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 白宝灵坐在床上,一句话也不敢说。
</br> 我想我需要个解释。阿禾微笑着说。
</br> 白宝灵脑子转了好几圈也想不出一个说辞,只能说:就是突然想亲亲你而已。
</br> 毕竟她们之前也会突然做这种亲密的行为,只不过都是在双方都清醒的状态下。
</br> 阿禾伸手碰了碰脖子上的红斑,啧了一声。
</br> 白宝灵担心地过去查看,发现肿了,她也没想到自己居然会下手那么狠。但是自己刚刚就是止不住地停不下来。
</br> 疼不疼?白宝灵还想要去看,阿禾错身去把铜镜放好,坐在了床上。
</br> 两人相顾无言。
</br> 我错了。白宝灵能想到是因为自己尝了那口汤的缘故。心里也开始担心起阿禾的身体。
</br> 阿禾也知道小家伙知道错了,心里自然是舍不得责怪她,但是也想要让她长记性,便拍了拍自己的大腿说:过来。
</br> 白宝灵委屈地皱着眉头,不安地走到床边,乖乖坐到阿禾的腿上,顺势还搂上了她的脖子,打算来一个撒娇三件套让阿禾消气。
</br> 在干什么?阿禾假装生气。
</br> 白宝灵连忙松开了手,坐直了身子,不知所措。
</br> 是惩罚,不是奖励。阿禾认真地说。
</br> 白宝灵抿着嘴,坐也不是,站也不是。
</br> 趴下。阿禾又继续拍了拍自己的大腿。
</br> 白宝灵这下懂了。阿禾是要整教训小孩子的那一套,顿时羞得不像样,但还是乖乖照做。
</br> 以后还敢不敢乱吃东西?阿禾说完,一个巴掌打在白宝灵的屁股上面。
</br> 力道阿禾自然看着来,不轻不重,但是够响。
</br> 白宝灵身子颤了颤,忍着泪水说:是给你吃的。
</br> 还敢说!又是一个响亮的巴掌。还敢不敢?
</br> 白宝灵心里苦,毕竟自己的本意也是为了阿禾好,看着阿这么生气,心里又是怕又是莫名一股犟。
</br> 你就是虚!我就知道。白宝灵带着哭腔说。
</br> 阿禾被气笑了,把手悬在半空中问:我就问你,以后还敢不敢给自己和我乱吃东西?
</br> 不敢了呜白宝灵激动起来,被自己的口水呛到,咳嗽了好几声。
</br> 阿禾虽然心疼,但也不得不一次教育到底说:再打三下让你长记性就算了,现在不让你长记性,以后得出大问题。
</br> 白宝灵点头,摆正姿势咬着牙,默默地忍受着最后的三下巴掌。
</br> 三下过后,白宝灵像是被抽空力气一样,无力地趴在阿禾的腿上。
</br> 好了,我都没用力。阿禾把白宝灵捞起来抱在怀里哄着。
</br> 你明明下了死手!白宝灵幽怨地说。
</br> 谁让你说了几次也不听?阿禾笑着安慰她,伸手要帮白宝灵擦眼泪,却发现这小家伙光打雷不下雨。
</br> 白宝灵反应过来连忙捂住眼睛说:我以后再也不关心你的身体了,你爱怎么着就怎么着。
</br> 宝宝,我能照顾好自己,你放心。阿禾无奈地说。
</br> 有这句宝宝,白宝灵也知道阿禾不是真的生气,不安地问:那你的身体有没有怎么样?
</br> 无事。阿禾淡淡地说。
</br> 白宝灵心里吐槽:阿禾居然还不认自己虚。自己不过是尝了一口就那样了,阿禾喝了一整盅却一点反应也没有。
</br> 好了,早点睡觉吧。阿禾把白宝灵塞回被子里,叮嘱说:以后少折腾。
</br> 白宝灵嘴上应着,但心里还是想着以后要继续找机会给阿禾进补的,只不过不会再找殷殷那家伙要那些三无产品。
</br> 第二天回家,白宝灵第一眼就看见了在那吃着早饭的殷殷,看了一下四下无人,她生气地把药放到了殷殷的面前问:你给我的是什么,可把我害惨了。
</br> 在优雅地吃着包子的殷殷闻言忍不住笑地上下打量了一下白宝灵问:怎么害惨法?一夜未归,是不是昨晚阿禾如有神助
</br> 殷殷!白宝灵不知道这个人的脑子里想的是什么,羞红了脸说:你这是什么鬼补药!简直是
</br> 春、药。殷殷淡定地接过话,无辜地摊手说:你不就是要这种?
</br> 白宝灵不敢置信地瞪大了眼睛说:我什么时候说要那种药了!我要补药,给阿禾补身体的那种。
</br> 殷殷觉得累了,说:这种就是补药,吃了跟武松去打老虎都可以,阿禾吃了还制服不了你这小蛇妖?
</br> 我要杀你了!白宝灵上手就去掐殷殷,两人顿时混作一团。
</br> 在说什么呢?端着粥来的青萝脸上露出皮笑肉不笑的笑容。
</br> 两人顿时都噤了声,因为在青萝的后面,就是刚刚巡山回来的祖祖和小吱。
</br> 一顿早饭吃得心惊肉跳,不过白宝灵看着祖祖他们没有说话,以为他们都没有听见,正当她以为逃过一劫的时候,擦着嘴的祖祖突然开口说:宝灵,等会来我房间。
</br> 白宝灵闻言脚一软差点倒了下去,强笑着说:我等会把碗收好就来。</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