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 宝宝,跟我来。阿禾拉着白宝灵进了房间,刚关上门,就把白宝灵抵在了门上,居高临下地盯着她问:叶墨跟你说什么了?
</br> 白宝灵低垂着眼睛,不敢看阿禾,只是用很小的声音说:没说什么。
</br> 阿禾懂了,小丫头估计又是因为一些无关紧要的小事而在自寻烦恼。现下问她什么估计她也不会松口,只会自己生着闷气。
</br> 宝宝。阿禾唤了一声。
</br> 白宝灵下意识地抬起了头,阿禾得逞般了笑了一下,低头含上了她水嫩的唇瓣,知道今天委屈她了,阿禾的动作比往常更加地轻柔缠绵,呼吸的声音慢慢加重,小家伙的手开始挣扎起来,阿禾干脆握住了她的手腕,慢慢探寻直入,想要撬开贝齿与那柔软的小舌交缠。
</br> 阿禾疼。白宝灵在呼吸的间隙艰难地吐出这几个字。
</br> 阿禾回过神来,低头看见小家伙的手腕都被自己不知轻重地握红了。便立马松开了手,身体紧贴了上去,继续着刚才的攻略。
</br> 阿禾不行。白宝灵的手又不安分起来,推搡着阿禾。
</br> 阿禾见状吻了吻白宝灵的嘴角,低声说:我们小声一点就好了。她知道白宝灵最喜欢和她亲吻,每次都是欲罢不能、意犹未尽,今天就放纵一回,好好地犒劳一下小家伙。
</br> 不是,真的不行!白宝灵见推不开阿禾,只能别过了头,躲开阿禾的吻。
</br> 这下阿禾知道问题的严重性了,只不过情、欲还笼罩在眼底,她紧紧地抱住了白宝灵,想要先把情绪稳定下来再好好谈谈。
</br> 白宝灵眷恋阿禾的拥抱,忍不住靠在了阿禾的胸前,闻着阿禾身上特有的香气。突然,她一个激灵,连忙挣脱开阿禾的怀抱,自己站到了一边。
</br> 嗯?!讨厌我了?阿禾向前问。
</br> 白宝灵依旧不敢正视阿禾的眼睛,只在一旁无措地扣着手。她开始怀念以前那个对她冷冰冰的阿禾,这样自己就不用担心彼此之间的亲密接触会伤害到她。
</br> 不喜欢我了吗?阿禾步步紧逼,她觉得今天的事情很不简单。
</br> 白宝灵知道如果自己不能给出一个合适的答案,阿禾一定会继续刨根问底的,脑子里快速地转着,想要一个既能继续和阿禾呆一起而又能让她们之间少接触的理由。
</br> 我最喜欢你了。白宝灵肯定地说,随后又解释:只是我觉得你之前说得对,我们之间进展太快了,需要慢一点,我需要矜持一点。
</br> 阿禾头靠在墙上,似乎在考虑这句话的真实性。
</br> 亲密的事还是等到成亲以后做比较好。白宝灵拉了拉阿禾的衣袖,撒娇说。心想没碰到的话应该不会减少阿禾的寿命吧!
</br> 那以后亲亲?
</br> 不亲了。
</br> 抱抱?
</br> 不抱了。
</br> 睡觉?
</br> 不一起。
</br> 阿禾愣了愣神。这样的话,她们还算得上是在谈恋爱吗?有点连普通朋友都不如了吧?
</br> 白宝灵看阿禾好像不太乐意的样子,立马说好话:吃饭还是能一起吃的,只不过以后不来这里过夜了。
</br> 阿禾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心好像凉了半截。虽然白宝灵说要矜持一点是好事,但是她们这么久以来一直亲亲抱抱的习惯了,顿时说不能这么做还真觉得心里好像有点不是滋味。
</br> 我这样好吧?白宝灵问。她也是突然想起阿禾曾经说过的话,现在正好用来做挡箭牌,等以后找到可以让人妖共处的办法,再推翻就好了。
</br> 阿禾自嘲般地嗯了一声。真是自己挖坑自己跳。
</br> 那我们从现在就开始吧!白宝灵高兴地宣布。
</br> 阿禾这下冷静不下来了,连忙说:明天再开始吧?她还没消化好这个决定。
</br> 白宝灵看见阿禾着急上火的样子,忍不住偷偷笑了说:以前让你亲我,你还一副不情不愿的样子,现在上瘾了吧?是不是爱上我了?
</br> 嗯。阿禾没有含糊,直接承认了下来。
</br> 白宝灵的眼睛亮了亮。没想到听到答案的这一天,果真是像做梦一样。脑袋和耳朵都在嗡嗡作响,眼睛所看到的地方都是在发亮。
</br> 哼!你就敷衍我吧!白宝灵摸了摸自己发烫的脸蛋,感觉像熟了一样。
</br> 阿禾覆上白宝灵摸着脸蛋的手,看着她的眼睛认真地说:我早就爱上你了,没有敷衍你。
</br> 后面阿禾还说了啥,白宝灵已经听不见了,她只感觉自己的心脏砰砰跳着,恨不得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一样。
</br> 谁知道你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白宝灵装作傲娇地说。
</br> 阿禾闻言凑到了她的耳边,轻笑了一声,缓缓地说:我有点洁癖,如果不是爱你的话,还会在你嘴里搅来搅去?
</br> 流氓!白宝灵立马娇嗔起来。
</br> 阿禾笑了,推开门说:好了,我们出去吧。
</br> 白宝灵倒没有理她,而是直接掰着手指在心里算着:刚刚的亲亲抱抱大概消耗了阿禾一天的寿命,嗯刚才阿禾摸了我的手一会,半个时辰的寿命没有了。以后得把这些账都记起来才行。</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