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 阿禾捧着白宝灵的小脸,皱巴巴的,感觉不像是真的高兴。笑着说:有礼物给你。
</br> 白宝灵以前最喜欢阿禾给她买东西了,但是她现在听到礼物两个字就打冷颤,因为这意味着阿禾又花钱了。
</br> 我不想要。白宝灵脱口而出,突然觉得这样说太绝情了,又补充说:我什么也不缺,你以后真的不用买给我了。
</br> 阿禾停住了开柜子的动作,诱惑着说:真的不要吗?我感觉你会很喜欢的。
</br> 想了想,白宝灵还是眼神肯定地摇了头。
</br> 虽然很高兴阿禾给她买的乌梅、小猪罐罐还有这个不知道是什么的礼物,但是她更怕自己接受了以后,阿禾还会继续给她买,那她们离成亲更是遥遥无期了。
</br> 见状,阿禾笑着把柜门关好,蹲在皱着小脸的白宝灵面前,拉着她的手说:今天的那个女子是几天前上门求药的,我碰她的手只是看伤好了没有。
</br> 白宝灵想起阿禾的确懂点药理知识,只不过很快在心里又忍不住想:那女子有病为什么不去看真正的大夫,反而来这偏远的地方求药?
</br> 不过她还是相信阿禾的,毕竟阿禾为人一向有一说一,也没说过什么谎。
</br> 我相信你。白宝灵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
</br> 阿禾盯着小家伙水汪汪的眼睛,侧着头看着她问:那为什么还不高兴?嗯?
</br> 白宝灵抿着嘴,不打算说。
</br> 阿禾见状站了起来,拍了拍衣服说:不说的话,等会我就你送回家咯。
</br> 白宝灵闻言猛然抬起头,眼泪夺眶而出。
</br> 她没有想到阿禾居然这么狠心。算起日子来,她们已经有七八天没一起过夜了。即便这样了,阿禾居然还要用送她回家来欺负她!
</br> 回就回!白宝灵胡乱地擦着眼泪,委屈地说:反正你这个没心肝的根本就不想和我成亲。说着就起身要收拾自己的东西。
</br> 伤心欲绝地打开衣柜,却才想起自己根本没有东西在这里,顿时更委屈了。
</br> 好了。阿禾笑着把白宝灵围在了墙角。
</br> 虽然看见白宝灵哭她也心疼,但是心里却又有种莫名的趣味感,忍不住想要逗她。
</br> 谁说我不想跟你成亲?阿禾故意凑到白宝灵的面前看着她问。
</br> 白宝灵努力地回瞪着阿禾说:你心知肚明!
</br> 阿禾笑而不语。
</br> 白宝灵干脆也不瞒了,直接说:你才挣那么一点钱,还花钱大手大脚的,根本没心要娶我,你还说你不是
</br> 憋屈的话一旦说出口,就会像是决堤的水一样,奔腾出来。
</br> 阿禾只是把白宝灵抱在怀里,抱得紧紧的。
</br> 原本她只是单纯地想白宝灵跟她在一起的时候,生活不要过得太差,没想到这却成了压垮白宝灵的稻草,估计小家伙也是忍耐了很久才敢说出这些话来。
</br> 她想起小家伙之前迫切地求肌肤之亲,现在求娶,估计是真的很没安全感吧。
</br> 关于白宝灵的事情,阿禾在祖祖和青萝那里都听说过一点。知道小家伙虽然表面上大大咧咧、活泼开朗的,但是心里对感情总是患得患失。
</br> 不过阿禾自认自己也没有招蜂引蝶,怎么就让小家伙没有安全感了呢?对待他人,她可是一个好脸都没给的。
</br> 等不及了?阿禾给怀里正哭得伤心的人儿小心地拍着背。
</br> 在阿禾肩上的呜咽声渐渐停了下来,哽咽着说:你明知故问!
</br> 阿禾松开了白宝灵,看着她满是泪痕、红扑扑的小脸,忍不住亲了亲,耐心地说:那你之前又说可以等?
</br> 我反悔了不行吗?白宝灵哪里知道阿禾在别人面前那么受欢迎,简直就是一个香饽饽。
</br> 想到以后每天都要担心阿禾被别人抢走,这日子真是没法过了。
</br> 她知道凡人夫妻之间最看重婚姻,所以才这么迫切地想要和阿禾成亲。她想,只有成亲以后,自己才有底气以阿禾的妻子的身份自居,去驱赶那些没眼力见的人。哪里想到,想要成亲居然也这么困难。
</br> 我答应你,尽快好吗?阿禾捧着白宝灵的脸,认真地说。
</br> 白宝灵的嘴巴也哭得红红肿肿的,抽泣着问:多快?明天吗?
</br> 阿禾被逗笑了,刮了刮白宝灵的鼻子说:肯定没有那么快啊。用法术的话,就算是要凑一百两黄金也不是什么问题,但是她想用自己的双手完成。
</br> 白宝灵板着小脸,不死心地问:那今年?
</br> 好~阿禾答应了下来。
</br> 现在快到秋天了,剩下半年的时间,勤快点应该也是够的。
</br> 你可不要骗我。白宝灵的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
</br> 阿禾点点头,保证:不骗你。说着打开了衣柜,拿出了那个纸包,递到了白宝灵的手上。
</br> 白宝灵打开看了,原来是一块布料,摊开大概有五尺长,可以做一件衣服。只不过这布料青紫色中带着一点黄,像是晚霞一样美,质地又轻又软,简直比白宝灵之前用自己褪下的皮做的仙衣还要好上十倍。</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