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 你听我的,多少吃一点吧。白宝灵苦口婆心地劝说,不禁情绪低落了下来。
</br> 突然一个天旋地转,白宝灵才发现自己被人拦腰抱起,她吓得只能紧紧地抱住阿禾的脖子。
</br> 这样还虚吗?阿禾笑着问。
</br> 放我下来!白宝灵只想好好地跟阿禾讲道理,不想跟她玩闹。
</br> 阿禾点点头,正要把白宝灵放下,忽然又小跑起来,甚至还原地转起了圈,折腾了好一番,她一点气也不带喘地继续问:虚吗?
</br> 阿禾!白宝灵被气笑了。
</br> 阿禾见状再接再厉,白宝灵只觉头晕目眩,分不清东南西北,只能败下阵来认输:我错了,你不虚!
</br> 这个回答阿禾满意了,把白宝灵稳稳当当地放在了床上。
</br> 被抱着的人尚且还急的喘气,抱人的人倒像是没事人一样笑着看着她。
</br> 白宝灵知道阿禾性子倔,既然她不喜欢自己从家里拿东西来,只能另想办法了。
</br> 看着床上的人儿香喘连连,小脸蛋红扑扑的,阿禾心中一暖,忍不住就凑上前去。
</br> 白宝灵心里还在生气,直接扭过了头,吻只落在了她肉嘟嘟的脸蛋上。
</br> 阿禾也不生气,拿出压在枕头底下的信说:叶墨来信了。
</br> 我要看!白宝灵很是惊喜。
</br> 阿禾把信举了起来,意思很明显。
</br> 白宝灵敷衍地亲了阿禾一口,抢过信要看。
</br> 你认识这些字吗?阿禾笑着问。
</br> 白宝灵挑了挑眉,自信地说:我最近有在上学,学得可好了!
</br> 原来如此。阿禾说:那你念给我听。
</br> 白宝灵接过阿禾拆开的信纸,念了起来:
</br> 阿禾你好,最近一切安好吗?我已经拜得了师傅,正在刻苦学习当中,希望有朝一日,不负期望。请你转告白宝灵,她所问之事,已经问了师傅,师傅说我若再问此歪邪之事,必罚我三天不准吃饭,无可奉告。至此,勿念。叶墨。
</br> 白宝灵一口气读完,觉得心凉了半截,看来还真找不到办法了。
</br> 你问叶墨什么了?阿禾好奇。
</br> 白宝灵只能笑笑说:只是些小事,不知道就算了。
</br> 阿禾知道白宝灵肯定有事瞒着她,只不过她也不想逼白宝灵说出来,只能告诉她说:我的话,你其实不用担心,你若安好,我便安好。
</br> 白宝灵心里有点难过,问阿禾:若是跟我在一起,会要你的命呢?
</br> 阿禾听了以后笑了。
</br> 白宝灵着急起来,担心阿禾只把她当作是在开玩笑。
</br> 我是认真的。白宝灵急得都快哭了。
</br> 阿禾安抚着小家伙:我知道。摸着她的小脸说:及时行乐才是最重要的,与其咄咄不安地担惊受怕地生活,还不如好好地珍惜在一起的日子,不是吗?
</br> 可是我想跟你在一起久一点。白宝灵难过地说。她想要很久很久,不是阿禾的一辈子,而是作为妖怪的她的一辈子。
</br> 阿禾握了握白宝灵的手说:随遇而安就好了。
</br> 随遇而安吗?白宝灵觉得好像也有点道理,便窝在了阿禾的怀里,不情不愿地说:好吧。
</br> 阿禾看着白宝灵撅着的小嘴,转移话题问:最近学了什么?
</br> 一提这个白宝灵立马来了精神说:我学的可多了,不过我最喜欢的是一首关于你的诗!
</br> 噢?背来听听。阿禾看着白宝灵兴奋的眼神,知道她就在等这一句。
</br> 白宝灵高兴地把《悯农》背了一遍,背完以后期待地看着阿禾。
</br> 阿禾认真地点头说:背得真好,我们家宝宝真厉害!
</br> 白宝灵骄傲地扬起头,心里很愉悦。
</br> 先生给你奖励小红花没有?阿禾笑着问。
</br> 没有!白宝灵反应过来像是错过了什么似的,想着下次她要建议秀才给她奖励小红花。
</br> 阿禾见状在白宝灵的额头上落下一个吻说:就用这个代替着先。
</br> 白宝灵很受用,高兴得不得了。但是最后还是依依不舍地要回家。在没有找到解决办法之前,她只能强迫自己忍着。
</br> 虽然阿禾说随遇而安,但是她心里还是想再努力一把。
</br> 回家后白宝灵看见殷殷的房间亮着灯,便像看见救命稻草一样跑了过去。
</br> 殷殷当时正把自己刚捞来的一包银子塞进床底,白宝灵推门进来把她吓了一大跳。
</br> 怎么了?殷殷把银子往里面踢,生怕自己的小金库被人发现。
</br> 殷殷,我有事问你。白宝灵直接开门见山。
</br> 殷殷不用想也猜得出大概是什么事情,问:又是阿禾?说吧。上次阿禾来的时候,殷殷没遇上,不然她真想见见这个把白宝灵迷得要死要活的人到底是何方神圣。
</br> 白宝灵坐了下来说:你不是经常去凡间跟那些人交往的吗?我想问你,若是他们虚了,要怎么办?
</br> 正在喝茶的殷殷一口茶水喷了出来,擦着嘴问:阿禾现在就虚了吗?
</br> 白宝灵难为情地点点头,说:毕竟我们几乎天天都见面。</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