身体恢复了,不仅个子长高了,样子也成熟了,倒像个十七八岁的青年。
</br> 小姐,怎么了?水华晾着两只手问。
</br> 殷殷嫌弃地看了水华一眼,挥挥手说:赶紧去洗了,我们要出去买东西,你跟着来,到时候帮忙拿东西。
</br> 水华有点为难说:我在和青萝姐做点心。
</br> 让她自己做吧,你不来,难道要累死我们两个弱女子啊?殷殷没好气地回。
</br> 点心才做到一半,水华原本是不想去的,不过想到师母也去,觉得她们两个女孩子出去没个人看护也不好,还是答应了下来,洗手去了。
</br> 殷殷。白宝灵有点不好意思。毕竟水华是客,殷殷原本就使坏要水华称呼她是小姐,现在又使唤人家帮忙拿东西,多不好意思。
</br> 你不用担心。我们能买多少东西?能累着他?到时也给他买一点便是。殷殷对白宝灵眨着眼睛说。
</br> 白宝灵知道自己说不过殷殷,也只能这么算了。
</br> 殷殷,水华不是佣人,你别使唤人家。青萝擦着手出来,看样子是已经知道了。
</br> 殷殷看着自己新做的指甲,一点也不怕地说:谁说我把他当佣人了?我只是叫他帮忙,难道只准你一个人叫他帮忙?
</br> 青萝冷笑了一声,想反驳殷殷几句。
</br> 不不不,不应该说帮忙,应该说利用。殷殷意味不明地盯着青萝说。
</br> 这时候水华已经换好衣服出来了,看见眼前的两个女人的气氛不太对,只能疑惑地看向白宝灵。白宝灵也不敢动,只能小心地甩着手示意不要说话。
</br> 青萝脸色突然沉了沉,咬着牙,难得地没有反驳殷殷,自己大步回厨房去了。
</br> 殷殷见状仰着脖子长呵了一口气,眉眼尽是笑意,像是大仇得报地那样说:真是爽死我了!
</br> 余下的两人根本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br> 殷殷大笑起来,举起手说:走吧!今天我要大买特买,今天所有的单都由本小姐包了!
</br> 逛了一个多时辰,水华手上的包裹已经堆得比他头还要高了。
</br> 只不过他是个脾气好的,愣是一句怨言都没有,还是白宝灵看不过去了,让殷殷先找个地方把东西都先放下来再继续逛。
</br> 殷殷随便找了家布庄,拉着水华给他挑衣服。
</br> 水华一看,连忙摆手说:小姐,我不需要,青萝姐给我做的就很好了。
</br> 白宝灵早就看出水华身上的衣服是出自青萝的手。主色用了黑色和灰色,整个人看起来精神了许多,少了点稚气,多了点成熟。
</br> 傻孩子,哪里有男人来来去去就穿那一两身的衣服,你这样会没有女孩子喜欢的。说着殷殷就接过老板递来的衣服披在水华的身上看着,觉得不错,抬抬手,老板和小工又立马换了第二套,试了四套,都买了。
</br> 借着买了衣服的由头,殷殷就把刚刚买的东西都先放布庄老板这里存放着。
</br> 白宝灵对刚被解放出来的水华小声地提醒说:如果累了,烦了,可以说出来的,殷殷她比较没有分寸。
</br> 水华听了,对白宝灵点头致谢说:谢谢师母,我还不累。
</br> 白宝灵觉得水华这个称呼有点奇怪,正想问,谁知道抬眼就看见殷殷被人拦住了,他们连忙赶了上去。
</br> 来人为首的是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头,头发全白,露出的皮肤上都带着许多黑色的老人斑,肥头大耳,两颊带着点病态的红晕。后面带着两个体壮的奴仆,一行人凶神恶煞,感觉就是过来找茬的。</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