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 快说,你又用了什么障眼法!叶墨掏出符纸,可是现在没有了器皿,不知道还管不管用。
</br> 白宝灵慌了,连忙打住说:好你个小孩,我们好心收留你,你居然要置我于死地!
</br> 你终于承认了吗!叶墨就说自己没有看错。
</br> 见状,白宝灵也抬起手准备施法,愤愤不平地说:我跟你无冤无仇,你抓我干什么!
</br> 闻言叶墨一时语塞,随后才说:因为你是妖怪,妖怪就是坏的。
</br> 白宝灵不知道叶墨到底有几斤几两,也不知道自己打不打得过他,便开始嘴炮模式:那你能抓尽天下的妖怪吗!为什么你不抓杀你父母的妖怪,而抓我?你就是欺善怕恶!
</br> 我叶墨握紧了拳头。
</br> 当时的他被父母塞在米缸里躲妖怪,他甚至连那是只什么妖怪都不知道,只是后来听别人说过,那妖怪会飞。
</br> 妖怪也跟人一样,有好的,也有坏的。白宝灵解释说:我和阿禾在这里生活得好好的,你自己来掺和而已!
</br> 听到阿禾的名字,叶墨沉默了下来。
</br> 白宝灵继续说:如果我消失了,阿禾会伤心死的,你上次抓了我,你知道我有多害怕以后不能再见到阿禾?你凭什么把我抓了!说着说着,她伤心地哭了起来。
</br> 叶墨顿时慌了,连忙说:你不要哭。
</br> 你凭什么抓我,我又没做坏事,我连人都不认识几个,更别说害人了!白宝灵越说越委屈。
</br> 好了,我叶墨把符纸丢开:对不起,我就是想试试符咒能不能用。当时叶墨刚讨到了点朱砂,立马凭着记忆画起符来,正好看见了在纠缠的白宝灵和林昭,便拿他们来练手。
</br> 眼见叶墨的态度软了下来,白宝灵无助地坐在椅子上,冒着眼泪说:你现在就收了我吧!好成全你的正义!反正在你的手下也不知道已经死了多少无辜的妖怪。来吧来吧!说着趴在桌子上大哭起来。
</br> 叶墨见状居心不忍地拉了拉白宝灵的衣服说:我只用了一次,就抓的是你,不是还被你逃出来了吗?
</br> 白宝灵委屈地在抽泣,丝毫不听叶墨的解释,自顾自地伤心。
</br> 叶墨无措地抓着后脑勺,急得团团转,随后反应过来说:我现在就去喂鸡!说着就端起鸡食盆跑去了鸡舍。
</br> 听见跑出去的动静,原本还在埋头哭着的白宝灵猛然抬起了头,看见小孩子终于听话了,她连忙擦干净了眼泪。想着今天要干的事情太多了,不快点干的话还真干不完。
</br> 叶墨喂完鸡就在白宝灵的身边转悠,等待她的分配。白宝灵偏不跟他说话,自己在井边默默搓着阿禾的衣服。他良心不安,看见白宝灵要打水就立马抢过水桶帮她打水,看她不够力去拧衣服,便自己主动拿了过去拧干晾晒。
</br> 中午时分,叶墨看活都干得差不多了,自己也不好意思再留下来,默默说了句:那我先走了。
</br> 白宝灵一听不乐意了,气呼呼地说:等会还要去菜地里摘菜,你要累死我吗!
</br> 叶墨想了想说:那摘完菜我就走。
</br> 等会阿禾回来看到你走了,会以为我欺负你了呢!白宝灵更加不乐意了。
</br> 叶墨进退为难,板着小脸抿着嘴,表情完全不像是他这个年纪的小孩该有的。
</br> 白宝灵忍不住指了指他的额头说:你干嘛这么犟?我不生你的气了,但你也别老想着抓我了,就这样。
</br> 叶墨眉头松了松,小脸鼓鼓的,算是妥协了。
</br> 事情谈好以后,白宝灵的心也放了下来,高高兴兴地和叶墨去田里摘蔬菜去了。刚摘好一大把的青菜,转眼就看见叶墨的眼神落在玉米上面,她干脆去掰了四五个问:想吃嘛?
</br> 叶墨不好意思地点了一下头。
</br> 她心想也是,哪里有小孩不喜欢吃玉米的?而且不知道阿禾是从哪里拿来的种子,种的蔬菜水果都要比外面卖的好吃得多,特别是玉米番薯之类,别处都吃不到这么香甜的。
</br> 回去的路上,白宝灵和叶墨都提着一大篮子的蔬菜,两个人嘴里都塞着一大块白萝卜吃着,白萝卜汁水很多,清甜又解渴。
</br> 叶墨犹豫再三,还是忍不住问白宝灵:阿禾知道你是妖怪吗?
</br> 白宝灵理所当然地说:她当然不知道啊,我伪装得这么好!随后又举着白萝卜说:你可不能告诉她,我要等合适的时候再跟她坦白。
</br> 叶墨撇了撇嘴,心想别人早就知道了,被蒙在鼓里的可是她。不过借此也可以看得出来,她们的感情还真是不错。
</br> 那你为什么要跟她在一起?叶墨不懂。
</br> 白宝灵挑挑眉,说:因为我喜欢她,当然,这些是你小孩子家家不会懂的。
</br> 叶墨不喜欢被人说成是小孩子,自己单独生活了这么久,他觉得自己早已经算得上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了。而且他觉得白宝灵说的都是借口,妖怪爱上凡人,那不就是跟人爱上猪一样吗?
</br> 你是把她当做口粮吧?叶墨说出自己的猜想,他觉得这个可能性最大。</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