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 叶墨:一下子就抓了两只妖怪,我真棒!(骄傲脸)
</br> 阿禾:哇靠,差点没老婆了,好险。
</br> 林昭:小生这边(被一拳打中,口水呈喷射状)
</br> 吃瓜群众:(吹吹拳头)区区□□精,烦死了,晋江还不让打□□两个字,我就打你,怎么滴!
</br> 第20章 叶墨
</br> 白宝灵觉得奇怪,这里怎么会有别人造访?
</br> 我去开门。阿禾说着便起身。
</br> 阿禾打开门,便看见那个瘦小的身影低着头,小声地嘟囔了一句:可以让我借宿一晚吗?
</br> 没有听见阿禾的回答,叶墨用稍微大一点的声音又问了一遍,阿禾就这样抱着胸看着他。
</br> 叶墨这时耐不住了,抬起头来,看见阿禾正是今天和他换番薯芋头的人,微微地松了一口气,解释说:天黑了,我来不及去村子里,可以让我借住一晚吗?
</br>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在山上绕了好几圈也没能绕出去,直到天黑了才找到路出来,放眼过去,就只有阿禾这里有灯火,这里住不了的话,估计得在荒郊野岭蹲一晚的草地了。
</br> 进来吧,正好在吃饭。阿禾侧开身子迎叶墨进来。
</br> 白宝灵还是第一次看见阿禾和别人交谈,便放下了手中的烤鱼好奇地走了过来,直到看清叶墨的样子,她吓出了一身的冷汗。
</br> 她刚才施法想教训一下叶墨,让他鬼打墙地在山里绕一个时辰,没想到他跑出来以后居然摸来了这里,那样自己的身份不就会被他戳破了吗!
</br> 白宝灵拉了拉阿禾的袖子,小声地提醒说:阿禾,我们家只有一间卧室啊!
</br> 虽然声音很小,但叶墨还是听到了,抓着自己的包袱说:我住柴房就行了。他只需要一个落脚的地方,平日里靠在路边睡也是常有的事情,只不过今天在山地里的话,不仅要提防妖怪,还要提防野兽,比较危险。
</br> 可是我们又不认识他白宝灵用更小的声音说。就是想阿禾把叶墨赶走。
</br> 我自己有吃的东西,不会用你们任何东西的,天一亮我就走。叶墨抿着嘴,盯着白宝灵的眼睛说。
</br> 白宝灵被吓了一跳,慌忙把眼睛看向别的地方,生怕叶墨认出她来。
</br> 没关系的。阿禾拍了拍白宝灵的手,又对叶墨说:没事,多一双筷子的事情。
</br> 叶墨紧张地走了进来,在院子里看了看,自己走进了柴房里。白宝灵有点担心,一直躲在阿禾的背后,小心留意着叶墨的一举一动。
</br> 虽然是柴房,但是阿禾收拾得挺干净的,清一清还是能空出一个睡觉的地方,比在野外好。
</br> 叶墨看着阿禾她们,许久憋出了一句:谢谢。说着便放下了包袱,把柴都稍微挪了挪,就地坐下休息了。
</br> 白宝灵看见叶墨好像没有认出她来,稍稍放心了些,但又有点担心他是不是装的,就等着机会又去抓她。
</br> 弄好了,就出来洗个手吃饭吧。阿禾说完,便拉着白宝灵往饭桌那边走了。
</br> 叶墨闻言立马皱着眉头说:我不吃你们的东西!
</br> 阿禾没有理会他,坐好以后让白宝灵给他盛一碗米饭。白宝灵撅着小嘴不情不愿的,刚好今天阿禾多洗了一副碗筷,白宝灵不高兴地用饭勺往碗里压着米饭。
</br> 心想阿禾是不知道,这个人差点害死了她,不然看阿禾还能不能这么宽容地招待他!
</br> 过来吃饭吧!阿禾对着拘谨地走出柴房的叶墨说。
</br> 叶墨半推半就的,慢慢吞吞地洗了手,坐了过来。
</br> 白宝灵看着叶墨,叶墨注意到白宝灵的眼神,不安地低下了头。
</br> 这下白宝灵可以肯定,叶墨是没有认出她来,看着他还是一副小孩子的模样,估计今天抓到她也只是走了狗屎运而已。
</br> 吃饭吧。阿禾开口。
</br> 三人都齐刷刷端起了碗,拿起了筷子。
</br> 叶墨埋头扒拉着米饭,白宝灵盯着叶墨,阿禾则是无奈地笑着。
</br> 阿禾把剩下的那条烤鱼夹到叶墨的碗里,没有说话。又把自己的烤鱼肚子上的肉刮了下来,放到了白宝灵的碗里,提醒她说:不是说饿了吗?
</br> 白宝灵若有所思地吃着饭,忍不住问了叶墨一句:你怎么一个人出来?
</br> 叶墨沉默了好一会,没有回答。
</br> 阿禾笑了笑说:不用回答也没关系。
</br> 白宝灵生气地瞪了阿禾一眼,她就是想知道眼前这个小孩到底是什么人,偏偏阿禾掺和进来捣乱。
</br> 我的村子被妖怪毁了,活下来的人都四处逃了,我家只剩我一个活着的,我现在在四处修行,以后要做一个除妖人。叶墨眼神坚定地说。
</br> 听到除妖人三个字。白宝灵的手里颤了颤,舔着嘴唇说:除妖人都是老头做的,你一个小孩能干什么?
</br> 叶墨冷哼了一声说:我家祖上就有出过除妖人,只是到我爷爷那代就没学了,我小时候看过留下来的古书,符咒我还没认字就会画了。随后觉得在别人面前这么说,有点炫耀的意思,转而说:我可以给你们画一个保家镇宅的符,山里的小精小怪很多,这个符可以保家宅安宁。</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