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 白宝灵纳闷:殷殷房间里的那些不够使吗?
</br> 青萝白了一眼说:上次殷殷发酒疯抱着箱子在路边撒钱,祖祖派人把她抓了回来以后,把东西都锁库房里面了,现在每个月用的钱都是算好的,一分也不多。
</br> 白宝灵觉得现在的殷殷挺像以前的自己,不禁有了点惺惺相惜之意,便自告奋勇要去开解她,青萝也不拦着,毕竟白宝灵有点事做总比到处跑好。
</br> 去到殷殷的房间,果真那些金银珠宝都不见了,却而代之的是满地的酒瓶子、书什么的,乱糟糟,活像个乞丐窝。
</br> 殷殷,我给你拿了醒酒汤过来。白宝灵端着醒酒汤小心翼翼地走,生怕自己在这个乞丐窝里摔个狗吃屎。
</br> 殷殷不满地瞟了一眼说:我要酒,不是醒酒汤。
</br> 白宝灵搓着小手说:青萝说没钱买。
</br> 啧!小气鬼。殷殷说着又往嘴里塞了一大块炸花卷,随手拿起还剩下半瓶的酒就着吃下去。
</br> 殷殷。白宝灵坐在了殷殷的身旁,有点心疼说:那只狐狸不好,我们换一个别的好了。这话还是殷殷教她的呢!白宝灵不知道为何现在的殷殷自己倒不懂了。
</br> 听到这句话,殷殷忽然叹了一口气,咀嚼的幅度也小了下来。
</br> 我们殷殷比什么大家闺秀还要好呢!又漂亮又漂亮。说完白宝灵自己都笑了,一时间她实在是想不出殷殷的第二个好处。
</br> 殷殷闻言蹙了一下眉,问:什么大家闺秀?
</br> 白宝灵不好意思地说:那只狐狸喜欢的那个大家闺秀。我没别的意思,就是觉得你肯定比她好。
</br> 殷殷顿时一个大写的无语:你们还真以为我是因为那只火狐啊!都说早忘了这号人了。
</br> 白宝灵有点不相信,毕竟殷殷现在摆明就是一副为情所伤的样子。
</br> 殷殷不得不耐心解释说:之前我的确看上了他,不过那个人是个死心眼,一心就爱那个小姐,我努力了一下实在不行便放弃了。
</br> 白宝灵听着觉得这的确像是殷殷的作风,不解:那你
</br> 殷殷回想起来就觉得气人,说:当初为了能跟火狐有话聊,我特意去学什么诗词歌赋,你知道的,我们妖怪平时也用不上那些,学起来比让我去修仙还难,我就请了个穷酸秀才教我读书写字,那个秀才看着他像闷葫芦似的,教育起人来一会说我字写得不行,一会又说刚教过我的东西我又忘了,对我好一顿损。
</br> 白宝灵磕起瓜子问:然后呢?
</br> 殷殷愤怒地说:那时候我看火狐已经跟那个小姐情投意合,心想成人之美算了,便丢下找其他人消遣去了,不想在街上的时候被那个秀才看见了,他一张嘴就说我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好几天没去上学了,又大声斥责我乱搞男女关系有伤风化。
</br> 那时殷殷刚好勾搭上一个富家公子,虽然不是她喜欢的类型,但是为了消遣一下,她勉强将就处着,没想到那富家公子听到秀才的一顿输出,竟然也嫌弃起她来,气得殷殷脸红一阵白一阵,恨不得立马手撕了那秀才。
</br> 白宝灵咂舌,这人敢当众让殷殷没脸,估计以后不会有好日子过了。但是细想不对,如果是这样的话,殷殷不该是这幅忧愁的样子啊!
</br> 那时候我就想,定不能让他好过,便在他教书的课堂上暗暗装神弄鬼,把那两三个读书的学生都给吓跑了,心想让那个穷酸秀才连一月几文钱的教书费也拿不到,让他去喝西北风。
</br> 这事倒在白宝灵的意料之中,甚至觉得比殷殷往日的做法还轻了一些。
</br> 过了几天,我正想去他家看他的笑话,不想发现他家家徒四壁,家中还有一个快要病死的老母,锅里只剩下一碗比清水好些的米汤留着喂他的老母吃。
</br> 白宝灵不由惊呼:殷殷你真作孽啊!
</br> --------------------
</br> 小剧场:
</br> 白宝灵:宝塔山的各位都是重要的家人,我们要一致对外!
</br> 殷殷:我把秀才↑↖~
</br> 白宝灵:殷殷你真不是人!
</br> 希望大家多多收藏评论投液~
</br> 你们的支持将会是我最大的动力↗
</br> 啾咪o↗感谢在2023-12-04 23:30:06~2023-12-06 15:21:3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br>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香蕉牛奶 10瓶;
</br>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br> 第25章 宝灵上学
</br> 殷殷连忙辩解说:我又不知道!
</br> 看到是这种场景的时候,殷殷也是慌了一下。不过后面想着这也不是什么大事,便随手丢了一锭银子下去,心想也够他们一年的花销了,不想那秀才还真是一个没长眼睛的,白花花的银子就在那,他饶是没看见,两三次都被别人捡了去。
</br> 后来殷殷实在是看不下去了,直接请了大夫上门给秀才的老母看病,病是给看了,秀才那个死心眼的却偏要写一张借据先欠着大夫的诊费和药钱,不然不肯拿药。
</br> 没法,殷殷只能从大夫的手里拿到那张借据,看着秀才工整的字迹,只觉得他死要面子活受罪。
</br> 病是在治了,但是秀才家穷得揭不开锅,原本靠着那两三个学生还能吃点稀粥,现在是连洗锅水都没得吃了。殷殷咬咬牙,拉下面子主动上门说要结清之前的学费,但是秀才却说自己没有教会殷殷,不肯收钱。</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