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 嗐!你一个小孩子画的能管什么用?白宝灵一边说着,一边额头冒出了冷汗。
</br> 那就有劳了。阿禾感谢说。
</br> 白宝灵瞪大了眼睛,没想到阿禾居然会答应下来。万一那个符真的管用,那自己会不会被驱赶出去?那以后不就都不能靠近阿禾了!
</br> 听到阿禾想要,叶墨顿时宽心了下来。想到自己终于不是白吃白喝,吃饭也大口了起来,阿禾在一旁给他夹着菜,知道他不好意思自己夹。
</br> 后面他们继续聊了几句,知道他叫叶墨,已经出来流浪了一年多,平时叶墨吃饭要不吃野果,要不靠着一些好心人给点干粮吃,住的话更简单,要不借宿,要不露宿街头。
</br> 听完他的叙述,白宝灵和阿禾都难免有点唏嘘。
</br> 后面白宝灵看见阿禾去洗碗了,只剩下她和叶墨在,她便装作随意地问:我看你有点眼熟。
</br> 叶墨一听,注视了白宝灵好一会,肯定地说:但是我没见过你。毕竟白宝灵的打扮一看就知道不是普通人家的姑娘,见过应该会有印象。
</br> 听到这句话,白宝灵安心了,心想可能是当时背对着他,所以叶墨没有看见她的样子,现在也认不出她来,又偷偷地问:那你怎么看得出来妖怪和人的区别?
</br> 在聊什么?阿禾擦着手过来问。
</br> 白宝灵顿时慌了,连忙说:没什么。生怕阿禾看出点端倪。
</br> 叶墨倒没注意到她的慌乱,正经地解释说:我能看到别人身上的气,妖怪身上的气紫黑紫黑的,很容易看得出来。
</br> 白宝灵连忙扭着头看自己的身上,生怕自己的气冒了出来。
</br> 叶墨被她的举动逗笑了说:你们身上的气都是白色的,是普通人的气,不然我也不敢求宿。
</br> 啊?
</br> 白宝灵有点惊讶,怎么叶墨这时候倒看不出她是妖怪?难道他看人的眼光也是跟她的法术一样,一时用得了一时用不了?
</br> 以后你有什么打算?阿禾问叶墨。
</br> 叶墨的脸上顿时露出了不同于他年龄的憔悴,目光空洞地说:走到哪里算哪里,反正就我一个人了。说完,气氛顿时沉默了下来。
</br> 白宝灵突然有点可怜叶墨,这么小的年纪,原本应该是还在父母的疼爱下长大,现在却只剩下他一个人在外流浪,吃了这顿不知道下一顿,也不知道明天有没有地方可以过夜。想到这里,看叶墨的眼神多了点怜惜。
</br> 叶墨很是敏感,一下子就察觉到了,立马补充说:反正我以后会成为很厉害的除妖师,把妖怪都灭了!叶墨着急为自己解释,说着说着还打起了嗝。
</br> 白宝灵笑了说:别人都说小孩子说谎就会打嗝,还说你不是在说谎?
</br> 才嗝不嗝是!叶墨艰难地把这句话说完,解释的心情顿时都没了。
</br> 好了,就是刚才吃饭急了一些。说着阿禾给叶墨倒了一杯热茶,让他缓缓。
</br> 看着月亮都已经出来了,白宝灵拉了拉阿禾的袖子说:早点睡吧。
</br> 阿禾看向叶墨:柴房还是脏了点,去客厅用椅子拼一下将就一晚吧。
</br> 叶墨摇头说:我在柴房就很好。一是不想再麻烦别人,二是柴房一直都是他觉得最安全的地方,一路上,好人坏人他也见过不少,虽然说阿禾她们不是妖怪,但是他也保证不了她们的心都是好的。
</br> 阿禾给叶墨送去了一盏油灯,让他晚上点着可以安心些睡觉。
</br> 白宝灵则是在床前转着,有点犹豫。
</br> 怎么了?阿禾问,小家伙心里有事一眼就能看得出来。
</br> 白宝灵讨好般地笑着说:叶墨的衣服也太破了些说着就往阿禾的身上凑了凑,拉着她的手说:上次给你做的新衣服你不是还没穿,我想要不改一件给他?
</br> 阿禾故作生气:哦~刚送给我现在就要转手送别人去了。
</br> 叶墨不是没有什么好的衣服嘛!白宝灵撒着娇说。又把阿禾的手放在自己的腰上,搂着她的脖子说:小气鬼!你要的话,怎么又不穿?现在说给别人又要了。
</br> 原本叶墨差点把她杀了,她是很生气,但是听到是因为他村子里的人都被妖怪害了,又觉得情有可原。可怜他小小年纪,居无定所,无依无靠。
</br> 改去吧。阿禾搂了搂白宝灵的腰,宠溺地说。
</br> 白宝灵见状立马翻出阿禾柜子里的针线,又拿出一件版型比较容易改的新衣服,撸起袖子就开始干。
</br> 原本这是用法术一下子就弄好的东西,不过现在是用不了了,好在她知道大概要怎么做,所以一晚上应该是能做好一件的。
</br> 阿禾坐在一旁看着白宝灵拆线,看着她一副认真的样子,心里也觉得很是高兴。
</br> 被阿禾盯得不好意思了,白宝灵难为情地对着阿禾说:你先去睡觉吧!我要弄到很晚的。
</br> 阿禾撑着头,一脸笑意地看着白宝灵说:我不,我就在这里看着你做。
</br> 白宝灵不好意思起来,推着阿禾说:你去睡觉!你看着我不自在!</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