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 阿禾!阿禾!我不想死白宝灵喊累了,无助地蹲在地上抽泣。
</br> 她以前就听说过,道士抓了妖怪,不是用来炼丹就是用各种法术把它们折磨至死。想到以后都不能见到祖祖他们,白宝灵悲从中来,更伤心自己好不容易能和阿禾在一起,想着陪伴她到她百年归老,没想到现在阿禾还活得好好的,而自己就要死了。
</br> 姑娘,你别伤心,我们能一起共赴黄泉传了出去也算一桩美谈。林昭说完还把手放在了白宝灵的肩膀上。
</br> 白宝灵抬头看了林昭一眼,生气地把他的手拿开,哭得更惨了:我还没跟阿禾生孩子,我不要跟这么丑的人死在一起!她越说越崩溃。
</br> 林昭这下坐不住了,连忙纠正说:姑娘,小生也长得不差,好吧!
</br> 祖祖!阿禾!大家!白宝灵哭成了一个泪人。
</br> --------------------
</br> 啊~
</br> 昨天偷懒了一天~
</br> 可不能养成这么懒惰的习惯↗
</br> 请大家多多收藏评论~
</br> 越支持越有动力~
</br> 笔芯o↗
</br> 第19章 得救了
</br> 小兄弟。
</br> 在赶路的叶墨被人叫住了。
</br> 叶墨警惕地回过头,皱着眉观察着眼前这个农民打扮的女人,好一会,他才抓着自己的包袱问:干什么?
</br> 阿禾温和地笑着说:我这里有些吃不完的番薯和芋头,你要吗?她抓着衣服的下摆,里面装了几个刚从土里挖出来的芋头和番薯。
</br> 叶墨看着饱满肥大的番薯,舔了舔嘴唇,脏兮兮的小脸上依旧带着戒备。
</br> 为什么?叶墨问。他不相信天上掉馅饼的事。
</br> 阿禾看着眼前的这个孩子,样子不过是十岁左右,身上的衣服很旧很破,脸上也是脏兮兮的,背上背着个蓝布包袱,扁扁的,不像是有什么值钱的东西,腰间缠了三个麻绳绑着的棕黑色的长酒瓶,走起路来,哐哐当当的。
</br> 我看你这些酒瓶不错,换你一个如何?阿禾问。
</br> 叶墨闻言捂紧了自己的酒瓶子,上下打量了阿禾一阵,随后才半信半疑地开口:一个换你这些?
</br> 阿禾点点头。
</br> 叶墨抿着嘴看着那些番薯和芋头,又低头看着自己的酒瓶子,摸了摸自己的干扁的肚子,松口说:好。说着他便解下了一个白色瓶盖的酒瓶子,递给了阿禾。
</br> 阿禾顿了顿说:我可以要别的吗?她的注意力落在剩下的一红一绿盖子的两个酒瓶子上面。
</br> 不行!叶墨一口拒绝,警惕地后退了几步说:算了,我不换了。
</br> 阿禾笑了说:别担心,我没恶意。说着就向前把番薯芋头都塞到了叶墨的怀里,拿起那个白盖子的酒瓶说:那我走了。
</br> 盯着阿禾走远了,叶墨才连忙把东西都放了下来,解下自己的那个蓝布包袱。里面只有几张符咒用的黄纸、小半包朱砂,剩余的就是几件略微好一点的,不过也是带着补丁的衣服。把东西都装好了以后,叶墨原本皱巴巴的小脸顿时轻松了不少。
</br> 这边的白宝灵已经哭累了,无力地抬着头看着上方。不知道现在已经什么时候了,也不知道阿禾会不会发现她被人抓走了,后面又想到,阿禾会不会以为自己是回了宝塔山,那估计自己凉透了他们都还没能发现。
</br> 姑娘,你别太伤心,哭坏了身子,到时候死的时候更难受。林昭认真地说。
</br> 白宝灵的眼里还挂着泪水,突然她想到,如果不是眼前的这只□□精,自己又怎么会分心被抓,不由得越想越气。
</br> 好在小生最后的时光还能跟一个如花似玉的姑娘在一起,真是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啊!林昭感叹说。
</br> 听到林昭这么说,白宝灵气不打一处来,愤愤地站起身说:都是因为你,不然我也不会被抓,现在你居然还在这里说风凉话!
</br> 林昭无辜地眨着眼睛说:小生说的不是风凉话,姑娘你误会了,小生说的可都是真心话!
</br> 白宝灵冷哼一声,抬起手就要施法,这时候才突然想起,法术在这里使不上来。
</br> 唉!姑娘,小生都说了,这里可用不上法术林昭一脸的无语,随后又想说些什么,突然一个猛拳由下而上地击中他的下巴。
</br> 力道之大,让他后仰着后退了好几步。
</br> 白宝灵看着自己发红的拳头说:使不上法术,我还能用武功。说着就要继续向林昭打去。
</br> 林昭吓得抱头鼠窜,求饶说:姑娘,你生气也不能拿小生出气啊!我们可是要一起同生共死的!
</br> 听到这话,白宝灵更加生气了,冷笑着说:就算是要死,我也要先送你下去!说着她便继续追着林昭打去。
</br> 突然,一阵摇晃,白宝灵好不容易稳住了自己,而林昭则是被晃得在地上滚来滚去,她实在看不下去,一把提起了林昭。一阵猛光照射下来,他们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已经回到外面了。
</br> 看见外面的青天白日,白宝灵高兴地在原地大叫起来。
</br> 林昭则是捡起了地上的酒瓶子看着说:没想到就是这么一个瓶子居然能把我们给困住,看来那个小孩的道行不浅。</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