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 玄爷爷点头认同,对玄扬说:还不对宝小姐赔礼道歉?
</br> 玄扬别开头说:我才不要,我又没做错什么,是她眼睛长在额头上,她才应该对我赔礼道歉!
</br> 白宝灵这时仗着有祖祖的撑腰,也硬气起来了说:感情的事情又不是一朝一夕的,而且我就是不喜欢你,怎么样?
</br> 我哪里配不上你了?玄扬又回到了这个话题。
</br> 算了算了。青萝夹在中间打着圆场。
</br> 白宝灵笑了,说:你样子不够好看,人品不够好,而且居然还想我生三到五个孩子,你自己生去吧!
</br> 玄扬一听来气了,没想到白宝灵吧啦吧啦地数落着他,气急败坏地说:你不生孩子,种族怎么繁衍起来,每个人都像你这么自私蛇族早就灭绝了!
</br> 玄爷爷看着两个小辈已经吵起来了,挥着手说:罢了,你们是不合适的了。知道他们再吵下去肯定会没完没了。
</br> 你这么伟大怎么不化成女身?
</br> 你不想生孩子怎么不化成男身?
</br> 好了!祖祖用力地敲了敲桌面,白宝灵他们顿时都安静了下来。
</br> 玄爷爷焦急地用袖子擦着汗。心想平时一个玄扬已经够让他闹心,没想到今天还多了一个。原本为玄扬定亲就是为了让他早日成家立业,好修身养性,现在看来他这性格是找不到对象的了。
</br> 还是你能主持大局。玄爷爷自愧不如地对祖祖说。
</br> 祖祖连忙摆手说:孙辈多,被逼出来的。
</br> 后面祖祖他们又相互恭维了一阵,留着玄爷爷他们吃完晚饭再走。
</br> 看着玄扬的离开的背影,白宝灵对着他做了一个鬼脸,心想终于送走了这么一个麻烦鬼。谁知,玄扬像是有了感应一样,突然转过了头,白宝灵连忙躲到了窗户底下。
</br> 在这里干什么?青萝端着茶具过来,看见了在窗户下缩成一团的白宝灵。
</br> 祖祖呢?白宝灵不答反问。
</br> 青萝一边摆着茶具一边说:去歇着了,一直说倦得很。
</br> 白宝灵慢慢地爬了起来,坐到了椅子上叹了一口气。
</br> 怎么,你还有烦心事?。青萝笑着说。今天白宝灵和玄扬的这一闹,估计祖祖的相亲计划得搁置一阵。
</br> 白宝灵双手撑着头,无奈道:想到今天祖祖以为我要成亲那个高兴的样子,我心里就难受。
</br> 知道难受就好,以后可不能让祖祖伤心。顿了顿又教育说:而且今天你也太不给玄爷爷面子了。
</br> 白宝灵低下了头,也知道自己不应该在他的面前这么数落他的孙子,但就是忍不住,对青萝说:你可不知道,那个人自大狂妄,看不起我们家呢!其中那些难听的话,白宝灵都不想说出来。
</br> 玄家的背景的确不错,难怪心高气傲,不过我看玄扬虽然嘴巴不会说话,本性应该也不是很坏。青萝说。
</br> 白宝灵看着青萝沏茶,百无聊赖地说:谁知道。
</br> 玄扬本性坏不坏她不知道,只知道今天他闹的害她差点嫁给了他,现在想起来还心有余悸。
</br> 吃饭了吗?殷殷打着哈欠进来,一脸的睡眼惺忪。
</br> 青萝白了她一眼说:早吃过了,等吃宵夜吧。
</br> 殷殷无精打采地拉了一张椅子坐下,在点心盘子里挑挑拣拣了好一会,挑出两块小的桂花糕,拿出一块含在了嘴里,慢慢吃着。
</br> 那个谁呢?殷殷突然想起来。
</br> 玄扬?玄爷爷他们回去了。青萝解释说。
</br> 哦。殷殷也只是随口一问。
</br> 白宝灵来了精神,赶紧到殷殷的身旁说:殷殷你不知道,今天我才知道那个玄扬
</br> 殷殷侧着头喝了一口茶,淡淡地说:不正常是吧?
</br> 白宝灵惊了,连忙说:你怎么知道的?
</br> 在她眼里有几个是好人?青萝不以为意。
</br> 殷殷一听不乐意了,偏要说出一个所以然出来:前几年玄家就已经着手在安排他的婚事,不过他的性格不怎么样,好多姑娘都被气跑了,那段时间说起他,哪个姑娘不知道?因此无奈消停了一两年,这阵子才又开始了。
</br> 青萝听着眉头皱了起来说:既然是这样的人,怎么祖祖还答应相看?
</br> 殷殷吧唧了一下嘴问:什么时候吃宵夜?吃什么?
</br> 白宝灵急了,连忙推着殷殷说:你先说嘛!等会吃鸡汤饺子。
</br> 殷殷对这个宵夜很是满意,才又继续开口说:玄家家世好,而且玄爷爷和玄扬的父母在外名声也是很好,所以祖祖才想让宝灵看一下吧。她看了白宝灵一眼说:毕竟你们都是被长辈惯坏的孩子,说不定能凑到一块去。
</br> 白宝灵立马划清界限说:虽然我娇气了些,但是我最起码不会把家世、纯血杂血什么的挂在嘴边,以此来想要高人一等。
</br> 什么!玄扬那样子说了吗!青萝听了立马生起气来。</p>