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 阿禾起身说:常听宝灵提起您来着。
</br> 闻言殷殷笑得花枝乱颤:居然用您,你也太那什么了吧?叫我殷殷就好了,既然你是宝灵的爱人,把我们当作一家人就好了。
</br> 阿禾莞尔一笑:殷殷,你好。又想起那些书,便说:这些书尚不适合宝灵来看,不如给我罢了。
</br> 殷殷捂着嘴笑了起来说:反正也是你们两个人要用的,谁看都一样,你拿去吧,不用还我。
</br> 白宝灵原本还寄希望于殷殷,以为能要回那些书,没想到殷殷这个好说话的,居然干脆把书都给了阿禾,还说不用还。这下不用想了,肯定一去不回头。
</br> 事情已经解决,阿禾便提议去客厅聊天,毕竟三个人在房间里,也奇怪了一点。
</br> 殷殷看起来对阿禾挺感兴趣的,总是有问不完的问题,不过阿禾也不反感,耐着性子地一一回答。
</br> 白宝灵原本还挺高兴的,但是后面慢慢升起一点醋意,觉得殷殷对阿禾太亲近了些,甚至比自己还要亲近,有点不爽起来。
</br> 殷殷,你不是说今晚有约会吗?还不去准备?白宝灵提醒说。
</br> 殷殷不以为意,挥挥手说:约会天天都有,只不过阿禾可不是每天都能遇上。
</br> 白宝灵听着倒吸了一口冷气,听殷殷这话难道她是想要一直霸占着阿禾?顿时心里着急起来,对阿禾说:等会我们就回去吧!
</br> 别啊!吃完晚饭再走,我还有好多事情要问阿禾呢!殷殷故作不满地说。
</br> 现在殷殷总算是知道白宝灵为什么对阿禾像是上瘾了一样,先不说阿禾的样貌出众,是那些臭男人不能比的,气质方面更是无人能敌,谈吐落落大方,自带一种贵气,若不是穿着粗布麻衣,她还以为是哪里的贵子,如果是这种级别的,殷殷觉得自己也可以弯一弯。
</br> 有什么事情你问我就好了,烦着阿禾干什么?白宝灵干脆拉过阿禾的手,故意十指紧扣,宣誓自己的主权。
</br> 殷殷被逗笑了,原本她想要问东问西看阿禾的性子如何,是否是那种善于伪装的虚伪之人,没想到自己还没问出点东西,白宝灵倒先着急起来了,生怕别人抢了她的阿禾一样。
</br> 阿禾,你觉得我烦你了吗?殷殷撑着头看着阿禾,那叫一个妩媚。
</br> 阿禾微微一笑说:没事,尽管问吧。
</br> 白宝灵坐不住了,悄悄凑到阿禾的耳边说:殷殷问不出什么有道理的话,跟她说也是浪费时间,而且她就是逗你而已,根本不是想知道什么。
</br> 哎!我可是听到了。殷殷不满地敲着桌子说。
</br> 阿禾笑了,摸了摸白宝灵的头,示意她没事。阿禾对白宝灵的家里人同样是爱屋及乌,回答问题这种小事当然不会放在心上。
</br> 好了,干嘛老是问东问西的。青萝端来一盘茶点,提醒殷殷。这么喜欢问东西,不如自己也找一个对象,让你问个饱。青萝打趣着说。
</br> 殷殷不以为然,说:可以啊。转头问阿禾:阿禾,你身边有没有亲戚朋友跟你差不多的,介绍介绍给我呗,男女我都不拘的。
</br> 听这话,白宝灵信以为真,一下子就想到了那个好心姐姐,提起说:还真是有个姐姐,长得很是美丽,不过白宝灵说着看了殷殷一眼:人家貌若天仙,估计看不上你。
</br> 说别的殷殷可能还会想一想,但是说到美貌,殷殷自认不会输给任何人,扬着眉毛说:哦?是吗?不如叫她过来比比看。想了想,殷殷转头问阿禾:阿禾,你觉得我跟你朋友谁更美?
</br> 你更美。阿禾不加思索地回答。毕竟那个根本不是她的朋友。
</br> 殷殷这下满意了。不管阿禾如何,面子总是给到她了。
</br> 你啊!青萝笑着骂殷殷,摇头说:阿禾这是给宝灵面子,不然你看人家怎么说。
</br> 殷殷不乐意了,觉得自己就是完胜:我看阿禾倒是实诚,不像是那种油嘴滑舌哄人高兴的人,说的必定是真话。
</br> 几个人说笑了一阵,白宝灵看时间不早了,就推着阿禾回去了。
</br> 回去的路上,白宝灵拉着阿禾的手晃着。今天阿禾表现得很好,她很高兴,但是也怕阿禾受了委屈,不觉就说了声:对不起。
</br> 突如其来的一句,让阿禾很诧异,问:怎么了?
</br> 白宝灵慢慢地说:我知道你不喜欢和别人交往,但还是逼着你去我家里,又被问了半天的东西,很难受吧?
</br> 阿禾笑了,认真地说:不难受。你家里人都很有意思,我不讨厌去你家。随后又补充:看你家里的氛围,我就知道你为什么会这么活泼可爱。
</br> 我可爱吗?白宝灵听到阿禾夸她很高兴。
</br> 阿禾握着白宝灵的手,笑而不语。
</br> 白宝灵见状也不逼着阿禾回答,很多话她们现在都能不言而喻,心里知道就行了。想到这里,她干脆挽着阿禾的手走着,现在的日子她觉得已经够了。
</br> 今天去你家还是有点收获的。阿禾忽然冒出一句。</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