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 小吱点点头说:为什么不行?又不是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只不过是让自己省事一点罢了,法术不就是这个用处吗?
</br> 白宝灵想了想觉得好像也是,便拉着小吱说:那你可先别走,我弄好以后帮我试试衣服。
</br> 成!小吱答应了下来。
</br> 白宝灵赶紧翻了法术的书,她记得以前跟青萝学过的,找到那一页以后,按照上面写的一步步念着口诀,随着手决一并落下,原本的布料顿时变成了几件成衣。
</br> 白宝灵拿起来看了看,虽然比不上青萝施法做的,但也不差。
</br> 小吱见状,把手上的香蕉皮扔了,默念口诀,瞬间变成了一个猴头猴脑的青少年。
</br> 白宝灵绕着它看了一圈,支着下巴研究说:矮了些,瘦了些,黑了些。白宝灵越说越觉得不满,叉着腰说:你不是见过阿禾的吗!怎么还变成这个样子?
</br> 小吱低头看了看自己说:她就是长这个样子,不是吗?
</br> 白宝灵觉得小吱简直在侮辱阿禾,抄起手边的木尺恶狠狠地命令说:等会我指哪里,你变哪里!
</br> 小吱无语地点着头,觉得自己真是自找罪受。
</br> 白宝灵把尺子举到了小吱的头顶,小吱乖乖变高到尺子的高度,又拍了拍了拍小吱的腰,小吱把自己变壮了点,白宝灵又指了指自己的肤色,小吱乖乖变白。
</br> 白宝灵看见变得差不多了,一件件衣服往小吱的身上套,慢慢修改成合适的样子,直到最后一件的时候,她看着小吱的样子,摇摇头说:难怪,我就说我选的颜色没问题,是你的样子不太行。
</br> 不带猴身攻击的!小吱气冲冲地把衣服脱了下来,说:不陪你们玩了,有这时间我还不如去找耗子精唠嗑一下。
</br> 眼见事情都已经办完了,白宝灵挥挥手说:去吧。
</br> 小吱拿起剩下的香蕉,又把白宝灵桌上的点心抓了一把,气呼呼地溜走了。它决定,以后自己绝不招惹她们。
</br> 吃完晚饭以后,白宝灵和青萝打了一声招呼又直奔阿禾家里去了。今天去得有点晚,阿禾已经在铺床准备休息。
</br> 来了。阿禾微微笑着。
</br> 白宝灵放下手中的包裹,哼哼哧哧地抱了上去。一整天没见阿禾了,还真想得很。
</br> 脚伤好了吗?阿禾低头问。
</br> 白宝灵抬起自己的脚踢了踢,示意已经好全了。
</br> 阿禾,有没有想我?白宝灵撒着娇问。
</br> 阿禾笑了笑,没有回答,只是刮了刮白宝灵的鼻子。
</br> 白宝灵就知道阿禾不会对她说什么情话,立马拉着阿禾打开了包裹说:我给你做了几身衣服。
</br> 阿禾接过衣服看了看说:好看。样子没有多高兴。
</br> 白宝灵有点担心问:不喜欢吗?
</br> 阿禾摇了摇头说:喜欢,只是平时也穿不上,有机会再穿吧。
</br> 白宝灵一听,也不好多说什么。心里还是庆幸自己没有用更好的布料,不然阿禾会更加不喜欢。
</br> 在想什么?阿禾看着白宝灵出神问道。
</br> 白宝灵回过神说:没什么。转而自告奋勇地要去铺床。
</br> 这时候她才发现阿禾换了新的被子,大了不少,也比之前的要厚一半。
</br> 阿禾,你换了新被子吗?白宝灵好奇地问。
</br> 阿禾笑了笑说:是啊,你不是说冷吗?换了一床新的,厚一点的。
</br> 白宝灵很感动,知道阿禾是从心底里接纳了她。
</br> 阿禾,你以后会不会娶我?白宝灵突然脑子一热,问了这个问题。
</br> 阿禾不惊讶,只是问:怎么了?
</br> 看见阿禾不是很抗拒说这个问题,白宝灵胆子大了起来,眨了眨眼睛说:成亲以后我们才能生娃啊!
</br> 阿禾被逗笑了说:你已经想到生娃了吗?
</br> 白宝灵以前会担心阿禾会觉得她不矜持,但是这个问题她真的很想知道,便顾不上那么多,颔首:想到了。
</br> 可是我们都是女子,怎么生?阿禾反问一句。
</br> 这个白宝灵倒不担心,说:只要你想,我有的是办法。
</br> 阿禾挑挑眉说:哦?你有办法?说来听听。
</br> 白宝灵不管不顾,向前搂着阿禾的脖子说:你先告诉我会不会娶我嘛!
</br> 没钱娶。阿禾笑着别开脸。
</br> 白宝灵不乐意了,对上阿禾的脸说:我家里可以不要聘礼的!只要你想娶我就可以了。
</br> 我们不可以这样。阿禾认真地说:最起码我要证明给你的家里人看,我是值得你托付的人才可以娶你。
</br> 白宝灵撅着嘴说:那要等到什么时候?
</br> 阿禾笑着说:怎么?不想等。
</br> 白宝灵拉着阿禾的手说:不是,我只是觉得,想早点跟你安定下来。阿禾的一辈子太短了,她想现在立马就跟她过好每一天。
</br> 宝灵,我们现在有点太快了,你不觉得吗?阿禾提醒说。
</br> 前不久,阿禾才承认了自己在意白宝灵,现在白宝灵已经在考虑成亲的事情,阿禾有种被赶着的感觉。</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