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 白宝灵不敢相信地问:刚刚就是这个玩意把我们抓起来了?
</br> 是的。林昭把酒瓶翻着看了一个遍说:不过上面没有很强的法力残留,所以说,就算我们被抓住了,只要他不把我们立马弄死,我们能逃生的机会还是很大的。
</br> 竟然敢偷袭我!如果让我再遇上他,我绝不轻饶!白宝灵挥着拳头生气地说。
</br> 林昭摇着头说:姑娘,冤冤相报何时了,既然我们都没事,就作罢吧!有时间我们还不如一起花前月下,畅聊人生说着他便回头想要再劝说一下白宝灵,不过这时候她早就连影子都不见了。
</br> 白宝灵现在一刻也等不来,就想立马回到阿禾的身边。就当她在御风飞行的时候,忽然瞥见了山里一个穿行的身影。
</br> 那是一个小孩模样的人,最显眼的还是他腰间绑着的那两个酒瓶子,跟困住她的那个大同小异。
</br> 她记得林昭说过,施法抓他们的就是个小孩,现在一切都对上了,白宝灵心里泛起一股愤怒,随之停在了半空中,急促地念着咒语,施法完毕,她冷哼一声,随之消失不见了。
</br> 阿禾!白宝灵还没走到阿禾的身边,便委屈地大喊了起来。
</br> 在地里浇着水的阿禾微微一滞,白宝灵已经跑了过来把她紧紧抱住了,委屈万分地说:阿禾,我差点就见不到你了!
</br> 怎么了?阿禾安抚地摸了摸白宝灵的头顶。
</br> 白宝灵闻言抽泣了起来说:刚刚刚刚有人调戏我!
</br> 阿禾挑挑眉,问:山上?
</br> 白宝灵看着阿禾,肯定地点点头说:是!还想抓我呢!说着把手举到了阿禾的眼前,上面红了一片,还好我逃出来了!不然都不知道会被怎么样!
</br> 吓坏了吧?阿禾捧着白宝灵带着泪痕的脸,鼻尖也哭得红红的,像只小兔子。
</br> 白宝灵顺势把阿禾搂得紧紧地说:我以后再也不要跟你分开了。
</br> 阿禾想要说些什么,却发现白宝灵浑身都还在微微颤抖着,便话锋一转说:宝宝,你身上怎么一股酒味?说着便凑到她的面前嗅了嗅。
</br> 有吗?白宝灵连忙抬起手闻了闻,发觉自己身上还真是一大股酒味,想起肯定是自己被关在酒瓶的时候沾染上的味道,小脸一皱,委屈地说:因为刚刚那个人就是个酒鬼!
</br> 阿禾笑了,又凑到白宝灵的面前嗅着,看着白宝灵心虚的样子,可爱极了,趁着她不注意,在白宝灵的唇上小啄了一下。
</br> 白宝灵顿时展露了笑颜。
</br> 回家吧,给你做烤鱼吃,压压惊。阿禾一边说着,一边牵起白宝灵的手。
</br> 好。白宝灵甜甜地笑着,抱着阿禾的胳膊,心里盘算着,今晚就要把阿禾给睡了。
</br> 在瓶子里的那段时间,她已经想明白了,什么礼义廉耻她不顾了,她只想和阿禾好好地在一起,趁着阿禾还年轻,给她生一窝的蛇宝宝,两人就此幸福地生活下去。
</br> 回到家里,天色已经暗了下来,阿禾先是给白宝灵烧了洗澡水,让她先去洗个澡,把带着酒味的衣服换下来。
</br> 白宝灵看着阿禾家新出现的大澡桶,心里很是惊喜,感觉和家里的那个差不多。
</br> 阿禾问:喜欢嘛?
</br> 白宝灵一听就知道其中的含义,笑着问:是专门为我准备的吗?
</br> 阿禾颔首,说:以后还有别的用法,现在先将就着用吧。
</br> 嗯?白宝灵不知道澡桶还能有什么别的用法,忽然脑子里升起一种可能,这个澡桶这么大,阿禾不会是想着以后两个人一起泡澡吧?!想到这里,她的心里有了点小小的期待。
</br> 先洗吧,我去做饭,洗完正好吃饭。阿禾把最后一锅的热水倒进澡桶里,说完就出去忙了。
</br> 白宝灵高兴地脱了衣服就进去泡了。
</br> 今天遭遇了这么多的事情,此时泡着热水才得到了一丝的缓解,发冷的身体也在热气之下慢慢暖和了起来,心里也渐渐放松了起来,不再紧绷着。
</br> 洗完澡出来,她的身上穿着阿禾的便服,又恢复成为那个软萌萌的小姑娘。看着在院子里烤得滋滋冒油的三条大鱼,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br> 阿禾在厨房里端出一盘腊肉炒青菜,唤着白宝灵去盛饭。
</br> 白宝灵高高兴兴的看着丰盛的饭菜,知道是阿禾为了给她压惊的。正好今晚酒足饭饱以后,趁着受惊的由头和阿禾亲近,一切就都顺理成章起来!白宝灵心里美美地盘算着。
</br> 饭菜已经上齐,白宝灵一落座就抓起烤鱼,烤的火候正好,皮都是酥酥脆脆的,一口咬下去,香口的鱼油流了下来,她忍不住感叹说:好好吃!感觉人都活过来了!
</br> 阿禾宠溺地看着白宝灵吃,满眼都是笑意。提醒说:还烫,慢点吃。
</br> 白宝灵一本正经地说:就是要烫着吃才是最好吃的!说着看见阿禾看着自己,不好意思地擦着嘴问:阿禾,你怎么不吃?
</br> 阿禾刚想回答,这时院子的门却被敲响了。
</br> --------------------
</br> 小剧场</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