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 她拿着东西到了阿禾家,走了一圈才发现阿禾在厨房收拾着采下来的蔬菜瓜果,白宝灵直接从后背抱了上去。
</br> 阿禾也不惊讶,只是继续着手上的活计说:来了?
</br> 阿禾,我想你。白宝灵撒娇说。她觉得抱着阿禾的时候最有安全感和幸福感。
</br> 正好有东西想给你看。阿禾拉过白宝灵的手,直接把她带到了澡房。里面做了改造,澡桶做了一个中空的台子放着,下面堆了火山石,外面做了烧柴的炕。
</br> 以后洗热水澡就方便了,而且火山石可以保温,泡久一点也没关系。阿禾说。
</br> 白宝灵知阿禾主要是为了自己,便拉起阿禾的手,看到她满手的茧子,用手指一个个地点着,很是心疼。
</br> 谢谢你,阿禾。白宝灵不知道还能说些什么。
</br> 阿禾摸摸白宝灵的小脸说:去洗把脸吃饭,小花猫子。
</br> 白宝灵撅着嘴不高兴,但还是乖乖听话,打水洗脸的时候才发现自己脸上的泪痕还在,还真是像小花猫一样。
</br> 阿禾家的饭菜依旧以清淡为主,不过每次白宝灵来了都能吃上肉菜。阿禾种的蔬菜很好吃,所以其实有没有肉菜白宝灵都不拘。
</br> 等她洗完碗出来的时候,看到阿禾在院子的藤椅上躺着看星星,她便在一旁的椅子上坐下,也抬头看着星星。
</br> 繁星璀璨,看了让人的心境都平静了下来,只不过脖子熬不住,她看一会就得低头活动一下脖子。
</br> 真好看啊!这些星星。白宝灵感叹。一闪一闪的,就像是夏天的湖面的一样。
</br> 真想摘一颗放在房间里。白宝灵说:那样晚上就不用点灯了!
</br> 你确定?这么小的亮光。阿禾笑着问。
</br> 白宝灵想了想,的确也是,便说:那应该把月亮放进房间里面。又问:阿禾,你是喜欢星星还是月亮?她歪着头看阿禾。
</br> 阿禾笑了,说:我喜欢你。
</br> 又是这种出其不意又撩人至深的情话。
</br> 白宝灵心脏直跳,心想阿禾说起情话来真是不要命。
</br> 宝宝,过来。阿禾侧身看着白宝灵。
</br> 白宝灵不明所以,起身蹲在阿禾的面前,两人四目相对。
</br> 晚风吹过院子,四周只能听见沙沙的叶子摩擦的声音。
</br> 阿禾好像在等什么?想到这里,白宝灵舔了一下嘴唇,慢慢向阿禾凑了过去。
</br> 等到两人的唇快要碰上的时候,阿禾忽然问了一句:宝宝,你在干什么?
</br> 白宝灵顿时脸红不已,站起身说:我回家了。
</br> 不想却被阿禾笑着拉住:我错了,不逗你了。
</br> 阿禾让出半个身位拍了拍空位,白宝灵虽然生气,但还是乖乖地背对她躺了下去。
</br> 也不知道是谁说要矜持的?阿禾自言自语地说着。
</br> 白宝灵知道阿禾在取笑她,毕竟之前是她提出来以后要矜持,什么亲密举动都不做的。
</br> 你再这样白宝灵刚要说出口,又连忙打住,想到她们现在几天才见一次面,她不想闹小脾气。
</br> 我就喜欢看你被我逗急了的样子,不然我怎么知道你有没有变心?阿禾悄悄地在白宝灵的耳边说着。
</br> 白宝灵忍受着耳朵被温热的气息吹响,身上忍不住颤栗了一下。
</br> 阿禾笑着伸手抱住了白宝灵的腰,带着些许幽怨说:现在都很少听见你说喜欢我了。
</br> 有吗?白宝灵记得自己好像前不久才说过。不过想到阿禾居然学会担心她的爱,她觉得够了。
</br> 阿禾真可爱。白宝灵忍不住说。
</br> 阿禾对这个形容很不满意,翻过白宝灵的身子,对上她的眼睛问:有多可爱?
</br> 非常!白宝灵满足地说。
</br> 阿禾无可奈何,把白宝灵收进怀里,低头吻了下去。
</br> 白宝灵以为阿禾会浅尝辄止,没想到阿禾却换了一种吻法,像是在品尝什么美味一样含着她的唇瓣,一含一咬,像是珍惜又像是惩罚。
</br> 唔白宝灵不喜欢这种吻法,太折磨人了。主动起来亲吻阿禾,阿禾嘴角一勾,化主动为被动,配合着白宝灵的动作。
</br> 直到许久以后,阿禾重重地吻了吻白宝灵,宣告缠绵结束。
</br> 白宝灵有点意犹未尽,急促的喘息让嘴唇还在微微颤抖着,看着阿禾发肿的嘴唇,她伸出染着粉指甲的玉指在她的唇上轻轻点着。
</br> 阿禾握住了她的手,带着笑意警告:再来就得着火了。
</br> 白宝灵虽然单纯,但也知道这是个什么意思,瞪着纯真的杏眼说:我才没想那里去,我是怕你会不会疼。
</br> 换作别人,阿禾觉得会是暧昧的套路,但如果是白宝灵,她相信这是小家伙的真实想法。
</br> 我要回家了。白宝灵有点不舍,但是也不想太晚回去,毕竟还要做作业。
</br> 阿禾起身说:好,我送你回去。
</br> 这时白宝灵突然想起了事,从怀里拿出那根用红布抱着的百年人参,交到了阿禾的手里说:有空你煮了来吃。</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