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 她已经偷偷问过阿禾喜欢什么花,阿禾说喜欢桃花,她便要在肚兜上绣上满满的桃花,到时候给阿禾一个惊喜。
</br> 你要的绣线。青萝给白宝灵带了线来。
</br> 刚刚好用完了。白宝灵拿过线,重新续上。
</br> 青萝拿过白宝灵的绣品,摸着上面的图案说:绣得真不错,简直比外面卖的上品还要好。
</br> 白宝灵闻言扬起了下巴,又立马拿出了两条手帕说:我绣之前已经练过手了,看来看去才挑了这种绣法。
</br> 青萝接过手帕一看,上面小小的几朵花就用了好几种不同的绣法,都很精致好看。
</br> 阿禾说她喜欢桃花,所以我就绣桃花,原本还担心会单调了些,没想到还真是好看。白宝灵感叹说。
</br> 青萝忍不住摸了摸白宝灵的头。小女孩现在有了嫁人的心思,性子也越发沉稳了起来。
</br> 听说凡间女子出嫁之前都会自己做嫁衣,但是那工程量太大了,我先从简单的做起先,做到哪里算哪里。说着白宝灵俏皮地吐了吐舌头。
</br> 看见白宝灵幸福的样子,青萝也是打心底里替她高兴,只不过想到以后的宝塔山,还是忍不住有点落寞。
</br> 白宝灵看青萝渐渐没了笑意,连忙推了推她问:怎么了?
</br> 青萝无奈地笑了说:想到以后你出嫁了,家里肯定会变得很安静吧!她唏嘘起来。
</br> 这里永远是我的家,我又不是嫁给阿禾就不回来了,放心!嫁人以后我还要经常回来蹭饭吃呢!白宝灵认真地说。
</br> 青萝笑了笑,知道虽然话是这么说,但是白宝灵和阿禾成亲以后,重心怎么说也会放到她们自己的家里,这里自然也会少来了。
</br> 至于殷殷那个人,整天游戏于人间,说不定哪天就未婚先孕,又或者是脑子一热,凑着热闹也跟别人成亲去了,这都是有可能的。到时候家里就更没人了。
</br> 青萝想着想着突然就鼻酸了起来,心想如果祖祖能再收养几个孩子回来就好了。
</br> 白宝灵安慰说:要不你也物色一个合适的青年才俊如何?
</br> 青萝闻言捏了捏眉心,顿时清醒了几分说:我不会离开宝塔山的。
</br> 上门女婿啊!白宝灵觉得可行。
</br> 青萝把绣品放回白宝灵的手里,无奈地笑着说:你还是先顾好自己吧。
</br> 白宝灵知道每次提到这个话题,青萝就会岔开,也不再多说,继续绣花去了。
</br> 而阿禾这边,她正在喂鸡,已经把纪云裳晾在门外好一会了。
</br> 这时有个仙子翩翩赶来,落在了纪云裳的身边,仙子右手缠着厚重的纱布,看起来伤得不轻。
</br> 上神,难道您要见死不救吗?纪云裳等不及了。
</br> 阿禾闻言把剩下的米糠都倒进了鸡圈,又慢悠悠地去井边洗了手才去的门口,上下打量了一下那个仙女,知道她是织女,才开口说:进来吧。说着搬了两张椅子到矮桌前,织女和纪云裳在她的对面落座。
</br> 上神,麻烦您看看。织女说着解开了纱布。
</br> 雪白的手臂上赫然有三条触目惊心的抓痕,伤口虽然已经用了药,但依旧是发黑发脓,最深之处可以见骨,周围的皮肤也渐有发黑肿胀之态。
</br> 这很明显是被阴邪的毒物所伤,所以一般的药石都是没用的。
</br> 那天我在西天织云布霞,没想到遇见了一只鸟妖,我还没来得及看清他的样子,便被他钳制住了手臂拖行而走,几番挣扎之下,好不容易才脱了身,这伤当时已经立马让神医看过,也用了药,就是不见好,反而越来越严重了。织女娓娓道来。
</br> 阿禾把伤口上的药粉沾了一点在手指上,磨了磨,只不过是普通的灵草创伤药,对这种被毒物所伤的伤口自然没用。
</br> 上神,您可有法子?织女把全部的希望都寄托在了阿禾的身上。神医说她的伤再不好,估计得挖肉刮骨治疗,如此,不但要受皮肉之苦,最后留下的疤痕也会让织女不能再在皇母娘娘的手下伺候。
</br> 我叫阿禾,不叫上神。阿禾头也不抬地说。确认了一下仙女的伤势,她便回屋子里捣鼓药去了。
</br> 阿禾抓了几把草药,又从头上剪下一小根头发研磨进了药里,在柜子里取下一块干净的纱布,才回了院子帮织女清理伤口。
</br> 上药包扎,一气呵成。
</br> 三天过后就能好了。阿禾擦着手说。
</br> 药上了以后,织女便感觉伤口清爽了许多,立马行了一个大礼说:上神阿禾您的相救,小仙没齿难忘。
</br> 不了,以后你们当是不认识我这个人就好了,我只想在这里静修。阿禾的这句话是看着纪云裳说的。
</br> 织女还有事就先告退了,阿禾看着留下来的纪云裳再一次提醒说:以后,麻烦你不要再带人过来。原本阿禾就不喜欢别人打搅她的生活,更不用说纪云裳这种先斩后奏的行为。
</br> 纪云裳不以为然,反问:罚期已过,为何您还要留在凡间这里?难道是因为那只蛇妖?
</br> 与你何干?阿禾吐出这几个字,眼神中带着冷意。
</br> 若是您想要找人双修,天界多的是人选,你何必选那蛇妖,白白沾染邪祟之气。纪云裳一副惋惜的样子,忍不住说:即便是我,也好过那蛇</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