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 你给我做的好是好,不过绣的都是些小孩子用的图案。白宝灵心虚地说。
</br> 小孩子用的图案怎么了?青萝反问,在她心里白宝灵的心性就是一个小孩子。又说:穿在里面又没有别人看见。
</br> 白宝灵抿了抿嘴,不好意思地说:阿禾会看见,她会取笑我的。
</br> --------------------
</br> 白宝灵:大鲤鱼肚兜是小孩子穿的!我不要穿!
</br> 青萝:不穿就不穿!我只做这个给你,不穿拉倒。
</br> 回房后。
</br> 青萝解开了自己的衣服,露出了肚兜上黄澄澄的大鲤鱼花样。
</br> 青萝拉开衣柜,上面整齐摆放了四五十件肚兜,上面图案大多都是大鲤鱼跟大桃子。
</br> 青萝:(叹气)剩下的都留给祖祖穿吧。
</br> 第17章 挂酱油瓶
</br> 青萝一听脸色变了,连忙问:你们
</br> 白宝灵立马否认说:不是,我说的是以后!以后!
</br> 你可别骗我!青萝有点不相信的样子,又问:现在你们到什么地步了?
</br> 白宝灵犹豫了一下,不好意思地说:没什么,就抱抱亲亲。
</br> 青萝摇了摇头说:看你这样子,迟早要把持不住。
</br> 白宝灵低着头啃着红薯,不敢回答。把不把持的住主要看阿禾的意思,她知道如果哪天阿禾要怎么样,自己也不会拒绝。当然这些她不能跟青萝说,不然她肯定会生气。
</br> 拎着大包小包的东西回到家,白宝灵兴高采烈地回房间开干去了。青萝在客厅里整理剩下的东西,殷殷下了楼,看见青萝回来了,兴冲冲地走了过来。
</br> 买了吗?殷殷迫不及待地问。
</br> 青萝白了她一眼,翻出那一包用布包好的笔墨纸砚塞到她怀里说:经常出去玩也不自己买!明知道赶集我要买的东西很多!
</br> 殷殷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说:你看我穿得像个大家闺秀,怎么能自己去买东西。
</br> 好好好,你是小姐,我是丫鬟。青萝一边说一边翻着白眼。
</br> 殷殷不再争辩,直接搂了搂青萝,隔空给了她一个香吻以后,高兴地三步并作两步上楼去了。
</br> 也不知道转的什么性子,大字都不认识几个还学着人家去舞文弄墨。青萝吐槽。
</br> 小吱这时候从门外回来,看见青萝在收拾东西,二话不说就上去帮忙。
</br> 她们呢?小吱发现最近都很少能在吃饭以外的时间跟白宝灵她们碰上面。
</br> 青萝无奈地说:一个赶着去做衣服,一个躲在房间里面学做大文豪。
</br> 嘿嘿!恋爱中的女人就是这样。小吱见怪不怪:殷殷一年里没几天是闲着的,不是撩一下这个男人,就是迷一下那个男人,虽然都是闹着玩,不过也算是在恋爱。倒是自从宝灵恋爱以后,感觉家里安静了许多。
</br> 青萝也深有同感。
</br> 殷殷经常不着家他们都已经习惯了,只是白宝灵现在有事没事就往阿禾家跑,没了她家里的确是冷清了。
</br> 以后等你也找了对象,家里就剩我和祖祖了。小吱突然感慨起来。
</br> 青萝冷笑一声:你找对象了还没到我找对象呢!我是要伺候祖祖终身的!
</br> 小吱伸出手指划了划说:你们女人说的话狗都不信,之前宝灵也说要一辈子留在宝塔山来着,你看现在?
</br> 我又不是她。青萝笃定。
</br> 小吱叹了一口气说:我听别的妖怪说,女人最喜欢集体做某件事,就像恋爱这种,看见好闺蜜恋爱了,自己的心也会下意识地荡漾起来。
</br> 呸!青萝否定,把一把香蕉塞到了小吱的怀里说:给你,自己去玩吧。
</br> 小吱掰下一根香蕉,掰开说:信不信由你,别被我说中了,下一个就到你
</br> 突然,小吱的面前猛然落下了一条挥动的长藤。小吱快速地跳开,长藤追着它抽打,速度之快,让小吱都有点把持不住。
</br> 开个玩笑嘛!小吱认错地说。
</br> 青萝照常收拾着东西,只是身后的长藤依旧在追杀着小吱。
</br> 看见自己手中的香蕉被打成两段,小吱一个跃身跳出了窗外。
</br> 看你还敢胡说。青萝镇定自若。
</br> 小吱抱着香蕉,跳到了二楼,看见殷殷在房间里面撸着袖子在画大字。一时装作在研究临摹,一时又在自言自语,言行无状,很是瘆人,便转头去了白宝灵的房间。
</br> 在干啥呢?小吱在窗边吃着香蕉看着白宝灵拿着布料傻笑。
</br> 白宝灵陶醉地问:你说阿禾穿这个颜色的衣服好看吗?
</br> 小吱跳进了房内,抓起布料看了看说:还行。随后它问:你会做衣服吗?
</br> 这可提醒了白宝灵,她想了想说:青萝会啊。但是想到亲手做的话要过好久才能让阿禾穿上新衣服,便犹豫了起来。
</br> 用法术不是一下子就能做好了吗?小吱问。
</br> 白宝灵也想到了,但是担心这样会不会不好,说:可是这样也不是长久之计,万一以后我们一起生活,难道也是用法术做家务事吗?</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