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 的确是要留心。青萝安慰说。又看到白宝灵眉目含情,眼带笑意,问道:跟阿禾在一起就这么开心?
</br> 白宝灵不假思索地回答:开心,特别是互通心意以后,每天都有种踩在云上面的感觉。
</br> 行了,知道你喜欢。每次提起阿禾,白宝灵就会滔滔不绝,让青萝都觉得有点甜腻过头。以后毕竟都是一家人,让阿禾有空可以多来走走。青萝其实对阿禾也挺好奇的,奈何宝塔山这边走不开,不然还真想去她家里瞧瞧,这样大概也能知道是一个怎么样的人。
</br> 可是你们不是说凡人跟妖怪在一起呆久了会有损伤吗?白宝灵原本也有这个想法,不过就是碍于这里。
</br> 青萝解释:不怕的,我们又不会靠太近,而且祖祖也算是半个神,宝塔山又是聚灵之地,伤害不了什么,说不定还有增益。
</br> 听到青萝这么说,白宝灵放下心来。毕竟如果阿禾得到祖祖的喜欢,说不定祖祖还会想法子去保住她的性命,这样自己也不用再担惊受怕了,可以放心地跟阿禾亲亲抱抱。
</br> 这时远在家里的阿禾忽然打了一个喷嚏。
</br> 师傅,你没事吧?水华担心地问。
</br> 阿禾揉了揉鼻子,眼神冷然地说:自从看见纪云裳,我就知道以后会陆续有来。说着往水缸里又倒了一桶井水,刚好满了。
</br> 水华穿着一身的藕色衣服,是个少年的模样,只不过他现在只有手掌般的大小,像只青蛙一样浮在水缸的水面上。
</br> 我可不是靠她!我靠的是和师傅的心有灵犀找来的。水华哈哈地笑着说。
</br> 阿禾看着变成这个鬼样子还有心说笑的水华很是无语,吐槽说:有本事你就自己解决,别来扰我清静。
</br> 唉,若不是我遭人暗算水华自顾自地说起来:师傅你不知道,我那时候想着区区一只山鬼,怎么我会是天界上神的徒弟的对手?没想到一分神就被他下了毒气,缓了好久才恢复成人形,只是大小还不行。水华摇头叹息,抬眼却看见阿禾已经走远了,根本没有在听。
</br> 师傅,我绝不烦你,我好了就走!水华嚷嚷着说。
</br> 阿禾丝毫没有理会他。水华嘴碎,他在一天肯定会烦一天。
</br> 下午白宝灵下学以后就来找阿禾,第一眼就注意到了院子里的新水缸,靠近一看,原来是种了一株荷花,紫粉色的花瓣很是好看,一只蜻蜓缓缓落在上面,花朵颤了颤,蜻蜓又飞走了。
</br> 阿禾回来的时候,正看见白宝灵俯身在那看着荷花,连忙把小家伙拦腰抱起说:小心掉进去。
</br> 白宝灵笑了:我又不是小孩子,掉进去水也只到腰上呢!
</br> 走吧。阿禾要把白宝灵带回屋子里。
</br> 白宝灵拉着阿禾的袖子,撒娇说:阿禾,今晚要不去我家吃饭?她知道阿禾不喜欢接触人,但也想阿禾跟家里人搞好关系。
</br> 阿禾想了想,说:明天吧,明天我摘点菜再过去。总不能两手空空去你家。
</br> 白宝灵原本想说不用,但想到这是阿禾的一片心意,便点头说好。
</br> 那今晚我在这里,明天我们一起回去。白宝灵挽着阿禾说。
</br> 好。阿禾看着小家伙高兴的样子没啥不答应的。
</br> 心里的石头落下,白宝灵高兴地说:那我去帮你洗菜做饭!
</br> 阿禾笑着说:不用了,今晚炖鸡汤,还差一个时辰就好了。
</br> 这样啊!白宝灵想了想说:那我去山上玩一会。
</br> 去吧,别跑远,不然等一会不等你吃饭。阿禾笑着说。
</br> 白宝灵朝阿禾怂了怂鼻子,高高兴兴地出门了。
</br> 水华化回人形,趴在缸边好奇地问:师傅,那是谁?怎么碰到你,也没见你把她打飞?
</br> 他可记得他这个师傅洁癖到了极点,自己在两百多年前有一次不小心碰到了她的手背,他甚至感觉只是碰到了她的汗毛,皮肤都没碰到,回过神来,自己已经在十里地以外。
</br> 好不容易回去找她要说法,也只换来一句:你要庆幸你是我的徒弟。言外之意如果不是,还不知道下场会是什么。
</br> 多事。阿禾只丢下这一句就进了屋。
</br> 他这个师傅向来是就是,不是就不是,看师傅的这个说法,这个女子跟她必定不简单。他原本还不懂明明惩罚已经结束,师傅为什么还不回天界,原来是在这里跟佳人双宿双栖,乐不思蜀。
</br> 心想:只可惜自己刚刚没看清佳人的模样,下次定要好好瞧瞧。
</br> 想着他又变回荷花的模样,享受着最后日光。
</br> 等白宝灵回来的时候,衣服和鞋子都溅了水,兴冲冲地抓着一片海芋叶子包成的包赶了回来。
</br> 阿禾,我回来了。白宝灵高兴地跑到了水缸那边,打开叶子,两条食指长的小鱼滑进了水里。
</br> 去了半天,就是去抓鱼了?阿禾笑着,看着白宝灵的身上湿了一片说:赶紧去换身衣服还有鞋袜。
</br> 白宝灵有点不舍地看着水缸里的鱼,一步三回头地去换了。</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